为什么我们从不关心真相


       泰坦尼克号沉没,响起了一句话:“让妇女和儿童先走!”
  克拉玛依大火,也响起了一句话:“让领导先走!”
  这两句话让西方自由、平等、博爱的伟大形象熠熠生辉,也让国人极度的自卑、汗颜。真相究竟如何,我们用数据说话!
  先看泰坦尼克号沉没事件:
   根据幸存下来的乘客记录和一些学者的计算,当时“泰坦尼克”号的头等舱有乘客319人,200人幸存下来,幸存率为63%;二等舱有乘客269 人,117人幸存下来,幸存率为43%;三等舱有乘客699人,172人幸存下来,幸存率为25%。   三类舱位的幸存率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差距,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因为“泰坦尼克”号和别的客轮一样,将存放救生艇的区域安排在了头等舱和二等舱附近以降 低定价和中产阶级乘客对航海风险的担心,当时所有的轮船都是这样设计的。其二是因为下水逃生的安排也保持了这个相同的逻辑,即头等舱,二等舱优先,而不是 后来盛传的“妇女儿童优先”,就儿童而论,一、二等舱共有儿童32人,只有一人死亡;三等舱的儿童有75人,死亡55人,毋庸讳言,作为社会等级标志的舱 位成了生命的砝码。

  再看克拉玛依大火事件:
  克拉玛依大火是一场于1994年12月8日,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 市克拉玛依友谊馆所发生的特大火灾。其原本为克拉玛依市教育局为欢迎上级官员而组织的演艺活动。撤退过程中,克拉玛依本地官员全部逃生,从乌鲁木齐来的自 治区官员23人有17人死亡6人受伤,而大火造成325人死亡中,有288名为中小学生,教师及工作人员37人,受伤住院者130人。以下是详细数据:
  到场人数 死亡人数 受伤人数 死亡百分比
  乌鲁木齐领导 23 17 6 74%
  克拉玛依官员 26 0 3 0%
  老师 40 18 不详 43%
  学生 709 288 不详 41%

   领导一共有49人,死亡17人,伤亡率35%,接近学生的41%和老师的43%。考虑到领导在逃生中的行为特征(成人,没有牵挂,灵活决策(因处于队 尾)),所以上述差异是不明显的。数据中的亮点是上级官员伤亡惨重,当地官员全部逃生。到场的自治区领导共23人,其中17人死亡,6人受伤。而当地26 名官员除3人受伤外,其余全部逃生。
  赵兰秀,克拉玛依市副市长,“让领导先走”据说就是她喊的。但是她极力否认自己在火灾发生时喊过这句话, 也否认有其他人当时喊过这句话。可以确定的事实是:作为副市长的赵兰秀本人并没有先走,因为救人被严重烧伤,十指没了前半截,脸部90%多的部分被烈火碳 化,嘴与鼻子熔化到了一起。最终审判时,法庭也认定她是在破门后被抬出火场的。在灾难面前,和其他人一样,她首先是一个受害者。只是,在那场大火中铸就的 极端脸谱化的“领导”形象,让她一直无法洗白,出院后就被送进监狱。另一位幸存的音乐老师也证实了她的说法,他说,现场有关领导同志的确一定程度上组织了 逃生疏散,只是不够努力而已(或许是因为慌乱,但这不能怪他们)。也有极少数临阵脱逃。
  上文说过,亮点是当地官员全部逃生。如果说原因是“让 领导先走”。那么作为上级官员的乌鲁木齐领导更有资格才对。但事实是这些官员的伤亡率居然是最高的。当地官员全部逃生,恰恰是因为他们不是最先走的。深圳 舞王大火,也是盲动者先死,不慌者从容逃生的结果。这可能出乎许多人的意料。大家可以看下这个链接,作者麻庭光,美国俄克拉何马州立大学消防与安全技术系 助理教授,主要研究灭火技术与逃生行为。曾经写过20多篇关于克拉玛依的文章,可以大致说出每个人大致伤亡情况,可以根据幸存者描述说出幸存者的大致的行 为和位置。文章详细解说了克拉玛依大火的全过程,里面有很多火灾的预防和逃生知识。http://blog.renren.com/share /200669737/10521500624/

  其他的真相还有:
  校长张莉和教师张艳的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怀里都抱着孩子,分都分不开,孩子家长说:“别分了,既然他们生在一起,死也在一起吧。”校长算不算领导呢?克拉玛依大火有5名校长死亡。
   在卷帘门落下的时候,李萍正在救她的学生,她被冲击波冲到了卷帘门的门槛上,“我的身下腋下压着六七个孩子,我的头上身上有很多脚踩过去,我只能拼命用 双肘撑着减轻孩子们的压力。”断电后的卷帘门像铡刀一样把他们卡在门下,幸好门外有很多手把他们一个个拉出来。她数了数她的学生,12个,“太好了,都 在”但等她把学生带到安全地带时,人们发现她又以百米冲刺速度冲了回来。“疼疼,我的疼疼。我的孩子还没出来!” 她是发疯一样地踢门、砸门,但是没有用……
  事后有人记录下一个从窗口逃生的孩子的经历:我看到一个两米多高的窗口没有铁条,我就拼命往上爬却 怎么也爬不上去,就在这时,一双大手卡在我的腋下,把我举起来,我吸进了第一口新鲜空气,我见过他,他是为我们拍照片的叔叔。他把我送出来之后也开始往上 爬,但快到窗口时他爬不动了,我眼睁睁地看他僵持了好长时间,然而还是没有撑住。
  八小三年级二班的老师孟翠芬是十佳教师,当时白发苍苍的她已办了退休,是应学校和家长的要求才又登讲台的,人们在扑灭大火后发现她时,孟老师的头和背已被烧焦。但是,她的两只臂肘下一边护着一名学生,其中一名学生的心脏还在微弱跳动。
  第八中学的音乐老师张艳,先从烟雾中冲出来给姐姐张荣打了电话:“姐,友谊馆着火 了,快来帮我救学生!”她丢下电话又端起一盆水冲进火场。从此,她再也没有出来。就在这一天,29岁的张艳还请姐姐给她梳了辫子,姐姐看着她离开了家门。

   为什么总有人盯着这个国家的阴暗面不放而看不到她积极、美好的一面。这些火场中的英雄用生命诠释的伟大难道比不上西方用电影渲染的一个故事? 就算无法感动你们,也不至于那么歇斯底里的谩骂和诋毁吧。有的人心里真阴暗,从领导到政府到国家到民族,恨不得把祖宗的坟都掘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