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社保是一个庞氏骗局?


为照顾初学者,让我们首先介绍什么是庞氏骗局。

  假设你正谋划着一个骗局,并期望从中发家致富,假设你是伯尼·麦 道夫(Bernie Madoff)!你会从一小群人开始,说服其中5个人每人给你一笔钱,假设是1,000美元,并承诺以后每个月会付给他们50美元的收益。算下来一年就是 600美元,或是60%的回报率,挺高的了!这些人一开始还有点怀疑,但承诺中60%的回报率似乎值得一博。这样你就筹集到了5000美元的资金,但又向 5个人每人支付了600美元,总计3000美元,一年下来你还剩余2000美元。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顺利——接着干下去……

  以下是你怎样再筹集3000美元支付那5人收益的办法。

   在最初的5人之后不久,你又找到另外10人,同样承诺以后每月支付50美元的收益,他们也会每人给你1000美元。一年下来,你就吸收了10000美 元,在付给最初5人3000美元后,你还剩下7000美元,再加上最初5人的全额5000美元,你就余下了12000美元。你还欠那10人 6000美元,没关系,因为扣去这笔费用,你仍有6000美元。你可以重复上诉筹款机制来支付那10人的收益,找到另外10人,或超过这个数字,向他们承 诺每月支付50美元的收益,再用另一批人缴纳的现金来负担这笔费用。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后,所有人都从自己的投资中获得60%的收益,这些人的亲友甚至也会 参与进来,这看起来几乎是一个良性循环。

  只要你按照一些简单的规则进行,这场游戏的数学问题都能很好地解决,那就是你必须持续不断地找到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为了解决这道数学题,你可能需要开始对新的“投资者”承诺较低的回报率。哦,你还会希望对所有人保守秘密,不让他们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然而,到最后地球上就没有足够多的人来哄骗了,一些聪明的脑瓜就会开始质疑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还会问一些讨厌的问题。

  现在,我们再来分析一下社会保障体系。

   在1935年美国社保制度创立时,就业者需将薪金收入的前3000美元作为社保缴纳基数,缴存比例为2%或最高60美元。当然,只有那些65周岁以上的 人可以拿到社保金,而且其中有许多人不久之后就“合宜地”去世了。因此,即使不是所有就业者都参加社保,付钱的也比拿钱的多,这些钱就开始累积起来,成为 我们所熟知的“社保信托基金”(Social Security Trust Fund)。

  随着趋势(谢天谢地,是人的寿命)的改变,缴存者和领取者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改变,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迈克尔·唐纳(Michael Tanner)引证了下列一些人口统计数据:

  1950年,平均每16个缴纳社保金的人供养一个老人,而如今这个数字只超过3个一点点。当到了婴儿潮一代退休时,这一供养比率将下降至2比1。

  选自迈克尔·唐纳《社保制度:数学分析》(Social Security: Follow the Math)一文,发表于2005年1月14日。

  你认为这家卡托研究所是某些激进的右翼组织?好吧,让我们来看看社保署官方网站在其2010年的年报总结中说了些什么:

   自1983年以来,今年的社会保障支出预计将首次超过缴存收入。预计赤字(除去社保基金利息收入)为410亿美元,这要归咎于经济衰退以及预计在 2010年要减计250亿美元的收入,这一调整是针对前几年计入社保基金的超额工资税收入。得益于经济环境的改善,预计在2011年,这一赤字将大幅缩 减,2012年至2014年将恢复小幅盈余的状态。2014年之后,随着婴儿潮一代的人开始退休,社保福利受益人群的增长速度将大大超过社保覆盖人群的增 速,预计赤字将迅速增长。到2024年这段时间,每年的赤字都将通过社保基金滚存余额进行填补,但数目要小于基金每年的利息收入。在此之后,随滚存余额的 持续消耗,社保基金将于2037年全部耗尽,届时至2084年,每年的缴存收入将只够支付75%左右的社保支出。

  那么,现在你可以承认社保制度已经走到头了,甚至也该承认,如果没有立法改革,人们得到的收益将变得比他们所设想的少。

   有些人说,“这里面没有问题——只要进一步提高缴存金额,直到我们得到自己需要的钱。”但社保金缴存比例已从创立时的2%变成了现在的12.4%(雇员 和雇主缴纳的份额合计在内),而且请记住,雇主缴纳的那一半钱就规定来说无法通过额外工资或资金回报的方式支付给雇员或投资者。正如常言道,企业不交税, 人民才交税。

  此外,那种认为我们可以通过提高缴存和实现几项预期收入增长来解决问题的想法也存在着致命的漏洞——这是 一种静态分析,它认定人们对得失不会有反应。一般而言,增加缴存无法像预期中那样带来新收入,最后你就不得不同意通过立法来没收那些不属于你的财产(不管 迈克尔·摩尔说了什么)。

  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Franklin D. Roosevelt)并非有意创造一个庞氏骗局,时至今日,这一体制的特点已被充分披露。然而现在的事态是如此可怕,以至于大部分人不愿面对。即使一些人 被要求去面对,像是最近设立的专门委员会的联席主席艾伦·辛普森(Alan Simpson)和厄斯·鲍尔斯(Erskine Bowles),向他们质询工作成果的总统先生也把目光调转到了其他地方。与此同时,那些不明白社保制度在数学上是无法维持的人正在起草一项计划,用以对 抗另一部分人,太可怕了!后者所做的努力可能是将部分控制权交还给个人(指参议院部分民主党人对抗茶党)。

  和许多政府项目一样,创立社保的初衷是好的,但后来却演变成了别的东西。有人不同意社保是一个庞氏骗局的观点,理由是社保不同于传统的庞氏骗局,它是完全公开的,也没有被当做一种发家致富的方式,其出发点在于对穷人的同情。

   看紧你的钱包吧,一场骗局不会因为是在众目睽睽下进行而变得不再是骗局,那仅仅意味着人们要么没有予以关注,要么不了解他们看到的东西。至于社保没有试 图让什么人发家致富,这一点儿也没错,如果你反过来说的话。藉由抑制储蓄和投资,社保制度的创立大概也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它极度地激化了道德风险 (moral hazard),让不计其数的人将指望放在政府身上,而不是他们自己或民间渠道。至于“好意”,去往魔窟的道路不也是由此铺就的吗?或至少是通往奴役之 路?

  那个像鸭子走路说话的格言是怎么说来着(即“如果你走路像鸭子,说话像鸭子,你肯定是只鸭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