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政府的“真相”破不了网民的“谣言”


广东中山沙溪事件已经闹了几天了,微博上也充斥着各种似是而非的信息,最引人注目的要算那张疑似腿部中枪倒地的女子照片,昨晚中山警方通过平安中山 的微博,一再宣称没有人重伤,更没人死亡,并保证对于涉嫌推打四川籍15岁少年的当地村民一定会严肃处理,在请求网友“发动能量”人肉出那个上传“中枪倒 地”照片的微博用户的同时,也恳请并警告网友不传谣不信谣,恩威并济,软硬兼施。由于广东近年来群体性事件不断,当局已经积累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危机处理经 验,整体而言,这次中山当局的危机处理还算不错,及时发布信息,尽量缩小事端,还是值得赞许的。但为什么,中山警方公布的“真相”屡屡遭到网民有点“偏 执”的质疑?(质疑不是坏事儿,偏执也打了引号,不涉及价值评判)。

先具体说说事件的导火索吧,按照媒体及警方的版本(个人认为是 可信的),就是前几天一个四川少年与沙溪镇本地的一个少年发生了冲突,而后沙溪镇的两个村民就把四川少年给绑了,并把这外地人揍了一顿,还动用了当地的治 安队,然后四川小孩的家人和亲戚一听小孩被当地人打了,还被绑到了治安队,当然就群情激奋,包围了当地的村委会。然后事情就闹大了。

这里要介绍一下背景

珠三角地区城中村治安队的特性。 珠三角地区外地流动人口多,很多地方本地人少,外地人多(去年增城新塘事件的发生地新塘地区本地人与外地人的比例是1:2,而具体的事件发生地大墩村本地 人与外地人的比例是1:11) ,所以,珠三角地区的城中村治安力量往往不够,单靠有编制的公安和派出所无法维护当地治安,这就派生了一个新的挂靠在村委会下面的组织,叫治安队(也叫联 防队),这个治安队是本地村民自己花钱请的,一般是当地的退伍军人或不务正业的混混(现在有的地方本地人有钱了,都不屑干巡街的活儿,所以治安队也会招部 分外地人),属于临时治安人员,在基层权力很广也很大,他们不但巡街、抽查居住证,还充当着车管、城管与交警的职能,抓“黑车”,驱逐地摊贩,罚款,直接 跟在当地谋生的外地人打交道。这些治安队员不是正式的公务人员,也没受什么执法培训,一般出身也不是很好,素质确实够低,所以欺负那些外地人是常有的事 儿。通过各种苛刻的村内治安规章来罚这些外地人的款是治安队的一大财路,治安队员一般工资不高,也就两三千的样子,但他们“不差钱”,因为那些外地人要想 少点莫名其妙的麻烦,就得老老实实的交保护费,花钱买平安,这钱可不开发票的。而你要是不交钱会怎么样呢,那麻烦就多了,比如,外地人买的摩托车治安队告 诉你不能骑进村内,因为你的车没挂他们村发的牌照,你骑一次他们抓一次,然后就是扣车、罚款,每次200到1000块,次数多了,你还不如一次性交几千保 护费,至少能保证一年内不被重复抓扣。可能有人说,既然他们要你办本村的拍照,为什么外地人不办呢,因为这不是你想办就给你办的,他们同时规定,只有本村 居民可以办拍照,外地人必须请本村人担保才能挂本村牌,你一臭打工仔,本地人谁给你担保,除非你付几千块担保费,让本地人代办,那跟直接交保护费差不多。 除此之外,治安队还可以查暂住证、维持村容等等,只要外地人犯着一条,OK,绑进治安队,打电话叫你家拿钱来赎人吧。平日里对不服管教或不交罚款的一般是 棍棒解决,扣人拿赎金。这样明显歧视外地人的事告到当地警局去,答复一般都是:“这是村内的事情,我们不管,他们的村内治安制度属于村民自治性质”,然 后,就没有然后了。据媒体调查,去年发生大规模骚乱的增城新塘大墩村,治安队一年收的各种名目的“治保费”就几千万(详细数字没说知情人没说)。那可只是 一个小村子呀,跟我们普通意义上的村子是一个概念。(而且,治安队的设置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里面的人员真的都是临时工。。。出事儿了好切割,而且治安队属 于群众自治组织)这种日常性的歧视所造成的外地人和本地人的矛盾,在经济发展迅速,外地人 挣钱容易的时候一般都能被掩盖被压抑下去,因为外地人来到这个地方本来就是求财的,哪有时间跟当地人闹,忍气挣钱才是王道,但是一旦当地经济滞胀,外地人 挣钱不易,这种歧视及压榨,再配合上外地人和本地人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水平所带来的相对剥夺感,很容易就会引爆久积不化的矛盾。

然后就该介绍下四川籍农民工的特性了, 为何去年增城新塘事件和这次的沙溪事件都跟四川籍务工人员有关呢,这还真不是巧合,有原因的。珠三角地区四川籍的农民工人数可以说是居外地民工之首,人 多,还喜欢抱团,他们一般是村子里有一个人在某家厂子找到工作了,会不断的介绍本村人到那家厂子或厂子周边地区去,最后全村打工的都在一个地方混,而每个 人又都会介绍自己亲朋好友过来,最后,你会很壮观的发现这一带厂子的农民工大多是四川人。他们有非正式的老乡会呀一类的组织,一般由在当地混的不错的四川 人担任主持者,这样的人手里有点资源,也有威望,在这样的组织下,老乡出了事儿尽量有个照应。所以,一旦四川人被当地人欺负了(沙溪是四川孩子被当地人打 了,新塘事件是四川籍摆摊的孕妇与治安队发生了冲突),他们会一起操家伙上街讨个公道。而别的省,比如湖南、江西等,在珠三角的务工人员虽多,但不成组 织,也就不成气候了,一般被欺负了也只能息事宁人了,比较极端的是去年深圳的“杨武案”,安徽籍民工杨武在房间里眼睁睁的看着联防队员(就是治安队员的别 称)杨喜利强奸自己老婆都不敢吭声。

好了,背景介绍的有点多了,说说政府“真相”为什么破不了网友“谣言”的问题(跳跃得有点大)。

首 先,网民“习惯性”的不信任当局给的“真相”,原因在于政府”习惯性”的撒谎,网民从过去的经验得出了对政府的这么一个观感,所以,即使政府给出的真的是 “真相”,在网民眼里可信度也不高,网民宁愿相信自己根据“谣言”得出的判断。一般“真相”跟“谣言”差异越大,“谣言”冲击力、刺激性越强,真相的可信 度就越弱。毕竟,政府的信誉跟企业差不多,骗人次数多了,说真话公众也不信。而且公众在潜意识里就不愿相信对政府有利的“真相”,网民的这种偏执是政府一 步步“培养”出来的。

其次,当局管控了一切信息传播的正式渠道,通过这些渠道传到的信息自然就是官方的声音,至少,在网民看来,官 方色彩过于浓重,什么“一小撮别有用心的XX”配合“不明真相的XX”,再加上“受害者状态良好,家属情绪稳定”“事件得到初步控制”等等的官话套话的刺 激,严重减弱了当局信息的可信度。缺乏自由的信息流通渠道和客观中立的第三方信誉保障,信息管控只能让给出真相的当局自食其果。汶川地震,政府在信息开放 上拿了高分就得益于比较自由的信息流通渠道和允许第三方信息传播机构进入(国外知名媒体)。

而且,有时候网民的“谣言”攻不破,是 因为政府不是用“真相”来破“谣言”,而是用官方版的“谣言”来破“谣言”,就是说,网民传的固然不是“真相”,政府给出的“真相”也不是真相,而真正的 真相为什么政府不敢公布,不敢用来破网上的“谣言”?因为有可能事实真相的丑恶程度比网民凭风传和想象建构的谣言版“真相”更胜一筹,比如,由某位领导渎 职失察导致的矿难发生了,网上谣传“死亡人数100人”,事实是“死亡人数300人”,大家都在骂当局的时候,当地政府为了尽量缩小事态的影响,说“死亡 人数30人”,政府和传谣者双方打的是“谣言”对垒战,双方数据都有蹊跷,普通人该信谁呢?

为 什么网民愿意信造谣者,除了政府自身的原因及网民对政府的观感外,传谣者在网民心中的形象也值得考究。在当前当局严厉打击“传谣”“信谣”的形势下,造谣 者是用一种“知道分子出于责任和良知传播事实真相”的面目示人的,在这种“自我牺牲”的煽情配合“良知责任”的道德判断面前,普通网民在知道自身危险系数 不大的前提下出于对道德上的义愤和同情,会毫不犹豫的假如了传谣信谣的行列。而且,当局对“传谣”始作俑者规定的惩罚越严厉,这种“谣言”的说服力就越 强,因为所有政府方面的“惩罚”都会被网民归结为造谣者的牺牲和付出,惩罚规定得越严厉,造谣者在网民心目中的道德形象就越高大,甚至还给造谣者塑造一种 “悲情英雄”创造了机会,假如一个人将一件事不关己的事件出于“义愤和良知”而上传上网络,最后被当局认定为“造谣”,即使真的那位上传者的信息有误,他 的形象也不会受到很大的冲击,只要不能证明他在这次造谣中得益了,他所受的惩罚就是属于“出于公义”所遭受的“打击”,问题重点已经不在于信息的真实性, 而转到了信息传播者的“道德评价”上了,即使你说,传谣就是道德缺陷,网民也会反问,人家顶住压力、做出牺牲传谣图什么??而且,在政府公信力不足的情况 下,它认定的“造谣”有多大说服力?假如网民知道沙利文诉《纽约时报》案,他还可以继续问下去,普通公众能力有限,无法获知事件的全部信息,难道因为无法 确保信息的正误就不能发言了吗?谁敢保证自己说的话全是真实准确的?即使专司信息传播的媒体也做不到吧,不能保证说的话是绝对准确真实就不让说话这不是变 相打击言论自由吗?公众只负有检举和提出对政府质疑的责任,证伪和举证不是应该由政府来做吗,政府应该用事实来证明自己呀?而且谣言横行,不正说明政府没 有做好信息公开,没有承担好保证公民的知情权的责任吗?一句话,网民可以由此得出,谣言是政府自找的。

最 后谈谈网民在信谣传谣中的形象和作用,毫无疑问,网上谣言横行之时,大多是政府责任缺失导致社会不满之时,比如网民对去年温州高铁事件死亡人数的质疑,及 同时间网上各种版本的死亡人数“真相”,网民大多是出于义愤和不满而加入传播不实信息的行列的,但除此之外,网民传谣,还有一种原因,他们传谣,未必是因 为他们信谣,甚至他们自己都不信他们转的那个版本的“真相”,但是,他们毅然决然的转了,为什么?因为有时在公共场合(比如微博上)传谣表达的不是一种对 信息的态度,而是对事件的立场,只要你所传达的信息是对当局不满的,即使是错的,不实的,你也有一种道德的合法性,你在其他人眼里也是一个“有良知”的 人,我想,很多“公知”“造谣”,但在他们的粉丝心中依然很牛逼,道德高尚,就是因为,于那些对现状不满的网民而言,信息本身的真实并不重要,他们期待的 是一种态度、一种立场、一种姿态,为了迎合网民粉丝的口味,于是立场比真实重要,“姿势”比“知识”优先的“姿势分子”‘伪公知“就孕育而生了。

 

 关于增城事件的部分资料来自东方早报http://blog.renren.com/share/284142703/7153912375 (因为原页面被删,只好连接到关于那篇报道的一个人人日志上了)

及凤凰周刊http://news.ifeng.com/fhzk/detail_2011_07/15/7712726_0.shtm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