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也有敏感词汇


昨天晚上巴巴儿的花两块钱去苹果店买了个《三只小猪》的APP,准备睡前哄儿子高兴,讲个带PPT的高科技故事。结果还没讲到我拿手的大野狼 “huff and puff”那段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味儿。怎么农场里的小鸡爱吃菠菜?老大的草屋里装上了壁炉?老三的房子里居然还配上了cable TV? 强装着胸有成竹状讲完了故事,看到结尾恍然大悟,原来我买的是一个politically correct版本的童话故事。

 

Political correctness俗称PC,跟电脑没什么关系,中文翻译叫“政治正确”。很多人初听到这个词会觉得这不像是Made in USA的东西,实际上这可是地道美国本土制造的特产。这里说的政治正确不带有官方意识形态的色彩,而是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慢慢侵入并占据美国人思维的一 种表达方式──个人或者机构对于自己的语言、思想和行为等进行反省和改进,以力求消除对社会弱势群体呈现出歧视。

 

起初,PC的最主要影响表现在语言上。简单地说,即便宪法早就赋予了美国人言论自由的权利,但一个人在公众场合下说话都要掂量掂量。不小心触碰了PC的敏感词,虽不至于被投入天牢,但被社会舆论所群殴是迟早的事儿。有人评论这是一种powerful form of censorship,还挺形象。

 

于是,美国的中小学老师们在“没有蛀牙”这一目标之外又给孩子们建立起了一个“没有歧视”的语言乌托邦。保护少数族裔──黑人不是black或者negro,就算是马丁·路德·金在他的著名演说里自己这样称呼过自己也不行,改用African American代替;保护残疾人──handicapped听起来不够积极向上,要改成physically challenged;保护妇女──凭什

么 做business的都是man?商人叫business professional;家庭主妇干嘛一定就是housewife?homemaker 就看不出来男女了嘛。什么policeman/ mailman/fireman/ salesman/ freshman统统都改成police officer/letter carrier/fire fighter/salesperson/first year student……凡是有可能引发歧视的有关性别、宗教、职业、年龄和性取向等等的用词,在过去的二十来年全都经受过了political correctness之文化大革命的洗礼。

 

这种压力自下而上,轰轰烈烈地覆盖着美国的每个犄角旮旯。若是没有社会多数人 的理性反思,想要这样的全面贯彻可是不容易。现如今我们听美国总统演说,总是不怕累赘的在每一个he的后面要加上一个she,在每个his后面加上一个 her。曾经对待“敏感词”如履薄冰的美国民众已经在二十来年的训练下练就了铁掌水上漂的神功。

 

今年春天,奥巴马政府把“Islamic extremism”等词汇列入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敏感词;两个月前,Muhammad因为带有种族宗教针对性被动画片《南方公园》列为敏感词;康涅狄格州New Haven中学的毕业生今年拿到的毕业文凭和以往一百多年都不太一样,里面的“in the year of our Lord”被列为敏感词“屏蔽”掉了。

 

政 治正确的旋风如此强大,以至于很多时候美国的政客们为了树立自己politically correct的端庄形象,做出一些很让老百姓费解的姿态。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很多政客站出来表示支持在世贸中心遗址隔壁建清真寺,这其中包括信基督教的 奥巴马总统和信犹太教的纽约市长彭博。一定是我的境界不够高尚,为什么就联想到“打碎牙齿和血吞”的悲壮场面呢。

 

说到political correctness gone mad,其实如果光练练嘴皮子,不至于引发什么madness。去年看一个新闻说新版的圣经将在两年后印刷,其中“Sons of God”这样的用词将与时俱进地被PC成“children of God”。虽说当时看得我心里一抖,却没觉得太过担忧。促使我反复思考,决定将“政治正确”这个话题写入专栏的是夏天看的一部电影。

 

出 于对安吉丽娜·朱莉大嘴的热爱,去看了她的大片SALT(《特工绍特》可不是我翻译的!)。散场回家一路,我针对片中几个“坏人”嫌疑人进行了热情洋溢的 逐个剖析,得意地表示自己比导演还导演,早早就预料到片中的黑人,错,应该是非洲裔美国人,是个“好人”。先生一路面无表情地听我聒噪,最后一锤定音: “还用这么累分析吗,我一看他是黑人就知道他不可能是奸细啦!”

拜PC所赐,放眼今日的好莱坞,先生这看起来低技术含量的规律却 百发百中。不信随便拎出来些警匪谍战片,只要是黑人警察,一律是正义勇敢幽默忠诚奥特曼的代言人。也就是说莎士比亚要是搁现在西方肯定火不起来,什么《奥 赛罗》、《威尼斯商人》、《驯悍记》一定会以种族和性别歧视的罪名被好莱坞广电部就地正法。9·11事件之前,反恐片里的反面人物还能见到些中东人,在此 之后嘛,就连直接记录9·11事件的World Trade Center (《世贸中心》奥利弗史东导演) 和United 93 (《93号航班》)都没有显示劫机人的种族特征。有个对PC的评论颇传神地描述了这个现象—It causes us to lie silently instead of saying what we think.

 

很 难说这是人为的设计还是自然的驱使,经历了上世纪70/80年代的言论自由顶峰后,左派右派此消彼长,利用政治正确这一场文化革命,对美国人的思维方式进 行着潜移默化的阴阳调和。调和的伊始总是令人振奋,上世纪90年代初的PC留给我的印象是善意温和,可二十年过去,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PC越来越透 出一股子腐朽的气息,像癌细胞一样蔓延渗透,压的这个国家喘不过气。想跟这样一种力量抗衡的结果极其悲惨:前任哈佛校长Summers说了句“女人在科技 领域不如男人”就被下了岗;敢用“Politically Incorrect”作为节目名字的著名脱口秀主持人Bill Maher在9·11之后因为一句不够和谐的评论眼睁睁被白宫砍掉了节目……

 

What’s next?近年美国小学生的课本里再也看不到The Founding Fathers或者snowman这个词;找不到热狗、黄油和蛋糕的这类“不利于健康”的图片;就连jungle都因为过于阴暗被rainforest所取代。幼儿园的老师绞尽脑汁,把Baa Baa Black Sheep这种不利于多缘文化的靡靡之音改编成了Baa Baa Rainbow Sheep,美羊羊都为之变色,看美利坚还不一派和谐。

 

说话算话,还要书接上回讲完那个政治正确版本的《三只小猪》。记得我原来看过的结局是大坏狼掉进锅子里,被小猪们啃吧啃吧当手抓肉了。PC版听的我很不过瘾,大坏狼没得到任何惩罚,仅是在狼妈妈和颜悦色地批评了两句后被grounded而已。我很怀疑软件商修改这故事的动机是否在瞄准“宅狼”这一潜在用户群?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