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遗毒 —— 需要告别的不仅仅是革命


红旗高举,铁锤落下,满街的碎玻璃,被砸毁的车辆随处可见,批斗声连绵不绝,被批斗者面如土色,毛泽东的画像在人群中幽灵般地游荡……这不是文化大革命, 这是前些天的反日游行,却为世人上演了一出穿越剧。反日“爱国贼”们用他们丑陋至极的表演,仿佛让中国一夜间回到了文革时代。

    随后几天,对“爱国贼”们的谴责声铺天盖地而来,在这些声讨中,“文革余孽”一词使用频率颇高。说这些人是“文革余孽”,真的是太准确了,这些人的行径与 当年的红卫兵几乎没区别。文化大革命已经结束三十五年了,在告别革命的这三十五年里,中国的面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然而,告别革命这么多年了,文革的 遗毒的却依然没有消除,还会在街头公然出现,甚至还会以年轻人的面孔出现,这究竟是何缘故?

    因为,告别革命不等于消除文革的遗毒,需要告别的也不仅仅是革命。

    说起文革的遗毒,很多人第一反应是毛左派,或者乌有之乡众,以及那些与红卫兵无异的“爱国贼”们。然而沾染文革遗毒的,仅仅是他们吗?文革的遗毒,并非特 指持某一种政治立场的人群,而是文革时期集中表现出来的丑恶野蛮的品行与思维模式。我们国家虽然已经告别革命的意识形态,但文革时期的这种品行与思维模式 却在国民性格中部分保留了下来。文革遗毒目前还剩多少?还有多少人沾染了文革遗毒?通过下面的盘点便可知道。

    文革的遗毒有:

    扣帽子。这是人们对文革最直观的的印象之一。扣帽子又名贴标签,是一种常见的攻击技俩,旨在让受众对被攻击者产生负面的情绪,从而对其观点和言论产生抗拒 心理。文革时期,帽子满天飞,“反革命”、“反动”、“走资派”、“汉奸”等等。时至今日,中国大地上帽子却一点也没少,网络上的常见帽子就有“五毛”、 “美分”、“网特”……当然这几天人气最高的帽子是“汉奸”。而“极左”、“极右”、“绥靖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等帽子在讨论政治问题的时候也不会 少,“大政府主义”、“无政府主义”、“反智主义”等帽子在辩论政策问题时也很常见。对于扣帽子,似乎国人不是将其当成文革遗毒,而是当成文革遗产去争相 继承。

    言语暴戾。文革时期,辩论除了靠讲政治,就只有靠拼嗓门了,所以一论战起来就各种喊打喊杀。这一鲜明特点从“文革余孽”乌有之乡众的文风就能看出。然而, 这种文革遗毒,目前在网络上比比皆是,在网络上讨论的双方观点一相左,动不动就问候爹娘、全家、甚至是祖宗十八代。网易新闻里一涉及到“官二代”或“富二 代”犯罪的新闻,评论里便有一群人在喊杀。毛左、“爱国贼”也在网络上成天叫嚣要杀光“汉奸”,某些反毛左的人士也成天在那宣传“消灭毛左”。这种言语上 的暴戾,对于讨论问题达成共识没任何意义,只会逐渐强化甚至是极端化自己的观点。

    逻辑混乱。更流行的说法是“中国逻辑”。文革时期,论战是不需要逻辑的,比如文革时的一篇著名文章《相对论批判》,拿出了这样的论据:如果按照相对论所说的那样,同时性是相对的,那么珍宝岛事件中,究竟哪一方开了第一枪,就无法作出客观判断。这 个论据在当时是非常“有力”的,因为如果谁还支持相对论,谁就成了为“苏修”辩护,这在当时是大罪。这就是典型的“诉诸恐惧”逻辑谬误,然而文革过去这么 多年了,这种逻辑谬误依旧遍地都是,比如反日“爱国贼”常说的一句话:“如果你买日货,那将来射进同胞头颅的子弹就是你买的。”逻辑混乱至今依旧是中国的 “另类国粹”,无论是网络还是现实,争论中逻辑谬误一抓一大把,类比适当、诉诸无知、以偏概全,还有各种各样的阴谋论……而且这似乎还和行业无关。比如法 律行业是最需要逻辑的,然而我认识的一个最高学府的法学毕业生,平时与人争论时却逻辑谬误百出,最奇葩的是他为了攻击对手而犯下稻草人谬误,竟然能一犯就 是两个多月。逻辑上辩论的基础,逻辑混乱自然就只能鸡同鸭讲,在中国舆论界的各种争论中,达成共识有多难大家有目共睹。

    浓郁的敌人意识。怀有浓郁的敌人意识者,眼望四周皆是的敌人,遂心怀敌意。敌人意识到了极致,任何与之观点相左者皆为敌人。昔日的红卫兵,今日的毛左,皆 坚信“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出了什么事都觉得有帝国主义的阴谋掺和其中,从“三年自然灾害”到今日的转基因,同时对不崇拜毛泽东者,他们一律恨之入 骨,“谁反对毛主席,就砸烂谁的狗头”。而前几天上窜下跳的“爱国贼”们也是一样,对不赞同反日者,甚至仅仅是不赞同抵制日货者,皆被他们视为敌人。除了 上述这些人之外,还有很多人都是如此,某些中医粉、某些爱狗人士、某些国安球迷、某些绿色和平的支持者……甚至还有某些反毛左人士,他们会仅仅因为你不赞 同用公权力彻底消灭毛左,他们就对你敌意冲冲。对于个人而言,敌人意识会吞噬自身的宽容、理性、学识、逻辑和智商,红卫兵与毛左们的愚昧大家有目共睹,而 对一个国家和一个社会而言,敌人意识更是危害深远。刘先生的这段话振聋发聩:“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

    斗争哲学。与敌人意识相伴的,当然是斗争哲学。“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雷锋日记》中这句话成了红卫兵们的至理名言。于是乎,对于他们认为 的敌人,他们都要将其“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只要能消灭敌人,他们可以打破任何人性和道德的底线,因为毛泽东说过“对敌人的同情 就是对革命事业的犯罪”,哪怕对方是自己的父亲,也可以一脚踹断他几根肋骨。前几天,北航的毛左教授韩德强,竟然能做出掌掴老人这种骇人听闻的举动,原因 仅仅是老人不认可毛泽东。而从前几天的“爱国贼”游行就能看出,他们为了打击“敌人”,就能使出打砸抢烧等各种毫无下限的做法,而他们所谓的“敌人”仅仅 是和日货有瓜葛者。而一小部分反毛左者也是如此,公然叫嚣对毛左“必须坚决消灭”,甚至拿出“薄与毛左策划复辟”的阴谋论来抹黑毛左,丝毫不顾这种极端已 经与毛左无异。而今年年初,乌有之乡因为受薄书记失势的牵连而被封杀的时候,这些人也第一个跳出来欢呼和支持政府,完全不在意公权力对个人基本权利的侵害 远比毛左可怕。

    目的高于手段。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思维模式,即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拥有这种思维模式的人,只要给自己定下目标,就能无视人间的任何道德、伦理和法律。当年 的红卫兵各个派别的政治目标都不完全一样,但在目的高于手段这点上,都表现出了惊人的一致。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他们可以砸烂一切,将整个国家带入苦 难的深渊。而这次反日游行中的“爱国贼”们,对自己的暴行也振振有词:“打砸虽然过激了点,但这样可以给其他人心理震慑,对抵制日货有积极意义。”——是 啊,只要为了“抵制日货”这个目的,任何道德、伦理和法律都无法约束“爱国贼”们,他们和那些用恐怖袭击来捍卫信仰的宗教极端分子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吗? 再比如那些“拦车救狗”的人士,为了自己的目的,公然侵犯他人的财产权,还能给出一堆冠冕堂皇的说辞。还有上次群殴吴法天的那些人,打完人后还振振有词是 “打狗”。将目的置于手段之上,恐怕是文革遗毒中最可怕,也是最难以消灭的一条了。就像普京对斯大林大清洗做出的评价那样:“这样的悲剧在人类历史上曾反 复上演,其原因是那些看似吸引人的空洞理想被置于人类的基本价值观——珍视生命、人权和自由之上。”

    个人崇拜。这个不需细说,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当年的红卫兵和今日的毛左,用他们对毛的“无限热爱”,向世人展示了个人崇拜的荒唐。虽然今日这种狂热的个 人崇拜已经所剩无几,但各种隐性的个人崇拜却依旧比比皆是,网络上各路“意见领袖”,似乎都有一个固定的“脑残粉”群体。前段时间的“韩方大战”,双方的 “脑残粉”用各自的荒谬逻辑和疯狂的人身攻击,将这种隐性个人崇拜的可笑彻底展现出来。这种隐性的个人崇拜,说白了就是思考惰性所致,他们懒于用自己的大 脑去独立思考问题,只会被动地接受“意见领袖”们给出的答案,完全将自身的思考能力依附到了他人身上。

    我们一直说要消除文革的遗毒,但是这并不等于某些人成天叫嚣的“消灭毛左”,因为文革的遗毒早已扩散到了这个国家的各个角落。颇具黑色幽默的是,动不动就叫嚣要“消灭”某某群体,这种戾气正是文革遗毒的一部分。

    文革的遗毒,其本质就是丑恶野蛮的品行与思维模式。要消除文革的遗毒,就要做到坚守良知,坚守底线,坚守最基本的伦理道德,在情绪面前捍卫逻辑与理性,以及保持一颗远离仇恨的宽容之心。

                                     —— 2012年9月22日 于 中国·北京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