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汉大学校门牌坊的前世今生说开去(续)


吐槽篇:新旧牌坊究竟哪个更值得珍惜?!

 

对我个人来说,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个问题!——答案简直就是显而易见的嘛!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在鄙人看来本应是绝大多数武大师生校友所能一致达成的基本共识,却在最近几天的新牌坊拆除事件中,遭到了完全毁我三观的巨大挑战!晕出于对某些极度漠视街道口老牌坊言论的忍无可忍,我也只好在这个问题上多说那么几句。

 

 

 

一、武汉大学校门牌坊的文化价值究竟何在?

 

我 在前文中已经提及,1991-1992年,当学校向广大校友发出倡议募捐修建新大门之后,曾邀请众多专家学者设计了10多种方案。我没有一一见过这些方 案,但从最终的结果——几乎是将街道口的老牌坊原样“复制”了过来,而仅仅只是在少数细节上略有改进——来看,我们便不难得出,老牌坊的经典形象,早已在 广大师生校友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使他们普遍认为,设计得再好的新方案,也不大可能完全超越老牌坊的经典造型,亦不可能彻底取代老牌坊在人们心目中的崇高 地位。于是,原样复制老牌坊方案的最终胜出,也就不会有太大的悬念了。事实上,从1950年起,我们的校名便已不再是“国立武汉大学”,学校的学科格局也 已不再是“文法理工农医”了,可我们为什么还是要在校名奉命去除“国立”二字标签的40多年后,将校园外的这座已与学校当时的实际情形“名实不符”“历史遗物”全盘复制过来呢?原因无他,无非是因为这座老牌坊的经典造型与伟岸形象,代表了我们武汉大学过去的一段辉煌的历史记忆,以及长期积淀了数十年之久的深厚的文化底蕴。总而言之,1993年修建的武汉大学新校门牌坊之所以在校内外广受欢迎,其根本原因便在于它是对老牌坊基本形象的一次忠实的“承袭”,而不是另起炉灶、大胆创新、标新立异的结果。往深层次里解读,则是对于老牌坊所承载的武汉大学辉煌历史与深厚文化底蕴的一次谦恭而诚挚的“致敬”!

 

具体而言,我们每一位武大师生校友对1993年的新校门牌坊产生感情的基本原因,可能既有一些大致相同或相似的普遍因素,也有属于每个人自身的比较个性化的独特理由。本人略加推测,大致罗列出以下这么几条:

 

——单纯地觉得它是我们的校门,是学校的基本标志,每天从它身旁进进出出,抬头不见低头见,当然就“日久生情”啦!而且每到逢年过节、亲友来访,或是毕业时分,就来这里拍几张靓照神马滴,哎呀,多么美好的“青春记忆”啊!酷

 

——造型独特、别致、美观,在视觉观感上令人赏心悦目,特别是其它绝大多数兄弟高校都没有这样的校门牌坊,这便能让武大学子在这方面油然而生出一种独特的自豪与荣耀感。

 

—— 从具体的文字细节上看,“国立武汉大学”这一历史校名的雄浑霸气,倒读校名所产生的“学大汉武立国”的豪迈意境,以及让广大学弟学妹和校外的亲朋好友猜测 “文法理工农医”中的第二个字究竟是神马、肿么读的这一装逼、摆酷的特有资本,可谓尽显文化品味,令武大学子更增喜爱之情。

 

如果还有其他的神马原因,欢迎大家继续补充……

 

我在上面说了那么多,无非还是想揭示最基本的一点——新校门牌坊之所以有内涵,有价值,有味道,有魅力,深受广大师生校友的喜爱,从历史根源上讲,还不都是缘于老牌坊的客观存在?!用一句话来简单概括,那就是——没有老牌坊,何来新牌坊?!新牌坊的大获成功,主要取决于它在本质上就是老牌坊的一件成功的“复制品”,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基本事实!不过,话又说回来,也正是因为新牌坊仅仅只是老牌坊的一件“复制品”而已,这就直接决定了它的实际价值当然绝对远远不可能与其“原型”或曰“母体”等量齐观,这么浅显的道理,怕是连小学生都能弄明白吧。有些同学在感情上不能接受称新牌坊为“假古董”的说法,这固然可以理解,但就事实本身而言,不接受也得接受啊!——它不是“假古董”,难道是“真古董”啊?!谄笑大笑只要街道口的那件真文物还存在于世,这个“复制品”的价值就要大打折扣!就永远只能屈居次席!(当然,现在已经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尴尬

 

稍 微扯远一点,今天的“江南三大名楼”——黄鹤楼、岳阳楼、滕王阁也都是在现代重新修建的“假古董”,但它们仍然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这主要是因为,它们的 重建,均是在其自身千百年来屡建屡毁、屡毁屡建的历史长河中所最后接续上的重要一环,这几个现代建筑本身不过是个仅具象征意义的物质载体,但这个载体所具 体承载的,却是积淀了千年之久的“名楼文化”。作为物质实体的建筑,与看不见、摸不着但又确确实实客观存在着并一直延续下来的历史文化完美融合,这自然就 赋予了这些只有几十年历史的“假古董”以最真实的文物价值!但武汉大学校门牌坊的具体情况就大不一样了——我们是在老牌坊本身还完好无损的前提下,为了改善校园环境,并确定一个正式的校门,才将其异地“复制”了一件,而不是由新牌坊彻底取代已不复存在的老牌坊,因此,这件新的“复制品”,也就不可能具备任何文物价值,这与上述“江南三大名楼”的事例没有任何可比性!

 

但 令人遗憾的是,武汉大学的这两座一新一旧的校门牌坊,在过去将近20年的时间里,所遭受的待遇竟是大相径庭。众所周知,时至今日,街道口的老牌坊早已被淹 没在市井尘嚣之中,为各种庸俗丑陋的房屋所包围,彻底失去了往日那般绝世而独立的风采,而牌坊旁不断崛起的高楼大厦,也在悄无声息地破坏着它的威严。牌坊 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胡乱涂鸦与“牛皮癣”,其周边则是垃圾遍地,污水横流。每到夜晚,还得继续承受附近烧烤摊上的烟熏火燎,以及众多醉汉们的各种呕吐…… 堂堂“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何以“沦落”至此!这块金字招牌也不过是“有名无实”罢 了!反观1993年建成的新牌坊这件“复制品”,不知道被学校维护得有多好!长期是张灯结彩,花团锦簇,其背景亦是空旷辽远,尽显大气,不知道谋杀了广大 学子和游客的多少菲林!说到拍照,大家当然是愿意去那个外表光鲜、背景优美的新牌坊那里啦,又有几个人愿意多走几步路,专程来到街道口那个“灰头土脸”、 又旧又破又脏的老牌坊下,以杂乱无章的劝业场为背景,和遍地的垃圾合个影呢!一边是“假古董”的风光八面、备受追捧,一边是真文物的渐遭遗忘、鲜有问津,这难道不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其 实,我个人非常理解很多师生校友对新牌坊的深厚感情——因为我自己也怀有同样的情愫!但我实在无法容忍某些人在对新牌坊表达出“死去活来”的爱意、对其被 拆毁的结果又表现得“如丧考妣”的同时,却对老牌坊的存在表现出几乎是不屑一顾的极度淡漠!这一点尤其令人深深失望。咱现在已不敢奢求这些同学对老牌坊这 件真文物能滋生出超越新牌坊这个“假古董”的感情,但是最起码也得一视同仁吧!怎么可以“本末倒置”, 把个“复制品”看得比“原件”还要重要得多呢?!看看有些同学是怎么说的吧!——街道口的老牌坊是“文物”又如何?跟我们又没什么关系!只有93年的新牌 坊才真正寄托了近20年来历届学生校友的感情!(大意如此,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表述)——尼玛这是武大学生应该说的话吗!!!神马叫跟我们“没有关系”!想 当年,我们国立武汉大学的第一代先贤们,在这里呕心沥血,辟山建校,硬是在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就把一片乱石丛生、坟冢遍地、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变成 了世界上最美丽的大学校园之一和人人称羡的“物外桃源”。80多年过去了,他们当年遗留下来的一大批气势恢弘的宫殿式建筑,早已在全国高校中首批入围全国 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为我们武汉大学永恒的骄傲!可到了现在,面对着属于这批经典历史建筑的一部分、也代表了一段可歌可泣的辉煌校史的老校门牌坊,竟然有 那么多的武大学生说它跟自己“没有关系”!——我们武汉大学的某些学生啊,不是向来都把母校的所谓“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底蕴”等词眼挂在嘴边并且 深以为荣的吗?!可你们又怎么可以对一件真正承载了这些东西的珍贵文物如此无动于衷呢?!敢情你们对武大过去辉煌历史所产生的骄傲和自豪感说到底原来只是“叶公好龙”啊!当年的那些武大先贤们若是泉下有知,真不知道该会作何感想——难道他们当年在珞珈山“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丰功伟业,换来的竟然是这帮不肖子孙们“数典忘祖”、“喜新厌旧”和“嫌贫爱富”的心态和言论吗?!大家会不会觉得我这些话说得太重了啊?谄笑那 我就继续给大家出一道令人“两难”的伦理题——假如(仅仅只是“假如”)在非常极端的情况下,武汉大学的这两座牌坊只能保留一个,而必须要拆除另外一个, 那么你将作何选择?凡是在心里选择保留新牌坊、拆除老牌坊的,对不起,敬请“对号入座”——劳资在前面骂的就是你这号人!酷

 

当然,对街道口的老牌坊饱含深情的武大学子,更是大有人在。有的绞尽脑汁地为妥善保护好这座牌坊而积极出谋划策,有的则身体力行地实际组织起来,以“做义工”的形式,细心地为老牌坊清理掉身上的各种“牛皮癣”,这些行为才是值得我们大加称赞并广为提倡的。一言以蔽之,凡是对老牌坊漠不关心、完全不拿它当回事的武大师生校友,都是对本校的历史和文化缺乏最基本的尊重和敬畏感;凡是为这座老牌坊的保护工作动过心思、想过办法、提过建议乃至做过实事的,那都是情真意切、真正落到实处的爱校之举!

 

 

 

二、1993年建成的新校门牌坊为何非拆除不可?

 

在 看待学校拆除1993年的校门牌坊这件事时,很多师生校友的想法似乎显得过于偏狭和短视——只是纠结于这座牌坊的价值或者大家对牌坊的感情本身,而不能跳 出这个狭小的圈子,以更宽广的视角来通盘考察这个问题的前因后果。事实上,任何人跟这座牌坊都无冤无仇,学校领导们就是再无聊,也不会无缘无故地草率决定 拆掉自己的校门啊!那么,我们现在为什么一定要拆除这座牌坊呢?在我个人看来,原因再简单不过了——从积极的角度来看,是为了更好地改善我们的校园环境;而从消极的角度来看,则实属迫不得已的选择!

 

武 汉大学正门前糟糕的交通状况,那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事实——巨大的车流量与人流量不断叠加交汇,互相挤压,造成校门前经常是极度拥挤,不堪重负,不仅八一 路上车行缓慢,经常出现拥堵,而且行人过马路也极为不便。与此同时,武汉大学的文理学部与信息学部被一条车流汹涌、而且交通流量还在日益增大的八一路所分 割,彼此间的交通联系与人员来往均甚感不便。这种地理上的分割,势必会或多或少地造成一些心理上的隔阂,对于校区之间的实质性融合明显是不利的。而到了现 在,武汉市已经开始动工建设八一路下穿通道,将汹涌的车流引入地下,地上的路面则改为步行区,建成一个连通武大南北校区的大广场,这样既改善了城市交通, 又优化了校园环境,对于武大全体师生来说,该是一件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啊!

 

至于这项工程的具体方案选择了从珞狮北路东侧而不是西侧开始下穿,这当然是有原因的,详见http://ctdsb.cnhubei.com/html/ctdsb/20120215/ctdsb1651353.html, 个人认为这几条理由都非常有说服力,是目前所能采取的最佳选择。但这样一来,武汉大学校门牌坊的去留也随之成为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由于从珞狮北路到武 大校门牌坊的距离非常短,下穿通道的起点又要建在此处,这样就必须要将武大正门前的地面抬高1.5米——大家想想武大正门前糟糕的排水状况吧,由于地势低 洼,排水设施又跟不上,只要一下大雨,便成一片汪洋大海,而地面这么抬高(当然,排水设施也得同时跟进!)后,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啊!吃饭现在的问题是,在正门前的地面抬高1.5米之后,我们的校门牌坊该何去何从?在我个人看来,不外乎以下这么几种可能性:

 

1.原地不动,等待被埋尴尬——这是最不可能的事情吧!谄笑

 

2.原地不动,不惜一切经济代价,运用技术手段,将其与地面一同抬高

 

3.不惜一切经济代价,运用技术手段,原封不动地迁移至他处

 

4.直接拆除后在原址附近重建

 

结果,我们学校作出了最后的那个最经济、最省事的选择,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梦空间之势,将校门牌坊及所有附属建筑夷为平地……

 

对此,很多师生校友都痛心疾首——为什么我们不能多花点钱,将牌坊完好无损地移到他处?!可问题是——93版牌坊这个只有19年历史的“复制品”,真的值得我们为之耗费如此巨大的代价吗?!——你当你是武当山的遇真宫啊!我 们可以作个假设——如果今天立在此处是街道口的老牌坊这件“真文物”,或者说如果街道口的老牌坊现在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那么,毫无疑问,我们将别无选择 ——必须要让它享受遇真宫今日的待遇!因为这已经远远不是什么尊重历史文化、照顾校友感情的问题了——这甚至还是严格遵守国家法律的问题!可是,现在被拆 除的毕竟不是一件真正的“文物”啊!只要我们的老牌坊仍然巍然屹立在街道口,它就会一直继续承载着它所应承载的历史文化价值,这岂是新牌坊这件“复制品” 所能企及的?!总之,学校在此事上的最终选择,在我个人看来再简单、合理不过了——无非是出于建设需要,拆除了一件价值不大的历史文物的“复制品”,再重新择址修建一件更新的“复制品”而已!当然了,有的同学说,这座新牌坊目前还不是“文物”,只不过是因为它的历史还不到20年,但如果假以时日,将来也一定可以慢慢地变成“文物”!一点没错,在我个人看来,如果这座牌坊一直就这么保留下去的话,它成为“文物”的可能性肯定是100%!可我只想反问一句——我们等得起么?!难道为了让一座目前的价值还不是很大的建筑物慢慢地熬到“文物”的级别,我们武大的全体师生就要继续为之默默忍受校门口长达数十年的交通拥堵与出行不便么?!这尼玛也太不人道、太不以人为本了吧!大笑

 

退 一万步讲,就是单纯从技术手段的角度来说,要将这座校门牌坊原封不动地迁移至他处,也是有极高的难度的。最近,我在学校bbs上看到了foriver校友 对此事的分析,他是法学专业出身,但据说对大型工程建设神马滴情况还了解不少,在征得其本人同意后,我将他的一篇回帖转发如下——

 

 

 

foriver (李毅护球甲天下) 于  (Tue Oct  9 22:45:21 2012)  提到:

露在地表的部分整体搬走比较容易 连在地下的钢筋和混凝土怎么搬走?
上半部分也是钢筋和混凝土浇灌的 钢筋与地下相连 你把上半部分搬走等于没有任何意义
搬到了新址还是需要打钢筋 但上面是实心的 钢筋怎么打进去?
不打钢筋就把上半部分立在新址?过两天倒了砸了人谁负责?

在新址挖地基架钢筋并且与原牌坊重新焊接的效果肯定不如搞个新的

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把原来的钢筋混凝土等地基也连同上面像切豆腐一样一块挖出来
且不说巨额的人力物力成本 人家下面可是要挖通道的 你把整个地基都搬过去 下面挖通道的时候挖穿了怎么办?
就算你重新灌了土 两侧的土壤密度有细微差别 挖了下穿通道后 上层的土因密度差异发生挤压变形甚至造成塌方 谁承担得起事故责任?

 

 

 

各位工科大牛们,如果大家对于不留任何遗患地迁移校门牌坊有更好的法子,还望不吝赐教,我们这些坚决支持拆除牌坊的人必定会洗耳恭听,心悦诚服!

 

我这几天看了那么多反对拆除牌坊的言论,基本上都是在打“感情牌”,一般都是说什么就算新牌坊不是文物也木有关系啦!最重要的是它承载了近20年来那么多的师生校友们的美好记忆,深受大家喜爱,当然就有很高的价值啦!对此,我只能说,世间万物都会或多或少地寄寓着一部分人的感情,如果仅仅只是出于感情因素,这也不能动,那也不让碰,那人类社会还肿么继续向前发展啊!如 果一定要谈“感情”的话,那我就要问问大家了——你们对八一路两边的那些被拆掉的小店有没有感情?但如果不拆掉它们,我们的南北校区能合为一体吗?信息管 理学院的师生校友和武大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对他们使用多年的办公楼有没有感情?但难道他们不希望有更好的学习与工作条件,而要继续让那栋外形丑陋的大楼继续 留在“中国最美丽的大学校园”门口煞风景、拉低我们校园景观的档次吗?桂园前不久被拆除的几栋宿舍楼,我们全体武大师生校友对它们有没有感情?这几栋老房 子不光年代久远,曾经在那里住过的武大学生多不胜数,从那里走出的著名人物大有人在,论历史价值与文化底蕴,不知道要比93版的校门牌坊高到哪里去了!然 而,难道我们就不希望让自己或者将来的学弟学妹们有一个更为舒适的居住条件吗?!

 

最 后,说到我自己对于1993年建成的校门牌坊的感情,我相信只会比那些动辄男默女泪忧伤蛋疼的文艺小清新们更多!说得不客气点,我“十一”前接受校学生会 新闻部的同学采访时就吐过槽了——很多同学在这个问题上真是“闭塞”得可以,早在几个月之前,“武汉大学正门牌坊或将拆除重建”的消息就被新闻媒体披露了 出来,如果那些反对拆除牌坊的同学真的非常关心学校的话,几个月之前就应该知晓,并且站出来大声表达自己的反对意见,而不是到了学校马上就要实施拆除的时 候,才“后知后觉”、慌慌张张、仓促不堪地作出一点软弱无力的抗议——都到了这个火烧眉毛的关头了,再出来反对还有个毛用啊!你们早干什么去了?!晕住嘴而我本人之所以一方面对93版校门牌坊充满感情,另一方面却又坚决主张拆除它,主要是因为我不光有“感情”,我更有“理性”!正 是因为我通盘考虑到了新牌坊的文化价值远远不如老牌坊、不值得我们去过度保护,八一路下穿通道的建设对于武汉大学的校园建设、文化建设与融合发展具有重要 意义,迁移牌坊将会耗费巨大财力、得不偿失并且面临严重的技术难题等多种因素,我才会旗帜鲜明地在道义上坚决支持学校对93版校门牌坊进行拆除重建!总之,窃以为我们武汉大学每一位师生校友,在这个问题上都不应过于偏狭地就牌坊本身来谈牌坊!而应该放宽视野,通览全局,宽容、大度地接受学校在发展过程中所不可避免地要付出的一些相对次要的代价和牺牲,否则的话,就只会永远被困在“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短视之中,而不得解脱!

 

当 然,有一点我们必须承认,93版的校门牌坊主要是由广大校友捐资修建的,捐款较多的单位和个人的名字还在牌坊后的“校训墙”背面“勒石以志”,现在,学校 就这样把这些刻在墙上的名字连同校门牌坊一窝端掉,的确是一件很伤校友感情的事情。不过,在我个人看来,“勒石以志”只是一种表达敬意的形式,实不必过于 强求。我知道,1993年校门牌坊修好后,学校还专门印了一本小册子,将所有为之捐过款的单位和个人的名字都写在了上面,这个覆盖面显然要比刚刚拆掉的那 堵墙广泛得多,呵呵。考虑到自己正在参与制订校史馆的布展方案,我觉得,我们不如将这本载满了广大校友对母校的深深热爱之情的花名册,永远保存在本校校史馆的醒目位置上!这恐怕比将被拆掉的牌坊的几块残破不堪的碎片收进校史馆更有意义些吧!最近,我会就此事积极向有关领导作出请示,相信他们一定会赞同和支持我这个合情合理的建议的!赞

 

 

 

三、必须旗帜鲜明地坚决反对、谴责、抵制和竭力喝止校园文化建设中的“破坏性建设”!

 

“十一”前夕,我在接受校会新闻部采访时,还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究竟哪些东西才是真正值得我们去珍惜的?”我在访谈中不仅提到了很多武大师生校友对街道口老牌坊的长期淡漠,还提到了我们校园内的一处珍贵文物——“庚子烈士纪念馆”刚刚遭到了破坏性的维修!关于这座房子的历史由来、具体位置及重要价值,刘文祥和我不知道大力宣传过多少回了,在这里不便充分展开,还是提供几个网址链接,让大家移步阅读好了。

 

http://blog.renren.com/blog/1223596643/728314077?from=010203012

 

关于申请增补“庚子烈士纪念馆”等历史建筑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建议

 

http://blog.renren.com/blog/229309061/849284284?from=010203002

 

吐槽帖

 

http://blog.renren.com/blog/229309061/869346986?from=010203002

 

失望之极,愤怒之至——请武大立即停止对“庚子烈士纪念馆”的破坏性维修并恢复原貌!

 

http://blog.renren.com/blog/229309061/873143957

 

就一附小2号楼遭破坏性施工及基建管理部颠倒事实的说辞表示愤慨!

 

不 过,我还是应该用比较简单的语言概述一下这个“庚子烈士纪念馆”的由来及其重要价值。1935年,国立武汉大学部分教职员与武汉各界名流一同发起创办了一 所私立东湖中学(后来亦被视为武汉大学的附属中学),适逢洪山庚子烈士墓拨款重修,主事者便将其余款为东湖中学捐建了一栋校舍,并将其命名为“庚子烈士纪 念馆”。1938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国立武汉大学校园内开办了珞珈山军官训练团(是为国民党中央训练团之前身),其中训练高级军官的将官研究班正是 在东湖中学校园内举办。蒋介石、陈诚、万耀煌、法肯豪森等人均活跃于此,周恩来、冯玉祥等也多次在该军官训练团内授课演讲。总之,如今身为武汉大学第一附属小学教学楼的“庚子烈士纪念馆”,既是辛亥革命的序奏曲——庚子革命的重要历史纪念物,又是武汉大学与地方社会密切合作、共同振兴国家教育事业的直接产物——私立东湖中学在抗战前兴建并唯一留存至今的一栋珍贵历史建筑,还是抗战时期珞珈山军官训练团的重要举办地,见证了第二次国共合作最为坦诚和密切的时期,因此,不论是从革命史、抗战史还是教育史、社会史的角度而言,均具有极高的历史意义与价值!与 刚刚被拆除的那件校门牌坊的“复制品”相比,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可是,正是这样一处珍贵的历史文物,在前不久却遭到了学校有关部门的破坏性维修!原本是 白墙红瓦的建筑,却贴上了一层深灰色的石砖,还在西面的主入口处加建了一节门廊,把好端端的一栋历史建筑,糟蹋得面目全非!完事后,还在工作简报中大言不 惭、恬不知耻地声称“该工程实行修旧如旧方式”!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生气

 

话 又说回来,对于我们武汉大学校园内的这样一处珍贵历史文物,我们的广大师生校友,又有几个人知晓呢?就算我和刘文祥声嘶力竭地喊上这么几声,让一小部分人 对这个东东好歹有了那么一点概念,可那又怎么样呢?又有几个人产生了那么一点兴趣,愿意去了解它的历史、关心它的现状呢?大家还是更愿意为了一座承载了自 己“青春记忆”的“假古董”的倒掉去伤心流泪!面对如此的尴尬局面,我们又能有什么天大的办法,去努力转移大家的审美情趣和文化追求呢?!

 

但不论如何,执着的人,对于自己所苦苦追求的东西,决不会轻言放弃。我最近突然觉得,我和刘文祥、黄一秦、薛魁这2个文科男和2.5个工科男,貌似正好组成了一个一心致力于推动校园文化建设的“四人帮”嘛!大笑薛魁大家知道不?!不知道的不妨先移步这里了解一下——

 

http://bbs.whu.edu.cn/wForum/disparticle.php?boardName=WHUCentury&ID=40345&page=1

 

一封MIT教授给李晓红校长的来信

 

这 一次,薛魁大牛也积极参加了武汉大学校门-八一路一带校园改造设计方案的应征(刘文祥同学曾对其设计方案提出过很多极其重要的意见)。说实话,我们几个完 全没有指望薛魁的设计方案最终能被采纳,然而,这套方案中所体现出来的对于本校历史文化的高度尊重与浓厚的人文关怀,我觉得完全应该向武汉大学的全体师生 校友大肆宣传一番!同时也算是对历史留下了一个交代!这一次,我们首先考虑到,当八一路的路面变成了连接武汉大学南北校区的校园广场之后,原本偏处校园一隅的“庚子烈士纪念馆”,将会在全新的校园格局中充分地显露出来!于是,它便应该成为我们新的校园中轴线上的一处非常重要的景观节点,让广大师生校友和社会人士能够更加方便地来瞻仰文物,凭吊历史(尼玛我们哪里知道学校这么快就对这座珍贵文物进行了破坏性维修呢!靠!叹气) 此外,我们还计划在新的校园中轴线的南北两端,分别将武汉大学1923-1932年间在武昌东厂口的老校门与1931年建成的“国立武汉大学”木质校门牌 坊这两件早已不复存在的重要历史建筑依照原貌复建过来,与学校正门新建的仿街道口水泥牌坊遥相呼应,共同向我们武汉大学悠久、辉煌的历史作出最诚挚的致 敬!不知道大家觉得肿么样?吃饭大概再过几天,薛魁校友就要正式公布他的这一设计方案了,在征得他本人同意的前提下,我将该方案中最核心的那部分截图发出,让广大师生校友们先睹为快!大家一看便知,我们这伙人对于武汉大学的历史文脉,是如何真正表现出高度的尊重和敬意的!

 

 

我 最后再谈一下新校门牌坊的重建问题。93版牌坊的拆除,已经成为了一个既成事实,多说无益,所以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便是如何重建新的校门牌坊,包括其具体选 址、造型设计等问题,都需要广大师生校友集思广益,积极建言献策,提出更多更好的建议(如果学校当局真能把广大屁民们的意见稍微当那么一回事的话!),努 力打造精品乃至经典,坚决拒绝次品和废品,尽量不要留下更多更大的历史遗憾!有些对93版牌坊恋恋不舍的同学,当然真心希望新的牌坊能完全按照93版的样 式来重建,也就是把它“复制”一遍,我倒是觉得,即使要按照原样重建,也应该按照街道口老牌坊的样子来重建嘛!当然,在个别细节上的适度创新也是可行的,就是充分借鉴一下93版的也未尝不可,但无论如何,所有的创新都应当在街道口老牌坊的基本造型的基础上进行,这样才是对历史的充分尊重与忠实承袭。至于学校刚刚发布的新校门设计方案……还需要我长篇大论地来吐槽么?!我相信90%以上的师生校友都不会接受这一方案!如果要让我用一句话来评价之,那就是——简直就是集庸俗、低俗、媚俗之大成!!!堂堂“百年名校”,做个校门怎么可以采取“暴发户”式的搞法呢?!说得难听点,无非就是有关部门想借这个机会多搞点钱罢了!总之,我个人对这个方案的基本态度便是——必须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地坚决抵制之!

 


本人在武大学习、工作和生活了这么多年,对于这所学校曾经干过并且正在继续干着的一些荒唐、狗血的事情,实在是不怎么满意,而且一天比一天更加失望!不久前,我在人人网上发布了这样一条状态——“突然觉得自己最近一年来在武大可以说是逐渐转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异见分子’!倒不是说鄙人天生反骨,而是本校对自身历史文化的诸多官方说辞及有关的工作作风简直低劣得令人忍无可忍!!!”只不过,在此次拆除校门牌坊的问题上,本人恰好与学校当局非常难得地保持了高度的一致!谄笑大笑故此,我这篇冗长日志的总结陈词和最后“表态”便是——本人旗帜鲜明地支持学校拆除1993年建成的校门牌坊(当然了,其具体的执行方式及对有关问题的处理仍有待商榷),正如本人同时也旗帜鲜明地强烈谴责学校对“庚子烈士纪念馆”的破坏性维修,并且旗帜鲜明地反对学校刚刚抛出的对于新校门无比“三俗”的设计方案一样!吃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