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党教坏了中国,还是中国带坏了党


我的祖母是位谨慎朴实的老太太,虽然她不识字,但是她就是我童年的故事全书。
祖母给我讲的故事天马行空,从我家的家史——哪位祖先为富不仁,欺男霸女,结果闹到家里失火瘟牛,所以我们家道中落是咎由自取,要贞顺忍耐 ——到苏北的民间故事,樵夫帮赤练蛇抓奸被赠送珍珠之类,再到安全知识——牛蹄印里拿点水遇到发羊癫疯的也能淹死人,要远离水火,等等、等等。
还有一个门类,我不知道其他孩子有没有听过,就是周恩来的颂歌类故事。比如,祖母讲,有一次周总理送别外宾。外宾和他握手后拿手帕连连擦手。周总理笑了笑,也掏出手帕,擦了擦手,顺手把手帕就扔了。——祖母说这个故事时,尽管是文盲的她,洋溢着民族自豪感。
这样的故事,后来我从各种渠道听了很多个。有尼克松(或基辛格)偷象牙筷子,被我人民大会堂服务员既顾忌他们面子又成功要回的;有苏联故意 刁难我国说我国偿债的苹果太小不合规格,中国当场就把苹果倾倒到大海大长了民族志气的;还有国家安全部门运用惯偷把外宾窃取的我国种子又偷回的,等等、等 等。
在这些故事里,外国人要么颟顸无理,要么愚蠢猥琐,要么别有用心,而中国人永远是机智勇敢且有理有利有节。
我试着寻找这些故事的源头,虽然已经不可以探究到本源,但我想有一点是明确的:对于这些故事,人民感到欣快,人民愿意相信,甚至主动传播。
 
前天晚上打的回家,北京的的哥自然都个个刚从中南海参加政治局例会出来。这位司机大谈在钓鱼岛问题上应该如何纵横捭阖,不仅是钓鱼岛,简直是乃心在东京。他的良策就是,用导弹打日本。我有些醉,没听清,就随口说道,中国政府庄重承诺过任何情况下不首先使用核武器。
司机说,咱不拿核弹头打小日本,就拿普通的导弹打,专打他们核电站——咱就说咱不是故意的,是不小心打到的,他拿咱也没辙。这就是司机的万字平戎策了。
我总觉得,人的逻辑是贯彻的。一个司机既然能在国际政治层面想出那么馊的主意,那么骗人的智商都没有却要骗人的主意,那么他一定会绕路诈骗乘客。
我实在不相信那些口口声声为了民族和国家的最高利益可以不择手段的人,为了自己的私利就会择手段。所以我的政策一律就是敬而远之。
 
有一个孩子去朝鲜旅游。据他说临走前他对导游说了一句“美国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坏”。
我只能说这个孩子愚蠢到不可救药。你们很多人以为朝鲜人丝毫不了解外部世界,可他们也是有大脑的,他们也会分析。他们的高级饭店都直接收美元,那么出入高级饭店的导游难道不知道世界经济到底谁说了算吗?他们只是在装。对于一个装睡的人,又何必去叫醒。
你和他说这种美国不坏的话,导游自然不得不发飙。于是那个小孩又去道歉,据说还委屈得想哭。
我也很不明白,为什么要道歉。如果你说的是事实,为什么要道歉?
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基于政治原因的看法。我的做事的原则只有一个,我也难免要撒谎,但可有可无的谎话一律不撒。撒谎总是不好的,你犯不着为了无所谓的人,在无所谓的事情上撒谎。
我去朝鲜时,导游慢慢知道我是媒体业者,就问我怎么看东北亚问题。我说,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他笑笑走开了。我想这是最好的处理办法。我不会傻到去叫醒装睡的人,也不愿意为了一个假大空的国家的假大空的人撒谎,去迎合他们。
如果这个小孩是我的朋友,我绝对要和他绝交,太低级了。
 
我不是一个迂腐的人,我只是说不要随口撒谎,在非常重要的时候,综合权衡风险收益,我也会撒谎。可是,我发现中国人完全没有这一卦。
大跃进时期就是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在撒谎,所有的人都知道邻居在撒谎,但是谁都无法停止谎言的最荒诞的时代。
提起大跃进,我们就会想到党。我也试图认为这种堕落的气质,是党带给我们的。可是当我寻根溯源去探寻布尔什维克的气质时,我动摇了。
中苏关系走向崩溃的一个原因就是苏联否定毛提出的大跃进、人民公社等所谓三面红旗。其实,中共一提出这三面红旗,苏联就指定专家们对此展开 调研。一个低级别专家组给苏共中央的报告认为,苏联党需要避免对人民公社等的表态,因为肯定中国的人民公社、大跃进就是对国际工人运动的欺骗,而否定它就 会得罪中国同志。因此苏联在一段时期内始终保持沉默。
知道毛泽东们被自己的谎言冲昏了头脑,欣欣然地想要把三面红旗当做世界人民走向共产主义的必由之路,把它推广给东欧国家时,苏联发现糟了,连保加利亚都上当了,才出面批评。
材料面前,我能感受到苏联党对于意识形态原则的禁忌感。这种禁忌感,毛泽东大概直接视作宋襄公的蠢猪式的仁义。
赫鲁晓夫发动反政变把莫洛托夫搞下台,打成反党集团,苏联第一时间向毛泽东寻求支持;刘少奇等留苏接受过正统布尔什维克训练的人非常气愤,刘少奇亲口说莫洛托夫是和列宁一代的人,老布尔什维克了,怎么可能反党?
然而毛泽东力排众议,支持苏联,支持赫鲁晓夫,结果才有赫鲁晓夫放弃东北利益并向中国提供导弹、原子弹的材料。在实利面前,谁是真正的布尔什维克,谁是反党集团,毛泽东是毫不在意的。这个党不是没有坚持原则的人,而这些人都被毛泽东搞下台了。
刘少奇、王明、张闻天、博古等等都是非常俄式西化的知识分子,毛泽东的党容不下他们;容的下的也就是周恩来那种中式忠臣,康生那样的中式佞臣。
所以我总觉得,中共真不是一个典型的列宁主义的政党,而更像一个中国的封建帮会。
 
中苏关系破裂时,毛泽东表现的很有霸气,他让人民日报全文刊发了苏共指责中共的所有文章。然后组织专人加以批驳。今天的我感到非常惊讶,惊讶于人民为什么没有相信苏共,而相信了中共。
好吧,让我们来见证一个回合的交锋。
苏共说中共忘恩负义,反苏,苏共说我们帮助了你们那么多——甚至这些巨大的宝贵的帮助实在我们刚刚从卫国战争中走出来不久就做出的。
中共说,不错你们帮助了,但中国取得建设,主要靠自己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中共又说,你们撤走专家,撕毁条约,害得我们国民经济建设走了歪路。
苏共质问道:“让中国领导去扪心自问吧,而同时不能不注意他们对苏联的指责有明显的矛盾。他们一方面指责苏联,说苏联削减了援助,给中国经 济造成严重困难;另一方面又散布谣言,说苏联援助是没有效益的和意义不大的。但是,如果说,我们的援助是“没有效益和意义不大的”,那么,停止援助又怎么 会给china经济带来损害呢?”
苏共继续指出:“大家知道,还在苏联专家撤退以前,由于“大跃进”的危险试验,中国就已经发生了经济困难。第二,最大的困难恰恰是发生在苏 联专家或者完全没有、或者寥寥无几的那些部门。1960年苏联专家在煤炭工业部门工作的只有两名,在农垦部工作的只有三名,在农业部和林业部系统中工作的 各有一名,既然这样,苏联专家的撤退怎么会,例如,影响到煤炭工业、石油工业、林业、轻工业和其他工农业部门的工作呢?然而,最大的失败恰恰是发生在这些 工业部门,特别是在农业中。”
可即便到今天,还有那么多人把苏联逼债作为大跃进毁灭性失败的理由,特别是当时几乎全国没有人听进去苏联的话,我很难不问自己几句为什么? ——当然,并非每一个中国人都听进去毛泽东的蛊惑,认为苏联已经背叛国际共运,只不过那些支持苏共的人(以知识分子为主)都被投进了监狱。
 
近来日本外务省以无可辩驳的证据指出,中国国营的中国地图出版社在其1960年代出版的地图中把钓鱼岛标为日本领土。对此人民日报长文评论,其核心的观点就是:从国际法角度看,单凭某一版本地图不足以成为主张己方或否定他方权利的依据。
可是就在不久前,央视却播出了一个叫做“地图铁证,钓鱼岛属于中国”的节目。
当我指出执政者这种毫无价值的毫无廉耻时,我的一个人人好友却说:领土问题没有必要讲道理。
我或者只能说,这个党在以这国家人民喜闻乐见的形式,统治着这个国家。
 
12年前,当党看不惯的人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他们说这个奖没有权威性;今天一个党员获得诺奖,他们以政治局委员出面往自己脸上贴金说这个奖是综合国力的象征,结果自讨没趣。
说谎者还在毫不介意大家都知道他在说谎地说话,如我那个以优异成绩迎接十八大的师弟;而邻居们也在照样和说谎者喝着一锅汤。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