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根儿就不对


昨儿罗姆尼和奥黑辩论,第一个提问的是个大淆生,大淆生说我这个专业不好找工作,您二位咋帮我?这个问题问的就不对。你知道不好找工作你还读这个专业?美 帝又不是支那,选择这么多,偏读个烂专业然后让总统帮忙,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再说你这个专业不好难道你就不能干点别的么?一个年轻大小伙子能读会写轻手 利脚的。

坠后一个问题是主持人问的,说iphone啥的都是支那生产的,制造业工作都流去支那了,咱们咋整才能把这个工作抢回来?

罗姆尼是这样应对的:这个支那太坏了,良心大大地坏,他们操纵汇率不说,还派蓝翔技校的黑客偷咱们知识产权,咱们得好好修理修理支那。另外咱们税太高了,减税减税减税,好吸引全球的企业家来咱们美帝投资………………

奥巴马表态说:老罗说滴8对,富士康那种工作你咋减税也不可能回到美国来,太低端太没技术含量了,支那人那么贱,咱们美帝比不了,甭想了,但支那那是3岁 小孩儿水平,咱们美帝要整就整5岁滴!(截至到此,奥黑说的还是非常靠谱的。)但奥黑说说就下道:咱们要多雇用老师,老师一多淆生淆习就好了,咱们应该多 培养科学家和工程师,全国人民都当科学家和工程师咱就牛逼了。

罗奥的回答都十分之二逼,但我认为老罗还是明白事儿的,但一直在忽悠人民群众不说实话,表情也不真诚,他明白这些电子产品的制造业工作回不来了,但他就是 不明说,给人画大饼玩儿。奥黑啥也不懂,但很真诚,我觉得他说的都是自己的心里话,虽然解决问题的办法是错的,但他一个白左(巧克力脆皮脆皮奶油白左)就 是这个水平。

问题的关键是人民大众是有反市场偏见的,iphone都包给支那制造是很好的事情,就是国际分工而已,美帝没有任何必要把所有工作都包揽在本土,没必要在本土生产iphone跟没必要在本土种植咖啡是一个道理,没有任何区别。

但民主的本质就是一群傻逼在选,老罗又不能在总统辩论上上经济学课,大谈国际贸易的好处,人家选民也不愿意听。

其实不是政客有表演人格,相当救世主就能当的,是选民让他们当救世主,就如同开篇那个大淆生一样。奥黑这种人之所以能出现,都是选民给惯的。

当代民主政治长期被笼罩在神圣的光环下,人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就是好就是对,人民的口味就是最高追求,凡是说实话的一个也选不上,凡是民粹的都特别受欢迎,这也是一种逆向淘汰,去精取粗,所以民主选举看上去非常龌龊,令人不齿。

老罗这个人在选民面前挺没脊梁骨的,生意人一个,在意识形态上不坚定。

我之所以看好老罗,是因为通过对他的研究,我认为他跟登辉爷是一种人,表面墙头草,其实内心的信仰非常的坚定,水平也高,只要能够忽悠上位,过了大选这一关,入主白宫之后能干一番大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