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健身,多工作


每周一次,美国国际集团(AIG)前首席执行官莫里斯• “汉克”•格林伯格(Maurice “Hank” Greenberg)会离开自己位于公园大道(Park Avenue)的办公室,穿过纽约中 央公园(Central Park),来到时髦的上西区(Upper West Side),走进一栋赤褐色砂石面大楼底层一间另类的地下室——那里堆满了鲁布•戈德堡(Rube Goldberg)漫画风格的器械。现年87岁的格林伯格在商界以观点鲜明而闻名,其格外强壮的体格则是在这间密闭而拥挤的地下室里练出来。

 

在纽约,有一小群像格林伯格这样工作繁忙的企业高管,他们像朝圣一般,定期造访一间名为“认真力量”(Serious Strength)的健身房,此处专门提供一种名为高强度抗阻力训练的健身训练,学员每周仅花30分钟时间就可以完成一套全身的锻炼。与花数小时在跑步机 上慢跑或骑动感单车的有氧运动不同,高强度抗阻力训练不仅具备有氧运动所有优点,还增强了力量训练,同时花费的时间远低于各种传统健身方法。

 

格林伯格吹嘘说:“我能推拉的重量是我体重的几倍。我现在的训练强度超过以往所有其他训练的强度。每周只需花费30分钟,就能看到自己在训练中取得的进步,这种感觉真是好极了。”格林伯格如今是金融服务公司CV Star & Co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高强度抗阻力训练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就有人尝试,当时一位名叫阿瑟•琼斯(Arthur Jones)的企业家注册了“鹦鹉螺”(Nautilus)这个品牌,开始生产健身器械。不过,直到最近,这种训练作为一套健身方法的优越性才获得了足够的科学支持。

 

南 卡罗来纳州急诊室医生道格•麦古菲(Doug McGuff)所著的《身体的科学》(Body By Science)以及格林伯格常去的那家纽约健身中心的所有者弗雷德•哈恩(Fred Hahn)所著的《慢燃烧健身革命》(The Slow Burn Fitness Revolution)等书,介绍了通过非常缓慢的动作彻底锻炼多个肌肉群的科学原理。在实践中,高强度健身法通常包含5至6组练习,每组以极其缓慢的速 度重复5至6次,实际的负重练习时间仅15分钟左右。提倡高强度健身法的人中,有些(如麦古菲医生)认为,每周锻炼一次就已足够,而汉恩和其他人则倾向于 每周锻炼两次。

 

汉恩指出:“高强度抗阻力练习可以改善血压指标,提高血液中良性胆固醇的含量,降低甘油三酸酯水平,维持血糖浓度,并有助于提高胰岛素灵敏度;这种锻炼方法不仅可以增强肌肉力量,还可以提高肌肉耐力。”

 

麦格福医生则从医学角度指出了高强度健身法的益处。他指出,这套方法可以有助于消除“糖尿病、高血压、痛风和高胆固醇,以及久坐和食用快餐食品所导致的各种不良后果”。

 

虽 然各种健身风潮来了又去,但高强度健身法是少有的倡导人们减少实际锻炼时间的方法。铁杆健身迷们质疑这套方法是否真的比数小时的健身更为有效,汉 恩等支持这套方法的人则表示,如果花费更少的健身时间就能取得这么出色的效果,又有什么必要花那么长时间锻炼来增强肌肉呢?支持者们还指出,不论进行多少 运动,每个人的强壮程度或者个体肌肉增大的程度都有一个由基因决定的上限。

 

与 人们的直观感受或许相反的是,高强度健身法在欧洲人中似乎比在热衷于健身的美国人中更受欢迎。大约10年前,高强度健身法曾在美国短暂地流行过一 阵子,随后便逐渐不再出现在杂志封面上。麦格福医生认为,部分原因在于,近期支持高强度健身法的科学研究成果主要来自欧洲和加拿大的大学。

 

麦古菲医生补充道:“我认为还有一个原因是欧洲人没有北美人那种‘越多越好’的观念。我们的健身理念永远是锻炼时间越长越好、强度越大越好。我认为,这使得民众更倾向于对一套将控制健身时长和频率作为取得效果途径之一的健身模式持非常怀疑的态度。”
虽然高强度健身可以用杠铃甚至身体本身的重量为负重,但绝大多数专门提供这种训练的健身房使用由琼斯发明的“鹦鹉螺”或Med-X等牌子的健身器 械。这是由于用尽全力推举一个未被固定的重物可能造成危险。这些器械在多个关节点配有旋转式设计,可以同时活动多个肌肉群,进而缩短了健身总时间。
至少在初始阶段,高强度健身法包括一套被称为“五大类”的训练——即坐姿划船、推胸训练、下拉训练、推肩训练和蹬腿训练五组,每组训练做1分半左 右。麦古菲医生表示,他只做三组训练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前提是这些动作必须以极慢的速度完成并且用尽全力,之后辅以几天的恢复性休息。
虽然十五分钟似乎不足以彻底锻炼一次,但本文记者在尝试后发现效果非常明显,并在之后的一整天都感到肌肉非常酸痛。
一些公司已经开始利用这套健身方法吸引商务人士成为自己的客户,总部位于苏黎世的基泽健身(Kieser Training)就是其中之一。该集团在欧洲和亚洲成立了多家高强度健身中心。
基 泽健身伦敦肯顿集市(Camden Town)店负责人、德国人马塞尔•哈斯特斯(Marcel Haasters)表示:“我们的目标客户是希望认真锻炼的中年企业高管。健身房里不放音乐,墙上不装镜子,也不设果汁吧。我们这里不是为典型的健身房用 户设计的,而是为不喜欢健身房的人设计的。”
基泽对于经常出差的企业高管来说很有吸引力,从瑞士苏黎世到澳大利亚,到处都有基泽 的健身房。花费580英镑办理年卡之后,就可以在出差的时候去当 地的任何一家基泽健身房。基泽健身房使用的特制器械,由已故的阿瑟•琼斯旗下企业取得授权。该健身房还专门提供康复训练以及单纯的健身训练。
传 媒分析公司Screen Digest的电子游戏分析师史蒂文•贝利(Steven Bailey)住在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附近。他表示,自己已在基泽健身锻炼了三年,这也改变了他的生活。贝利说:“基泽非常适合像我这样不爱动并且终日伏案的人。在去基泽锻炼之 前,我通常在下午三点左右就感到精疲力竭,而现在我的精力充沛多了。”
基泽健身房里有一款器械格外引人注目,看起来就像是西班牙 宗教法庭上使用的刑具。一旦你坐上这台器械上并扣紧皮带,你的下半身和臀部就不能动了,这 台器械借此能够准确测出你下背部肌肉群的力量——整日伏案工作的企业高管这个部位通常比较薄弱。基泽的这台器械还有一个计算机数据库,可以将你的背部肌肉 力量与相同年龄段的其他人进行比较,并能够通过训练增强这一部位的肌肉。
阿拉斯泰尔•麦克莱伦(Alastair McLellan)6年前开始去基泽肯顿集市店健身,以缓解自己的背部问题。这位今年48岁的《健康服务期刊》(Health Service Journal)编辑表示:“每周仅一次的短时间训练能让我变得这么强壮多并解决我的背部问题,这很节约时间。这还使我有时间进行更多的运动——现在我几 乎每天都骑自行车上班。”
但高强度健身法的支持者们承认,虽然这套方法益处多多,但单凭这一套方法或其他任何一套健身计划,都不太可能帮助企业高管们消灭长年享用公司报销午餐带来的难看肚腩。要想消灭肚腩,改善饮食结构才是最重要的方法。
译者/马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