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女孩何莎莎


我不知道,如果没有拿到哥大每年2万多的offer,没有拿到联合国新闻部实习正式录取那句congratulation!我还有没有勇气写下这篇文章。我只知道,今晚,2011年1月24号,走在纽约116街上,天黑沉沉地像一床厚重地让人窒
息 的天鹅绒一般,铺天盖地都是冷空气里让人不寒而栗的阴郁,而professor 的一句话:“You have very impressive personal statement and outstanding academic achievements, we have no reason to reject you.”让我觉得,四周黑压压的楼里闪耀着全是彩色的光芒,我只知道,从此,我不会再迷路了。 等这句congratulation!
You have been accepted,已经太久太久了,久到当它缤纷而至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勇气发些什么帖子到太傻寄托汇报,只在这里,写下自己的心路。

毕业那年,我迷失了自己。输得一无所有。自尊,前途,爱情,事业,眼看着他们一点一点从我手中走掉。
为 了和EX在一起,我放弃了到手的保研,工作也不好好找,随便在天津塘沽环球雅思混了下来。我没有脸见同学,只是知道,在倒数第二次全年级聚会上,同学们有 去哥大读education的,有拿全奖去威斯康星读communication的,有去法国巴黎高商读经济的,有去外交部的,有保研的,有考研的。。。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席间每位同学都畅谈未来,问到我时,我手颤抖着握着酒杯,对我的老师,教了我两年的精读老师,看着我精读一路年级第一的老师说,我人 生最大的理想,是成为我们班里最早结婚的人。我看到老师的眼里,全是失望,全是失望。我使劲灌醉自己,企图在酒精的作用下忘记自己的失败。最后一次全班聚 会,我没有去。再后来,一个小三出现了,她轻而易举地抢走了和我一起快5年的男朋友。

没有认识我现在的老公之前,我是个懦弱而且虚荣到极点的女人。我的托业当年接近满分,但是我去连保洁的二面都没有去,因为我当时的男朋友告诉我,一个读书(他在我放弃保研后自己保研了),一个工作,是不可能长久的。我知道我自己很喜欢读书,可是我却没有
勇 气去考研,从小到大都是保送的我不允许自己参加升学考试,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侮辱。于是,我什么都没有,我不敢和家里说这些事情,只好欺骗家里说我在南开读 研究生,其实我没有。懦弱和虚荣让我只能在自我麻醉和欺骗家人中获得一丝丝生存下去的勇气,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想过死。走在天津车水马龙的路上,我不止 一次地想到,要是车撞死我就好了,我就不用那么痛苦了。洗澡的时候,水龙头的水冲刷着我的泪水,我试图回想我过去几年都做过什么,但是除了虚荣和欺骗,我 什么都没有。睡觉的时候,总是做噩梦,总是梦到全班人一起去看电影,看着看着,全班人都消失了,只剩下我一个,我不知道他们都去了哪里,耳朵里总是有个声 音,你在哪所学校啊。到现在为止,我已经不恨EX了,都是我当时自己不去争取的后果,怨不得别人,这个社会就是那么现实。

我终于明白,从前师姐语重心长的一句话,不要为一个男人放弃自己委曲求全,因为很多时候,你委屈也不能求全。可惜,我明白的太晚了。机会就是这样,你不去争取,他一定会走掉,学业,事业,即便男人,也是如此。没有什么东西,注定是一辈子属于你的。

在 环球雅思我也不好好教书,虽然我和学生们的关系都很好,我们课间一起吃饭,甚至下了课会有学生用自行车带我回宿舍,结课的时候,一个男学生送给我一本他写 的书,扉页上写道,给我最喜欢的莎莎老师,你在我心里永远是那个最棒的firstsha。后来,那个学生去了剑桥。我满是伤心,我们都是同龄人啊,都是大 三大四要飞向世界各地展露拳脚的同龄人啊。可是我就这样,一天天看着我的学生飞走了,飞到LSE,飞到剑桥牛津帝国理工,飞到悉尼墨尔本,而我,还在原地 不动,甚至一直在倒退。终于有一天,我无法在课堂上激情洋溢的说着那些雅思写作,阅读,看着我的学生一个个远走高飞,辞去了环雅每个月近万的工作,暗自伤 神回家复习GRE去了。此刻,我觉得,我被世界抛弃了。

太抑郁了写的我,休息一下再写吧,每次提到往事就像把自己的伤疤一块一块揭下来,而伤疤里,满是流脓的血水。天知道,我敲打这些字时候还在哭。

试图使自己平静下来,从过去的悲痛沉浸中清醒回来,才发现,过去,全是噩梦。既然起了个头,我就接着往下写吧,算是对自己毕业这几年的一个交代。

毕业那年,我成了无业青年,天天蹲在家里啃红宝书。那时候,红宝书对于我,丝毫没有任何痛苦,因为,当一个东西成为你全部希望的时候,它就不会再是痛苦。我找了一份自由翻译的工作,不用去上班也能挣到一些钱。你知道的,个体公司的老板都很黑,我没有签署
劳 工合同,翻译1000字大概是30还是40元左右,我翻译得很快,质量在那些廉价的翻译公司招聘的人里自然是最好的,所以,老板把所有文科的翻译都分给我 一个人做,有些时候,还能偶尔拿到一些化工涂料的翻译,一个月大概4000多。当时非常感谢老板,天天给人不分昼夜地翻译,因为我要赶进度,还要分出一段 时间出来复习GRE。那段时间,每天大概能睡3个小时左右。后来才知道,老板很黑心,一个和我一起考GRE后来我还采访过他的人(现在是上外的研究生)当 时采访的帖子在这里,关于文科考GRE的http://www.taisha.org/bbs/viewthread.php?tid=1163050&highlight=+firstsha说,上海那边最普通的翻译是70元每千字,如果是专业化工的,至少是90元以上。

再 后来,10G分数出来,复习了三个多月的我考了Verbal 660 AW 5.5。再后来,太傻GRE的总版主wbavw(贝壳)邀请我当GRE版的斑竹。于是,我在太傻G版度过迄今为止难忘的一段岁月,认识了很多迄今还在联系 的朋友。于是,我写下了从verbal到AW
到备考进度的很多帖子,http://www.taisha.org/bbs/search.php?searchid=1485623&orderby=lastpost&ascdesc=desc&searchsubmit=yes

于 是,我组织了一个早起鸟和熬夜虫备考俱乐部,两个俱乐部加起来,大概有500人,于是从08年12月到09年8月,我当版主这一年,我见证了GRE版的巅 峰。每天的浏览量比寄托还要高出两倍多。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不管从前还是现在,太傻GRE版远远没有我当斑竹时候的辉煌。毕竟,当斑竹也是一个将心比心的 活,我敢说,很少有版主像我这样,真心真意的去鼓励别人,而不是仅仅冷冰冰一句加油一个加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只有真正经历过失败的人,才会深入骨髓 的去理解,那些同样在生活中挣扎期待有一天破茧而出的人的心情。因为,他们的痛楚,我都知道,真的。

可是,firstsha每天 在安慰别人在努力给别人打气的时候,谁曾真正关心过她呢?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怜悯,更不需要别人的膜拜,因为,我清楚地知道,那时候的我,还是那个一无 所有只有一个GRE的可怜虫。别人越是崇拜我,我越是难受,因为这些人,过了不久就会转到美申版,再过不久,就会远走高飞了,就和我那些学生一样,统统不 见了。每天我的邮箱里都是那些让我修改AW问我如何复习的人,很少有人问我过的开心不开心。更多的时候,你替别人改完AW或者回答完别人很长的问题,得到 的仅仅是一句哦,连一声谢谢,都没有,而已。但是,我还是坚持当了一整年的斑竹,仅仅因为答应了我最好的朋友贝壳,亦或者,仅仅是因为在网上满足我那点幻 想中的firstsha,找到一丝丝做人尊严的假想,而已。

可是渐渐的,太傻带给我的失落大于快乐,我知道,这时候,我要离开太傻了。

那 时候,我一直从自己的情绪中走不出来,也没有人开导过我,很多话也不敢和别人说。人家会说,你都那么高GRE了,还在抱怨,那我们怎么办啊??敏感的我开 始多疑起来,尤其是我09年又考了一次GRE之后,那时候,我的verbal在国内考的接近满分760,AW 考了5,可是,可是,我一看到网上有帖子这样说:“GRE算个屁,你要知道,有很多人,考了1500也出不去,一些人,1100 也能出去”,我的眼泪就在流,我觉得那是在说我。

有人说,失败很容易产生变态的心理。我想,那时候我多半是神经病加变态吧。

你 也许会说,你是南开毕业,也不算差学校,你有很高的GRE和很好的GPA,别人能出去,你为什么不能呢?是的,如果没有奖学金,我是去不了美国的。因为我 之前欺骗过家人,我只能申请到全奖的PhD,才能瞒天过海。我很想很想告诉我的爸爸,对不起,你的女儿骗了你,我毕业后根本没有找正式工作和读研究生。我 该死。可是话到嘴边,我没说。我的爸爸,因为年轻时候不分昼夜地打三份工,改革开放后又投身下海,早就烙下一身的病,最要紧的,还要高血压,严重的时 候,200多度,我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只好一直瞒下去。

可是我想,在今天我拿到哥大和联合国的offer的时候,那个放在我心里多年的包袱,那个沉重地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的谎言,终于可以告诉我的父母了。

题记:昨晚我写完(1),(2)后已经是美国深夜三点多了,所以很快就昏沉沉睡过去了。今早起来,发现信箱里多了很多信。很感谢看我博客的人们,谢谢把你们自己的故事分享给我,我看了以后,心情真的很沉重。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你们,因为我知道,一句表面的
加 油,你一定能坚持下去这样的话,看起来很美,但是,在现实的铜墙铁壁下轻轻一碰,就碎了。如果真要我说些什么的话,我只想告诉你们,人生的很多痛苦,需要 你自己一个人去忍受。漫漫长夜后才是一点点的曙光,可是在这个曙光来临之前,那些狰狞满目的疼痛,那些自我折磨的挣扎,都需要你,自己,一个人去品尝。
马云有句话说:“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是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的太阳。”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如果现实不残酷,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等不到胜利的微弱光芒来临前就死掉了。

我并非想成为什么人的楷模,因为,我真的无法给你们加油。能救自己的,只有你。姐姐告诉我说,“所以,你感动了,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相信我能做到的,你也可以,甚至做得更好。”同样的话,送给你们。

我 的本科是南开英语专业的,这个可以说是一个很尴尬的专业。当然你也可以说是很flexible的专业,因为你什么都可以申请,MBA,金融,会计,管理, 比较文学,英美文学,语言学,TESOL,对外汉语,中文教育,新闻,传媒,教育,心理,社会学,艺术史,social work。。。还有很多种可能。但是拿奖的可能性很小很小。仅因为你是英语专业,所以在出国的时候等于没有专业,为什么呢?英语专业最主干的课程英美文 学,语言学在国内都是大三到大四上学期开设,三个学期你能学的什么东西呢?再有,国内各大高校的英美文学,其实是英美文学史,理论很少,多是抽丝剥茧,迷 离破碎的的文学选读和笼统的各流派历史。比起美国本科生从大一开始每周几本书的看,四年下来人家戏剧,小说,历史,哲学各看几百本,说实话,你拿什么和别 人拼呢?仅因为你是英语专业,所以即便你GRE 1500+, IBT 110+,别人看来也是稀松平常的。这个念头,去美国英国并非难事。拿个AD 很容易,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GPA 70大几,GT都双低的人都拿到AD了。但是,这些门槛低并非美国英国教育的诟病,因为他们是宽进严出的。换一句话之,你即使很低的门槛进去,也未必能毕 业,真正的牛校是不会让水项目录取的人轻松毕业去砸他们的牌子的。声誉,在英美国家很重要。

08年的时候,因为看了一篇帖子http://www.taisha.org/bbs/thread-1105694-1-1.html

(在我帖子的二楼,一开始,我看一次哭一次,再后来,已经能背下来了)

帖 子里的那个姐姐,也是历经磨难最后才去到那里的,她先是在一个普通高校读本科,然后去了北大读研究 生,接着申请DartmouthCollege(就是曾子墨的母校)读英美文学的研究生,然后最后才申请到普林的全奖PhD。你想想,大学4年,北大三 年,Dartmouth
三年,普林大概要7-8年,甚至10年,才能走完一个比较文学的路。你可以说,一个女人的青春都逝去了之类的话,没错, 一个女人搭进去了最少14年的青春。但是读比较文学就是她的梦想,我们干什么事情,不管你是进华尔街,进律师所,公务员,出国读master,读PhD, 考研,青春不是在逝去呢?青春逝去没有什么可悲可叹的,在有生之年因为自己的懦弱没有拼尽全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才是可怜之人。

那 个时候,只有北大那个姐姐的帖子,和两部电影,一直在激励着我,一部是Homeless to Harvard, 一部是ThePursuit of Happiness,在我最失落的时候一直鼓励着我。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普林吗?当我进入他们家的主页,看到赫然的这样一句话(我直译),我们不会让任何 一个进入普林的人因为经济的窘迫失去上学的权利。在普林斯顿,不存在自费的情况,所有的人都是奖学金学费全免。老公和我说,如果你真要能力,就去申请普 林,像普林哈佛这样的学校,专门收容那些在生活边缘挣扎的精英。

姐姐说:“走路的时候,坐车的时候,挂耳机听春秋笔法的《罗马帝 国衰亡史》,经常就笑起来。收的那么多法语意大利语资料,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在图书馆上自习的时候,对照书,听《神曲》的朗诵,对理解和记忆是莫大的帮 助。在修《约婚夫妇》的课,对照听过几次,曼佐尼可比雨果,好久不读这种伟大的欧洲小说了,惊喜。走在漫天大雪里,耳边回响着意大利文的朗诵,保罗的书 信,劝善劝信,优美有力,真给人一种不可阻挡的信心。”
我一下子就沉醉了,多么美的意境啊。我是多么想在普林的树林下看书,感受那份古朴与世隔绝的美好,没有尘世的熙熙攘攘,有的,只是不含任何杂质的自己。

可惜,当我拿到自己的GRE成绩时候,却再也鼓不起勇气申请普林。因为,她在我眼里,还太高太远,我还够不到。

也 许是老天开始可怜我了,在09年7月6号给了我一个巨大的礼物,这个礼物,从天降临,从此彻底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我时常在想,如果没有遇到他,我不会有 今天。09年2月份的某一天,未名湖BBS砸开了锅,原因是一个北大化学系的男生,手握普林斯顿,加州理工,哈佛,芝加哥的牛校全奖offer,却挥挥手 放弃了,去了一个叫做洛克菲勒的大学。这所大学,在生物圈里赫赫有名,在太傻上传闻从来不招中国学生。但是,他却用自己的行动打破了这一谣言,成为洛克菲 勒近好多年内屈指可数的中国大陆来的PhD。后来,好事的人把他在未名BBS的帖子发到太傻,很多人对他进行人肉搜索。再后来,也是贝壳的邀请,他把自己 的申请帖子发到太傻http://www.taisha.org/bbs/thread-1189199-1-2.html

很多人对他膜拜得不行,再后来,这个人,成为了我现在的男朋友。

我 的男朋友对我最大的影响是,他是一个非常push 非常有毅力的人。用他自己的话说,哪怕只有1%的希望,也要用100%的努力去争取。他的本科是北大化学系的,毕业后没有直接出国,跑到清华生物做了一年 technician,从化学到生物,从北大到清华实验室的转化,很多东西需要从头开始。但是他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个from scratch的过程,实现了飞跃。

如果一个人在很顺利的时候,周围人蜂拥而上追捧她,喜欢她,这不算什么。可是,在我最落魄的时候,那么牛的他却不因为我们俩背景上的差距嫌弃我,反而投入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把我一点点从自暴自弃的边缘拉回来。感动,因为心里的温暖不在那么血肉模糊。一个
女人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我想,没有什么比这样的事情更幸福的了。

09 年8月底,他出国了,那时候,我们刚刚开始不到两个月。我们就要开始传说中分手率极高变数极大的异国恋了。等待,在时间的指缝中掩面扑来,空气里都是怨气 的蒸腾。一个人走到大街上,看着满街的情侣双手紧扣,而你,只能紧握着手机,告诉自己,幸福就在当手机铃声响起时那个不显示电话号码的电话。一个人哭,一 个人笑。一个人坚强,当思念实在无法承受的时候,只能通过博客的边边角角写下自己的心情。时差13个小时,为了能在skype上视频,我们两个,一个改为 美国作息时间,晚上8点开始睡觉,深夜1点多爬起来,读书,挂skype,一个熬夜到凌晨6点,才昏昏沉沉睡去,这样能基本保证差不多20个小时能够随时 联系上的。

这样的日子,我们持续了一年零5个月,以10年12月11号我来到纽约的时候,痛苦才宣告结束。

当年我申请联合国实习的时候,因为正好掐在了截止的时间,是他,连续两天陪我申请联合国,填写那些繁 琐的表格,给我的PS提出了中肯的意见,改了又改,几经定稿。从PS
到 工作的description,每项工作各写1000-3000字,到两天内看完一本书并根据书里的要点加进自己的PS,到四处找教授写推荐信,校园里四 处乱逛上串下跳开在读证明,这一切,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在我按时上课的情况下。两天两夜不休不眠终于完成了申请,于是,有了据传说3万个申请者里挑出 200个的offer。

申请哥大的时候,老公逼着我在11月21号提交(我是申请的心理学方向的一个分支),老公帮我去哥大陶 瓷,联系教授,没有专业背景的我被迫在两个多月内抱着大头部的书看,到处找institute做实习,collectdata,每周要commute 来回4个多小时跑去很远的地方实习,再昏沉沉的回去写PS,后来,我实习的institute主管,也是哥大毕业的PhD 亲自给我写了推荐信。 再后来,在我签证前的4天,哥大教授给我发来了本土face-to-face invitation
letter,再后来,有了长达1个半小时的 面试,再后来,我开始跟着在读学生去实习去旁听,然后,在11年1月24号的时候,终于等来了那句congratulation。我成了program里 那么多年来第二个从中国大陆来的学生。整个11月,是我觉得10年里最长的一个月,每天不到4小时的睡眠,加上长途的实习commute,我养成了随时都 能睡着的习惯。在bus上,在subway上,甚至在校园饭堂里等餐的时候,我都能睡着。

当我去香港的时候,一共有5个人说要和 我一起申请美国,当我11月提交完申请后,发现其他的人选择了放弃。就这样,从8月29日到12月11日,没有在香港读完学位的我实现了巨大的跳跃。也 许,这个跳跃并不全是四个月的努力,更多的,是来自过去的积累,过去那些不被承认的卑微的积累,在某个时刻,它就爆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当我和教授说,我在 大三的时候,就可以去教在职的MBA,承担着让很多当时是博士的人吓得脚软的全天不间断课堂翻译加课后辅导,当我和教授说,在我大二的时候,我就作为最小 的学生去给亚欧的财政做翻译,在有两个学位的情况下还能英语专业功课都是90多分,当我和教授说,我为了我当年的普林的文学梦,曾一个人在有翻译艰巨的工 作下天天只睡三个小时考了一个很高的GRE分数,当我和教授说,我每周都要commute很远的路跑去实习,我能把你教课的教材内容告诉你,虽然我没有学 过,我就呆在纽约了,开学前我可以一直旁听,我学东西很快,我看到的,是教授眼里激动的神情。You are quite competitive!
这是一个多小时面试后他亲口告诉我的,12月13号那天,其实我就知道,我一定能被哥大录取了。Resilience这个词,在弹跳起来的瞬间,是多么的沉重。

因为老公在纽约,所以我只能申请纽约的学校,当时的选择有三所 NYU,CU 和CUNY。

第一所,是Gossip Girl
里拍摄的学校,连美国本土的学生都非常喜欢申请。但是,一次次询问,得到的是几乎不可能给International Student半毛钱的消息。于是,我放弃了。

第三所,是一所排名在200名后所谓的烂校。但是它是纽约的地头蛇,传说是纽约中穷人的哈佛,从里面毕业的人就业率很高。但是,当我看到它家不仅排名低,而且对国际学生吝啬且区分对待时,我也放弃了。

整个申请,别人都是申请了10多所学校,我只申请了哥大这一所,我的心里只有哥大。老公说如果哥大不要我,那我就和他一起去普林住,然后来年再申请。我抓住每个机会在祈祷,当我睫毛掉的时候,我抓住它,心里默念,让我去哥大吧(据说从掉下来的睫毛如果你
对它许愿它会帮你实现)。当我去基督教做礼拜的时候,我对主说,求你保佑我去哥大吧。每个旭日刚从海边升起的早上,我对太阳说,你保佑我去哥大吧(因为狮子座的守护神是太阳),也许,主听到了我的呼唤,于是,他让我来到了哥大。

2月7号就要去实习了,也许,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一段时间来沉淀自己的那些小情绪了。雨天,总希望阴云密布是大雨来临前的终结,可是,雨滴无法控制自己下落的速度,铺天盖地的都是雨。你的手掌那么小,那么小,无从抵抗,无力回击,只是知道,天晴之后,我
们还是要摸爬滚打继续上路的。

写 下(1)(2)(3)(4)后,我突然发现,我把自己描写的太过于英雄主义了,你知道的,语言总是带有很多粉饰性。文字,情调,感官,触觉被压抑在短短 1000多字里,扎在肉里,略过了很多想放弃的犹豫不决,I will never give up,天晓得这句话说出来时候,带有多少要give up的怯懦和挣扎。略过了多少蔑视的眼神,嘲笑的言语,这几天,一遍又一遍听信乐团的《海阔天空》,五味陈杂。期间无数次涌起一个邪恶的念头,冲动地想联 系一些人,大声对他们说,“谢谢你当初看轻我,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如此讽刺我,可是今天我要告诉你,我已经站起来了,把你甩得远远的了,未来的我会一直很 好,请你看好了!!!”可是,他们又去了哪里了呢?我发现,过往的很多怒气,委屈,不舍,犹豫,随着我一再的更换博客,早就从我头脑里消失殆尽了,我和某 人,某某人,某人的某人也不再有关了。只是,不经意想起来,还是会很疼,就像刀,一刀,一刀又一刀划到你的心里,一下,两下,三下。。。但是,我相信自己 总有一天会全部忘记的,揪着不放和你不再相干的人,干什么呢?多少你觉得刻骨铭心的,早就刻着别人的骨铭着别人的心了;多少你觉得永远不会淡忘的,也在生 活的打磨下渐行渐远了。当时间,不再是残忍的利器,我想,我也就真正释然了,而现在握着我的手的人,才是需要我专心对待,生活一辈子的人。

既是总结,还是不要那么煽情。我把我能想到的一些因素一点点回忆起来,作为这次总结的完结篇吧。(虽然我还想写下去)

1.
永远要知道自己下一个时刻在干什么,能干什么。

从 前在香港的时候,每次和男朋友撕心裂肺地吵架,我总是会绝望地说:“我真的不知道一年后我会在哪里,变数那么大,人心说变就变。”其他的话我记不清了,只 是记得他对我吼过的一句话,你今天之所以落到这个地步,就是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一年后会在哪里。我觉得我毕业后之所以荒废了那些年,就是因为我对未来没有全 局的把握。生活,早就不在是小时候,只要按部就班的写作业,做卷子,就能考好,就能升学,就能买新书包和新文具。老天是如此苛刻,你只不过稍微打了一个 盹,几年就这样荒废过去了。

我记得以前kizenliang在太傻说过一句话,记忆很深,他说:“大一的时候,我觉得只要努力,就能成功,现在我觉得,只有有方向的努力,才会成功。”如果,我从大二就知道,自己并
不 喜欢金融,就不会为了虚荣修了双学位(那个时候,修到国贸的双学位必须需要本学位学分绩至少88分以上才可以争取到名额),大学四年,花在微积分,线性代 数,宏观微观上时间不少,而不管我如何做陈文灯的数学,高数仅仅是70分。修了个双学位,除了给我带来外人看来很耀眼的资格,剩下的,就是考前鸡飞狗跳的 熬夜复习,平时四处奔波上很多课,学着自己并不擅长而且很痛苦的学科,成绩单上,只有将将能过的成绩而已。What if,我没有为了虚荣去修双学位,而把那些时间用来看大量的英美小说,诗歌,戏剧,西方文艺理论,每年几百本的看,我也许今天早就在普林的树林下看书了。
为了一个虚名荒废了大量的时间,放弃了本来可以实现的理想,拿着那张薄薄的成绩单,它们无不讽刺的对我说:“无用功,无用功,无用功。。。

所 以,我想我最大的一个失败是,不知道长期(未来的2-3年)自己在哪里,能干什么。如果缺乏方向性,我们就像刘瑜笔下的那块浮木,奴隶一般,随波逐流,毫 无意志。我觉得只有把所有的力量用在一个点上,才能集中突破,alternatives太多,反而不是什么好事。我申请美国的时候,老公切断了我所有的后 路,我12月就离开了香港,很可能香港的硕士学位就拿不到了,我也没有去找工作,只是申请了哥大。每次我想找后路,老公就吼我:“你已经没有任何时间可以 耽误了!”于是,我只能重新振作起来,逼着自己去奋斗。一个女人,对她来说,最宝贵的永远是时间,就是我们常说的青春。如果青春这段时间你耽误了自己,往 后要用多少年的奋斗才能原谅自己呢?

我申请联合国的实习,是因为它在下半个学期,要占用整个学期的时间用来在美国实习。中秋节申请那天,我对我一个南开的校友说,如果联合国要了我,香港的学位我不要了。他非常吃惊,觉得我太过于冒险。他并不知道,我的心全在美国,香港只是我另一个无方向性
的 无用功(事实证明,申请哥大时候我根本没有用到香港的经历)。有个朋友知道我的经历后,问我,真是后怕啊,What if,哥大和联合国同时据了我呢?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我的硬件虽然不错,但是绝对不是top0。2%,如果哥大把我拒了,那我就F2 来美国,在美国旁听哥大或者普林的课,跟着他们做无偿的volunteer,读大量的专业书,面对面死缠教授陶瓷,讲专业心得,把我的托福考地接近满分,
我把我能做的都做了,我想总有一天,教授会被我感动的,最后学校肯定还是会录取我的。我记得这样一句话,if you have nothing, you have nothing to lose.

那个时候的我,除了爱我的家人,朋友和我老公,就自身条件来说,就是have
nothing。对我而言,去美国,就是我唯一的退路。生活,不就是个赌博吗?在我的青春散场之前,即便我输得精光,我还有时间可以去积累。怕什么?

简 而言之,就是要对自己未来至少2年要有一个全局的计划,别告诉我计划赶不上变化。什么时候工作,考GRE,出国,心里都要有一个清清楚楚的 schedule,一个个deadline。缺少这个核心,planner上的日常完成事项不过是花花绿绿的遮掩而已。问问自己,我做的整个长远的计划, 是我真正想要的吗?是我真正喜欢的吗?我试着了解过它吗?这个2-3
年的计划,越早越好,最好从大一开始,就逼着自己逐渐在头脑里形成自己 2-3后会在哪里的前景。我老公对我说,他在高一的时候,就清楚地知道自己高中要参加奥林匹克化学竞赛,要靠竞赛保送北大,刚去北大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一 毕业就要出国,在美国完成他的research,可是,这些对未来的把握,我是直到10年下半年刚刚开始模糊形成,浪费了多少年!?来到美国后,我发现这 个学术圈里的精英,都是对自己人生每一步该怎么走有一个很清楚的calculation,他们在2年前,就能很清楚的预计到自己以后要去哪个学校,申请哪 些实习,发几篇paper,如果,人生,也如数学一般要精准计算,能避免多少无用功?

天啊,什么时候才能写完。。。我本来以为肯定能写完 FT!

待不待续完暂定吧,寒死我了,我太能捣鼓了。。。很多时候觉得我自己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啊。。。

PS, 刚才一个PhD学姐对我说,我现在最应该做的是. Spend lots of time with your family and friends because you won’t have much time for anything other than
work and study next year.

我顿时感到一阵眼黑。。。

2 月5日更新1:我之所以只在香港读了不到4个月的原因,除了因为我不喜欢不习惯香港的master教育外,更多的原因是因为我想尽快结束异国恋,结束那段 每天撕心裂肺和老公吵架的日子。因为我呆的时间很短,除了在图书馆准备申请,其他的我真的不清楚。所以,以后有关申请香港master的问题,我将不再回 信。谢谢理解。另外,我没有说香港的授课型教育很差,只是它不适合走学术这条路。更多的消息,我觉得最后问那些曾在香港呆过,读过书的人,不要轻信寄托港 版上说的,我很负责的告诉你,很多信息都是片面的。

2月5日 更新2:关于一定要去美国的原因:

我转诉一个北大学长的话,也是我想说的,给同样想进学术圈的你(仅供参考):”有
个 高中学长北大中文毕业,去了UC-Berkeley读博,搞东晋文学文化;当年我很幼稚地问他研究中文为什么要去美国,他笑得很惨淡。中国啊,出去混的都 大把大把的赚钱了,留下读博的都赤贫了,一个月给300块钱也好意思叫奖学金的。所以去美国啊,只要你优秀,奖学金大把大把的拿,就算不发财也饿不着你, 也不用出去打小工卖苦力,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啊……其实我们比那些学金融、法律、医学的人要其低多了,不要你给我很多钱,有个安稳的生活就可以了。毕业几年 同学聚会,不求像别人那样炫富,但也不能穷得像个叫花子啊!这点要求国内都做不到,谁还留下?除非疯了。。。上外小语种的研究生几年硕博读下来没有几天待 在学校的,全部出去做翻译赚钱了,真不知道研究怎么搞的,论文怎么写的。。。哎~上中学的时候读安徒生《光荣的荆棘路》,就在想今天的这些人是不是还在走 荆棘路。。。看起来至少很多国家还是布满荆棘的。。。出来吧出来吧,别留着了,布拉赫不是说么?“处处都有天,我要什么别的东西呢?”——只要一个负责任 的学校,一个负责任的导师,一个好的学术环境,一座图书馆和一笔恰当的奖学金。足矣。’

我突然意识到,马上要过年了。在今后的很多年里,春节于我来说,只能是大洋彼岸无穷无尽对家人的思念,耳际萦绕的,“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行”背井离乡,就是留学的代价。

答 应了朋友的很多要写的博文,却一直没有动笔。比如,那篇搁置的关于二三四外学习心得,因为我自己没有做好,所以谈不上什么心得可言。心得,是一定要在真实 的环境下有感而发,学习西班牙语的任务在二月份一定要全部完成,这是我给自己的承诺。又比如,发了幸福学笔记1就再没有其他下文了,其实我之后又看了很多 公开课,做了很多笔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事情开了一个头就不想有结尾。还比如,2011年我的书架我的书,最近看了不少好书,刘瑜的《送你一颗子 弹》《民主的细节》,统计学的how to lie with
statistics,各种心理学的大众书籍。。。但是也没有整理。更要命的,还有我的申请总结,从25号到现在,拖了整整一个星期。

我不想为给谁谁或谁看而写,我只想说出我想说的话,也许不是那么成熟的观点。只是希望,这个博客最后不会落得如同之前的博客,不高兴了就删文,换域名,关闭,发觉人的逃避其实就是一种丢弃。当那些和过去有关的神经元被幸福的糖分溶解,你知道,即便你努力
去回想,再也找不回来了。这个博客从10年6月到现在,已经8个月,希望,我能一直坚持下去,记录自己曾经走过的每一段路。

今 天要谈的,是我香港的4个月不到的学习生涯。之前考虑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写,会不会又无意中伤害到谁或者谁弱小的心灵(鉴于我之前有些偏激的话,已经有人 发信给我说了),但是想来,还是写。写之前,我想说,1.我不是留学专家或者中介,我一个人的意见只是我的直观感受,还没有能力上升到点评的阶段,所以也 不用太过在意 2.我在香港不过4个月,而且由于自己的原因,不能很好地融入香港,个人的情况不尽相同。3.请勿将这篇转载到太傻或者寄托港版,谢谢,同时,我能说的我 会说,我不能公开说的请也别再刨根问底了。

我觉得我来香港,是个美丽的错误。香港是那么美,人们是那么善良,可是我去没有好好地去看她。

记 得我当时加了一个香港的群(授课型硕士,自费那种),群里唧唧咋咋,A 学**管理的,说:“我刚交了材料没多久,就拿了offer了(他们管自费的AD叫offer),六级还没有送呢”B说:“我只有四级啊,六级还没有过 呢,咋办?”然后过了几天,B在群里说她也有了offer。C 说群里有没有考GRE啊,D说考那个天书玩意儿干嘛?那都不是人考的。于是,我退群了。

开学了,English News Writing,满怀希望,听到的只是非常terrible 的Asian
English,真的很terrible。老师的港味口音很重,我一直都不习惯。期间,课堂上老师说了一句话,We will invite a veteran journalist to our class in the mid-term.
然后,周围就传开我们期中要来一个越南记者,于是,我沉默了。

课 是在晚上上,part time 和full time的学生一起上课。学生生源人大有两个,南开有三个,复旦有一个,北广有两个,其他的都是我没有听说过的学校(我很孤陋寡闻),整个班有80个人 (full time 加 part time),每个专业背景的都有。新闻系需要6.5的雅思就可以了(或者是6分,我忘记了),更多的系,是可以用四六级直接申请(理工科)。我发现,我和 一些人交流起来不是那么开心。

再后来,发现英文的课也能用中文presentation,再后来,我发现我彻底想走了,我根本不能融入这里的环境。那个时候,是9月末,刚到申请联合国的时候。

有一天在饭堂里,问一个同样来自南开的学**管理的校友,你甘心吗?他抿着嘴,说,‘不甘心,真的不甘心。要是有GRE,我干嘛来香港了。你知道吗,我发现我们学校在这里居然成了最好的学校。’我说,那你和我一起申请美国吧,我们不能再等了,岁月不饶人
啊。 他说,好。后来他说他要好好背GRE单词了,10月份的时候,他告诉我他打算只复习IBT申请加拿大,因为GRE没有时间准备了。11月份后,他和我说, 要不我直接申请学校的Mhpil(两年制的研究型硕士,有research的),等到12月11号我从香港离开到纽约,他和我说,都来不及准备了,要不找 工作吧。工作两三年再看看吧。

就这样,当时说要和我一起申请的一共有5个人,最后,只有我申请了。

如果 我多留几个月,会不会改观,毕竟了解一个地方,就像了解一个人的秉性,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磨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来到香港后,对美国的思念反而愈演 愈烈。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觉得我非要去美国,非要读top10 的学校,非要拿到奖学金不可,可是在那之后,我觉得,我有且唯一有这一条路。其他的路,对我而言,就是死路一条。

下面一些是我对 读以香港为跳板申请美国的一些思考,仅供参考吧。我个人认为,如果是想以香港为跳板去美国,她看上去很美,其实不然。香港的授课型硕士是一年(其实上课的 时间是从9月到12月,1月到5月,一共7个月,学费8-10万港币一年,一共8-9门课,每门课1万多港币,每周一次课)。

1. 首先,不得不承认,语言问题是最大的障碍。如果想毕业之后直接去到美国,必须在读硕士的第一个学期完成申请,而如果之前你没有GRE,IBT成绩,你必须 在圣诞节前考完GT,弄完PS,陶瓷,而且你申请的时候,香港这边的成绩单还没有出来,根本不具备说服力。如果不是在第一个学期申请,那就要等毕业后在弄 这些,可是毕业后你又要工作(除非蹲在家里接着不工作专心申请),工作后的环境很难比你在学校期间更能弄好申请。所以,想以香港为背景毕业后直接走人的, 时间会紧得让人想尖叫。当然,如果你毕业后工作几年再申请,也是很好的选择。我说的那些是一定要尽快去美国的申请者而言的。

2. 第二,面试的时候,我和教授说,我不打算继续在香港读master了。教授说,他根本不看重一年制的master,更看重的是本科或者相关的工作或者 research经验(当然,只是面试我的教授,sample过小,仅供参考)。所以,从我面试的经验来看,本科的积累很重 要,GPA,GT,research,相关实习,都是决定性的因素。专业GPA的rank 很高的话(前三吧),是非常有优势的,所以专业的GPA 一定要单独拿出来,整理成excel文档做成explanation。

3. 就申请美国来说,本土face-to-face的面试对申请有很大的作用。Face-to-face的面试,一般情况下,有参与直接录取你的教授,还有马 上要毕业的phd学生一起,3-4个人,时间1个半小时,各种问题,专业非专业。考察的是绝对是你的英语实力和你能不能用英语来表达面临的问题。非常 challenge,当时我边装镇定其实一直紧张得要上厕所。

4. 关于申请,你也许听说的是,1200的GRE 就够了,1100的不也照样走了吗,90多分的IBT就行了,过线就好了,3.3 的GPA就凑合了。。。可是申请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申请者,和你申请同样一个学校的申请者,他们的GRE是1400+ IBT是105+,GPA
3.8+ 这个时候,你就会非常没有底了。我只是想说,把握好申请的每一个环节,看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才是一个不留遗憾的申请。世界上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本来你努力就能得到的东西,因为自己的懈怠而失去了机会。

到此,我的申请总结就全部写完了。我不想再说什么煽情的话,只是我的家人们,朋友们,一路陪我走过来的人,这的对你们说声谢谢。你们懂的。

有几本书,对我影响很大,想推荐大家看一下

1. The road less travelled (少有人走的路),我在爱问知识人的共享区下的电子书

2. 刘瑜《送你一颗子弹》,这是她留学多年的感想,很有质感的文字。

有一个演讲,看了不下30次,Steve Jobs
谈死前人生,是他在2005年Stanford毕业典礼上的演讲。永远记得他说过的话,Your time is limited, so don’t waste it living someone else’s life. Don’t be trapped by
dogma — which is living with the results of other people’s thinking. Don’t let the noise of others’ opinions drown out your own inner voice. And most important, 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heart and intuition. They somehow already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become. Everything else is secondary.

这是链接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C5nVXmPVgZg/

有个关于申请的技术类型的帖子,我觉得写的很好,很有价值,原作者说了很多我想整理的关于申请要注意的事项,我就不再重复了。

这是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36683f0100ivjf.htm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