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貌焦躁症


你所有的不成功、所有的不开心,都只是因为你不够漂亮而已。——对于女人,我们的男权社会如是说。

当我在东京新宿买下第一瓶号称法国 有机的Melvita洗面乳和号称日本夏日销量之冠的Melvita玫瑰水之后,用到在它还剩下三分之二的时候又忍不住在HK的DFS拿下了一罐味道清新 可以干洗的Origins,用了一点点,再度不满足于其单纯没有卸妆功能,于是再转战ALBION,又是一罐粉白色鲜嫩的卸妆洁面乳。当然,卸妆之后,还 要配上一块DHC的橄榄油混合蜂蜜的洁面皂才算完美——一点点水油平衡。

你以为这就算完了?女人的世界没有这么简单。各种产品当然也要随着 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地域环境变化。用到春天为止的Kiehl’s蓝色补水装,只是因为它在夏天做不到控油,就一定要换上一套绿色系的绿茶或者薄荷元素。到 了秋天天气冷起来,皮肤需要更多滋润,Kiehl’s的高保湿是理所当然的选择。再冷一点的时候,一定要患上足够浓稠的TFS金盏花水和乳 液,Kiehl’s的深海滋润系列也不错。

晚上十一点准时给贝恩·赵发去今天的读书笔记的照片,她回复说:“嘿!读书笔记旁边,看到了面膜!”我说:“男人,晚上看报纸做抠脚大汉就行了。女人,大略是睡前读华尔街日报也一定要顶着一张面膜的主。”

曾 几何时,我也开始学会看时尚杂志了。日系的《瑞丽》、《米娜》、《昕薇》,欧美的《Vogue》《Cosmopolitan》和《悦己》,我承认最开始是 抱着一种“那些花20块钱买回一大堆无聊广告和‘物化女性思想’的傻瓜到底在看的是什么东西?”但后来,后来,我怎么也渐渐知道每个季度的品牌主推的是哪 一款产品?怎么也渐渐会路过商场止步想去试试看?怎么也学会了在淘宝上搜索:“森女系,小清新,衬衫”?

而在我做这些之前,我抱着一堆社会学的书,在课堂上讲述女性如何被物化,讲述消费社会如何创造无穷无尽的欲求将人捆绑其中。我们可以在学术讨论中从自己的社会身份里退后一步,尽情旁观,但下课铃响,走出教室走出图书馆,我们还是生存于这社会中,真真切切。

一个女人首先是被她的外貌定义的。这是几乎所有社会生活都会教给女人们或是女孩们的第一件事情。

凡 是有两个男人以上的聚会,无论旁边有多少女性在场,男人们一定会开始评论其他女性的外貌。“是的,A的身材超正!腿长腰细,可惜是脸不够小。”“你居然会 觉得B是美女?她很丑好吗,比例不够协调,鼻子不够高,她还没有C漂亮。”如果男士们对你很直白,那么他们多半会正气凛然地告诉你:“你的腰有点粗,要减 减肥咯!”“你手臂的毛太多了…………”

似乎从小开始,这种“美女评论”就成为了社交生活中的一种自然现象——是全球男子跨 越年龄跨越种族跨越一切界限的共同行为习惯。似乎男人天生有资格去评价所有女人的美丑,无论他们自身的美丑。这一度令我困惑,难道男孩子们的家中,都是没 有镜子的么?谁给他们权力去这样肆无忌惮地评论女孩子的外表?或许,一位满脸青春痘月球表面的大叔相貌的男子,也只能通过嘲笑姑娘的皮肤不好来获得优越感 吧。

毫无疑问,尽管在场的姑娘不会被评论,这些话听得多了,也会渐渐在听者心中,形成某种社会压力。男人们喜欢什么样的——譬如清纯的、直 发的、瘦的,不喜欢什么样的——譬如胖一点的、黑丝的,这些标准逐渐会转移成大多数姑娘心中的一种模糊的社会界定:我应该是什么样的,不应该是什么样的。

我 忘记是哪位学者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当男人们在从事创造和生产的劳动时,他们谈论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社会的种种大事,并且主导了整个社会生产资源 的产生和分配时。他们巧妙地把聪明的女人们困在了对自己外貌的极端关注上,她们用成天的时间去关注衣服上的一条蕾丝、高跟鞋之间2cm的差别和头发上的几 条分叉或是一个小卷,从而让她们成为一种被欣赏的附属品,而难以参与到生产资料的产生和分配中去。”

一个女人首先是被她的外貌定义的,其次,越是关注自己的外貌,女人就可能越是不自信。

女 人关注外貌,一是以外貌征服男人,二则是职场女性需要好的外表来镇住场子。可惜外貌这东西,贬值快,竞争强度大。若非是倾国倾城的类型,几乎普通女孩子好 好打扮起来也都是差距并不大的水平。然而时光的流逝增加的是心灵美,却挡不住一波又一波水嫩青春的小姑娘的袭击。就像那个经典的华尔街投资者与一个想嫁入 豪门的美女的对话:我宁愿租赁你的青春美貌,因为这商品贬值太快。

再者,我们不妨假象这样做一个研究,选择100个女性和100个男性,水 平能力社会地位年龄都非常相近,跟踪记录他们一年中的每一天时间分配。我想根据最最保守的估计,女人每天平均会比男人多花至少1个小时的时间在外貌上—— 洁面、护肤、化妆、搭配衣服、做头发、指甲等等。一年下来,是365个小时的差距。十年呢?至少3650个小时。马尔科姆的《异类》里,一万小时可以让人 成为某个领域的数一数二顶尖专家,3650个小时,也足以让人成为一个领域里有一定知名度的人物了。

INSEAD商学院在今天刚刚发布的一 份研究里说,女性进入顶尖商学院和大学的比例日趋升高,然而在职场上女性的地位仍然堪忧,职位越高,女性的比例就会越少,C level的职位,在整个欧美也不过15%是女性,CEO的比例更是只有3%左右。当然,限制女性的还有家庭、社会观念和各种玻璃天花板。但跟自己同样起 点的男人把十年里的3650个小时花在专业领域的进步上时,这也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我不能说,来吧,姑娘们,让我们砸碎这社会强加的外貌 枷锁。我也知道,外貌的力量确实是强大的,我们不能蓬头垢面衣衫不整地进入办公室,我们更易衰老的体质迫使我们要用更多的时间去关心和爱护自己。You are what you wear. 这不是轻易可以改变的事实。

今天,有很多女人做的很棒,她们非常漂亮,衣着得体,举止优雅,又有令人羡慕的职业,和绝对高的专业素养。和她所阅读的书籍一样高高叠起来的,不只是漂亮衣服,也是成堆的护肤品。当然,做到这写,背后所付出的努力,或许超出人们的想象。

我 想问的问题只是,我们如何摆脱那种对外貌的过分焦虑?我们如何去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定义我们的,不完全是我们的外表,而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外貌很重 要,但它不是全部。或者冒险一点点说,其实我们对外貌的关注,只要60分及格分就可以了,再往上走,投入更多时间的边际效应并不大?而这些时间投入到更广 泛的学习和进步中,或许会产生更大的效应?”

我一直猜:

少读一期时尚杂志,多读一期财经,应该不会坏眼睛的。

少买一双昂贵的鞋,多去旅行一个地方,应该不会把脚磨坏的。

你要漂亮,但不需要那么漂亮。别让外表的漂亮,困住了生活本身的漂亮。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