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记事


出国十年,基本每年都回国。但2012这次,从未有过的见了各路同学朋友。还参加了初中毕业20年大庆。

 

很多思考,很多体会。

 

由是记之,为避尊讳,以ABC代之。

 

 

女人的强势

 

很多人其实不太懂女人的强势应该在哪里。

 

同学A,95年进大学赶上好时候,和央视主持人沈冰一样被选送到新加坡读大学,毕业后去美国。。。此后的路,原本是华尔街-投行-陆家嘴,或者是硅谷-VC-创业板,但是人家玩了个出格的。

 

赞比亚NGO志愿者一年,喂蚊子啃玉米,伟大的超过焦裕禄他妈。06年回上海,创设了牵手上海公益组织,从无到有,到社会注册,虽然不是一个人在奋斗,但A居功至伟。

 

但是高尚和成就不会让我嫉妒,我嫉妒A的,是那种一件事因你存在而存在的快感,还有她拼人品拼出的龙凤胎—-善良的力量真他妈太强大了。

 

她大方。一见面她就说,让我们拥抱一下吧—-到底是出国多年的,open。A是我这次唯一回国拥抱过的女生,而其他女同学或多或少还是不习惯。其实拥抱这个东西啊,还是要女生主动,而且确实能解决一些老友重逢的尴尬问题。

 

她很强势。也许她自己并不觉得,她说话很慢,笑得很坦诚,言语中也并无冲击力。一个细节: 吃饭的时候,她问,我请你吧,你想吃什么?我答,我只要吃皮蛋豆腐,其余你搞定,看人点菜其实也是学习文化。

 

于是她划指轻点,台湾菜,色香味,量刚好,也劲道。。。。只是,没有我的皮蛋豆腐。

 

我偏执的认为,那种电视上很职业很彪悍的所谓女强人其实都是纸老虎。真正的强势女人,温柔但立场坚定,优雅但必揽全局,随和但心有所属。

 

 

身不由己

 

大学同学B,是体制内的人。毕业后一直在这个单位混,从低到高,还去过中东几年,如今是主任工程师一级。

 

见面难免谈到中外各种对比。我问他,这么多年,在国内你觉得最不爽的是什么?

他想了一下,认真说,其实空气啊,拥挤啊,钱多少房多贵啊都是扯淡,老子现在最不爽的就是:做事身不由己。

 

我问:什么叫身不由己?

 

B说:你看过无间道3吧,陈道明和曾志伟谈合作,两边互相吹牛,于是曾电话命令梁朝伟试探一下,拿烟灰缸砸破对方马仔的头。。。。梁朝伟很苦逼,明明是要合作的中央高层的部下,却要我废掉他,why?

 

B很认真的说,王丽娟的故事你知道吧?在中国就算做到天高,一样也是身不由己,总有人会让你做你不想做但是又不得不做的事情,你不做后面人踏着你就上来了,你做了背黑锅的也只有你自己。

 

我接着问:可是我觉得曾志伟的命令很有道理啊,领导有领导的视角,炮灰有炮灰的必要。

 

B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嗯,看来领导也是身不由己。

 

 

Ergodic遍态历经性

 

同学C,是我的冤家,大学毕业后我们每年都会见一面,wherever我在哪里。

 

他做通讯的,业内所有公司,朗讯,贝尔,阿尔卡特,爱立信做了个遍,德法瑞挪也晃了好几圈,现在刚刚换到华为做市场,也算脱离了技术的苦海。

 

我取笑他,说你真是验证了高数里面的一个词:ergodic 遍态历经性,你的下一站只能是中兴了。

 

他很认真说,是的,我觉得自己就快打通任督二脉了。刚到华为时很不适应,人家都是十几年兄弟,做什么一声招呼搞定,可是我谁都不认识。

 

但是慢慢聊开,突然发现,不管提到谁,不超过三个回合,我一定可以找出认识的人来。

 

因为通讯业界其实也不大,人员流动也很快,不是这家就是那家,很容易说到一起去。

 

人脉就像站街,只要你一直坚持在做,总会遇到熟客。

 

。。。。。

然后我问他,业界你做了这么多,有何评价?

 

他说,其实自从进了华为,生活质量直线下降,每天9点下班是常态。但是又不想还像以前在外企那样混日子,而且很多事你不跳槽实在是不好谈。虽然收入不见得增加多少,但华为那种奋发向上的势头,还是促使自己走向中年生活之前忍不住下了这个决定。这个你也应该懂的吧?

 

我懂的。老男人的理想,张江男的悲歌。

 

 

初同二十年聚会

 

很多同学几十年没见都会说,哎呀,你怎么一点都没变啊。。。

 

怎么可能?35岁,人到中年,笑起来一定有皱纹,坐5个小时一定会尿急。

 

不变永远都是相对的。

 

同学聚会对我的意义在于:相似的背景,大家都走了哪些路?对于哪些我不可能去走的路,会有哪些体会和经验。

 

人生再精彩,也只能一次。

 

所以通常的同学聚会,一定要有个成绩差但是当大款的,一定要有个出国的,一定要有对两小无猜但是劳燕分飞的,再狗血一点还要有个美丽校花一大排暗恋却从未表白的,以及当年互相打断一条腿现在抱头痛哭的。

 

但是我们班第一名D没来。D现在是电力出版社高级编辑,和我倒是不错。她总是在问我聚会怎样,但是我问那你为啥不来时,她很坦诚的说:不喜欢同学聚会的氛围。

 

班长也没来。班长现在是宜昌一家医院的妇产科大夫,说要随时待命,可能会来。

 

语文课代表也没来。据说她参加过一次聚会,只是默默地听着大家说话,不作声是。

 

校花R也没来。校花说要在家陪老公和儿子。

 

我来了。虽然我知道一定会有人赚钱比我多,一定会有人拍胸脯说老子多牛逼,也一定会有人说你小子当年上课脱裤子,流着鼻涕被女生追打。。。。

 

因 为我确信自己能带来一些变革。除了吃喝,下午大家坐进一家咖啡厅,放上温馨的老照片一一辨认,每个人都做了一个presentation,介绍自己20年 干了些什么。还有一直待在宜昌的同学介绍20年宜昌之沧海桑田变化,也有人分享育女心经,旅游心得,还有老婆的露背照。

 

创新,分享,尝试。。。。是这一次聚会的主题词。

 

不完美,但是值得。其实就像我们生活的环境一样,与其抱怨与回避,不如勇于改变。

 

相对于不变,改变其实没有那么难。

 

 

 

内心强大

 

我一直以为10年的国外生活已经把自己修炼的很强大了。

 

但是这次聚会遇到的两个同学,让我好生佩服。

 

女 同学E, 中学毕业后一直待在宜昌,由幼师成长为幼儿园长,能歌善舞,文体兼修。聚会吃饭的时候,她很坦诚的说,自己以前在班上很郁闷,为什么明明自己也是天天刻苦 读书,废寝忘食,可是成绩还是不如意。如今看到当年的好同学们纷纷走南闯北,建树颇多,心中真是好生欢喜好生祝福,虽然恨自己不能如此风光,但能同学一 场,也是幸事。

 

真诚,是最合理的武器。不用什么央视名嘴催泪,最现实的表述自然打动人心。

 

男同学F,在宜昌本地大学教授英语。我结婚时唯一出席的初中同学。也许是因为学外语的,他对信息的处理和解读确实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一些鬼怪的点子,他看来已是稀松平常。

 

某 日我俩月下聊天,谈及对生活的满意度。他说,其实自己也很羡慕其他同学,可以在外经历更多,赚钱也多。但自己对自己的生活还是很满意,因为校园生活虽然 清贫但是纯净,家在身边更能感觉温馨,薪水不是很高但是房子也便宜,没事地皮摊坐坐比不得星巴克但是一样可以看米兰昆德拉,出国不多但新马泰巴里岛还是可 以的。

 

最重要的是:男人的生活质量是看自己的老婆,有一个爱你管住你的老婆,perfect life。

 

这次我回国最大的收获就是猛然发现自己和F有如此多的认同感,那个在很多人眼里看来唯唯诺诺,屁颠屁颠跟着老婆转的F的内心世界,原来是如此的丰富且强大坚定。

 

 

最好的演讲

 

我们初中的班主任J,曾是个很严厉的人,以暴打学生而出名。

 

以我的调皮,虽然几次威胁,但是能逃脱暴打名单录,实属庆幸。

 

但是我从未怕他。很多同学再聚会,都是再看见J老师,虽白发苍苍但依然威风凛凛,怕怕。

 

我对他的尊敬来自倾听。重回当年的教师,大家礼节性的欢迎班主任讲话,结果老J一讲就是半小时,痛说革命家史,坦诚当日含辛茹苦。

 

直到美女主持人Y实在忍不住了,搬了个凳子上讲台。。。。。作罢,大家如释重负。

 

其 实以前上课从来不听讲的我,却觉得这是J老师绝好的一次演讲。我之前听过无数演讲,只有两个觉得是好到冒泡的,一个是我们西门子能源CEO的势大力沉式, 一个是慕尼黑管教育的戴领事的上任演讲,原原本本的把自己30年留学路工作路的过程讲了1个小时,看似罗嗦且和众人无关,但其实有心的人会自动接收到里面 的信息。

 

因为肯把心打开,讲最真实的经历,就是最好的演讲。

 

J老师亦如此。他反复说自己当年的老师如何改变其一生,自己又如何认真工作以非科班出身之姿态统领葛洲坝最牛的火箭班一班,如何应对飞沙流石,又如何痛定思痛反思人生。

 

最强大的结束语:“很多人非议我当年打学生,是的,无论如何老师打学生是不对的。但是我不后悔,因为当时的教育环境和今天不一样。看到你们今天的成就,我就更不后悔了。”

 

很多人说我是憋屈教育体制下的奇葩,其实我只是偏巧周围有很多有个性的人,只不过我有意识地follow了他们的神奇,然后慢慢转化成了自己的力量而已。

 

 

赚钱没有用

 

老师同学见面,难免会谈到薪水,房子,车子。

 

即便是最亲的人,也会忍不住直接问:你现在能赚多少钱?有点尴尬,但还好。

 

我有一个海归朋友G,上海私募基金经理。她说现在年薪不高,10万多,但是在押宝一个新兴绿色产业,5年后如果上市了可获千万。她是唯一一个主动告诉我赚钱多少的。

 

其实神屌的人,看看衣服鞋子包包,谈吐见识气度,不用问也能知道在什么level。

 

或者科学一点,大家以前一个班,都是前十名,你进步了人家也不会闲着。所以不用比,想想也知道,国内这个年纪,一般都是中层部门经理处长一级,年薪不会低于30万,但是要超过50万也难。

 

可是在70后这代人里,赚钱真的还有这么重要吗?

 

我的死党H。他是那种平时我都懒的理,但是见面了还是能拨弄出点什么的人。

 

他很无奈的说,10年过去,赚钱多了好几倍,但是生活质量下降很多。每天应付各种客户领导,下班很晚回家,到家了也累的不想说任何话,去了深圳这么多年也没交到几个朋友。

 

我反问到:你会不会觉得背井离乡奔向北上广是个错误?十年前濒临倒闭的葛洲坝集团,现在叫中国能源装备集团,一个项目经理随便也是30万朝上,请问你飘在外面的意义何在?

 

他笑笑说,是这样讲,但其实也没有分别,在中国我们这个年纪的男人很少有能准时回家吃饭的。应酬太多,心累。所以其实大家都很羡慕你的生活模式,真心羡慕。

 

我笑了笑,没说话。其实H,你还记得唐僧的那句话吗,这里是监狱,外面也是监狱,出不出去又有什么分别呢?

 

赚钱没有用,出国就有用了吗?还不是一堆破事。

 

 

 

海归很难

 

不管是在海外华人界,还是回国碰友,一个经典的讨论总是:何时海归。

 

我有个海归兄弟X,他说:中国还是机会多,真的,兄弟。很多事啪一下你就可以做成了,不像德国人人都把你压的死死的。而且这两年国内薪酬长得很快,每年都有10%,海归有经验的还是有很大空间的。而且像你这样外向的,一定可以很快适应。

 

我问:10%每年,那8年就翻倍了,你的意思是等到2020我们40岁的时候,你的收入已经是我的2倍,然后你就像看乡下人一样的到柏林来看我,还让我捎上2斤土鸡蛋的意思?

 

他说:是的,反正海归2年,10%是事实。

 

我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知道,他说的即将成为现实,呆在外国会越来越伤悲。因为中国这20年的发展告诉我们的就是:中国人想富实在是太容易了。

 

但奇怪的是,经济越发展,带给每个人心里的挫败感就越强。。。因为总是有人比你更快,你赢了一把也很难保证第二把,更何况与国家的大势相比,个人的很多选择看似考虑多多其实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很多朋友都对我说:你能说会道,人脉也广,回国肯定吃香。也有朋友说,当年你如果不是从苏州供电局辞职出国,说不定现在也是个什么长了。

 

也许吧,但其实不可能。我深刻记得古惑仔电影里面大头说过的一句话。大头当年为了B哥顶罪,去做了10年牢,许他出来就坐堂主。但是10年过去,B哥已死,现在的大哥是当年的小弟浩南。事过境迁,大头很不服气。

 

但大头最后终于坦言:在牢里总是想,你不如我,你是我的小弟,如果不是我怎样,你凭什么现在混得这么好?如果是我做一定比你更强。现在我才明白,就算我没有顶罪,我也做不到今天你的位置。因为我不是你,我只会是那个傻乎乎讲义气的大头,而不是你浩南哥。

 

其实我之所以会出国,就已经证明我对某些东西的不认同或者说不适应,以及对自身能力和性格已经有个基本的预估模型。而这次回国访友,内心的一个重大任务就是通过沟通和比较来结束对该模型的修正。

 

因为成功只有一种,就是用你自己的方式,闯荡一生。况且人到中年,必须成熟到明白:最优化的选择,未必是在你这个点上达到最优化,而是以你为核心的一个系统是否能够实现最优。

 

人必须学会承认,我不如你,这个我做不了,那个不是我想要的。

 

这很艰难,但我在路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