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 accident and Small Claim Court(纪录+经验+吐槽向)


本文要描述的是我自从去年感恩节被involve into a car accident以来经历的一系列事情。思来想去,事情之所以拖的这么久,一方面因为肇事者实在是过于奇葩,另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对于美国的一些办事的流程 以及司法体系不甚了解,以至于某些环节上走了一些弯路。在此写下自己校内的第一篇正式日志,记录这8个月来的种种经历,并且从自己的经历总结一下遇到类似 情景时的处理方法,还有我的一些闷在心里大实话(吐槽发泄啊!)。

 

我感觉我有好几年没有正式写过这种文章再加上每天讲中文实在少,文笔不通还望见谅。以下均为自己从自己的经验上整理,大家如果有补充一定要告诉我免得我误导别人了。

 

事 情发生在2012的感恩节12月22号中午,我开着车哼着歌载着我的学弟一块去UCLA参加一个感恩节的party。前方红灯,于是我停在快车道的最前面 in full stop。等着红灯和学弟聊着天,突然就感觉车身一震然后整个被push forward with a big crunching sound. 我被shock呆了1s之后意识到自己的小白(white toyota corolla)被撞了。

啊我七月份才花了大价钱拿到的好车好好的停路上也能被撞!

回 头瞅过去,见一长发女人带着墨镜似乎在对我挥手致歉。由于法律规定不管在哪里被撞,除非车动不了,为了防止堵塞交通我们都得挪开而且我正好停在一个大十字 路口,我不得不又往前行驶一个block然后左转靠边停车检车。那个女车主比较自觉,跟着我停在了路边。下车检查结果是我的后bumper被damage 了但是没有完全destroy。中间一个小坑周围图层被擦伤。看起来不是很严重。估计200刀搞得好吧(我当时太天真了!)。女车主自我介绍叫Tina, 她的白色新BMW(因为还没有上plate,认定为新车,我至今也没搞到她的车牌号)车头正好是前车牌撞的,没有啥damage。Tina promise说之后我去body shop做estimate然后告诉她,她会cover所有的cost。我当时回想起驾校老师的话,得纪录一下车主信息,于是要求对她的驾照照相,要了手 机号码,然后同意这么做。当时说实话脑子还在被shock的短路中,第一次遇到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想想她愿意承担,而且从没有逃逸而是跟着我停车来看似乎 人还可以。于是乎双方达成共识然后各自drive away。

 

Tips 1:在LA,美国人开车特别是女司机比较凶残,很careless。在街边等人的时候就曾经看到过连续两辆女司机开车在同一个位置倒车都把后面的车撞到 了。自己思索后觉得,为了避免人们从后边在起步的时候撞你,我自己的刹车不能松的太早。一定要确定前面的车正真的开始加速向前了我才能松刹车开动。如果前 面的车动了我就松刹车,刹车灯灭了后面的人不注意就开始启动了,一旦我们前面的车没有正真的加速又停了下来我也得停车,那么后面那些要么反映迟钝要么 careless的可怕司机就会撞上我。我自己的case其实和这个无关毕竟我没有松刹车。我猜想一种可能性是我左边的左转lane的灯绿了但是我所在的 直行灯没有绿,所以后面的Tina误认为可以动了于是就动了。我是不记得左转灯有没有绿,总之咱去年本命年就是背运啊!

 

Tips 2:被卷进车祸的怎么办?这里我的经验只是针对小型车祸,没有人员重伤的情况。一般的情况下都要纪录如下信息:

对于人的信息:双方当事人的驾照照片(家庭住址很重要),联系方法(手机最好),在事发地点的照片(双方人脸和外景一起)

对于车的信息:双方车辆的车牌号,双方车辆受损的照片,双方车辆的全貌的照片,双方车辆的VIN(VIN在司机座位打开门后车筐露出来的侧面贴着。也就是如果坐在司机的位置上,双手自然下垂,做左手后方这个位置,记住要打开门才看的到)

证人:自己车内,对方车内均可。但是最后能找到路人,因为前两者都和当事人有关系,法院上的可信度没有中立      证人强。网上看到对于小型车祸拨打911之后police会当场记录what happen。这个作为判定责任的证据也很有效。

保险:双方的policy number和保险公司。如果对方拒绝给policy number,请直接拨打911。法律规律必须给。

双方都同意走保险公司,那么很好办,为了防治节外生枝甚至可以在现场双方互相给保险公司直接说清楚了。

双方如果想要私了,那么上面的那些东西一定要留全了,搞不好对方就消失了。对方不合作而又觉得自己有理的,直接拨打911.

 

故 事继续。事故之后一周,去了两个body shop做estimate,结果第一个verbally estimate大概450刀,and told me:it’s already a discount price. 到第二家去,书面文书523.66刀。看来差不多都是500刀上下了。看来下价格明细,果然人工费贵的离谱啊,一小时人工费40-60刀,墨西哥修车大叔 赚的好爽。先打电话没接,发短信,问是不是tina。结果回我一条: who’s this?。 擦,come on, I am the owner of the car that was knocked by your new BMW in the noon of Thanksgiving! 发送。 

Tina: how much is the estimate? (看来想起来了)

Shan:balabala这么多钱你应该还我,连通照片一起发过去。

然后一段时间都没有回复我。于是我打了个电话给他。 没接。再打,没接。ok,我打死你。发扬杨老师的打电话没人接就不打到有人接不罢休的功力。十几个电话过去了,终于来了一条短信.

Tina: I am at work Sean(我才不是Sean) and cannot call you please stop calling. I will not pay this price. You ans I can negotiate later.

略感不妙。于是乎好声好气求available 时间我们来negotiate一下。最后定在晚上8:30.

时间晚上10:30.

Shan: Tina, it’s already 10:30pm. Do you have time now? 发送。

不回。再次杨老师打电话大法。 ok,回了。

扯了半天,她不愿意走保险,只愿意给200刀。200刀不够啊不能妥协。于是我建议:要是你能提供一个body shop offer更好的价格又能修好我的车,那最好不过了。

Tina:ok 然后给我介绍了一个golder hammer body shop.此处第一回合告一段落。最后她改口愿意最多付300刀。

 

 

我 没那么多时间天天跑body shop,结果挨到了下一周去了一趟她说的body shop. estimate出来,907.98刀。nice。higher than I expected. My money is going away from me. 发短信给她。不刁我。杨老师打电话大法。不刁我。只能回家。不一会儿她打电话来了,说她自己一直想出个好价钱修车,结果我一再提高价钱。反驳:这是你提供 的body shop怎么说?我不可能提高价格。Tina:你的bumper一定之前就是坏的想坑我。我:我刚买车还没半年一直都是好的直到遇到了你!Tina:我不 会付钱你的!你也发现我们两都有自己的story。我:你自己不想出钱的话,那我们走insurance。我只是想修好车,你给的钱根本不够。Tina: 我才不给你!(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就挂了。再怎么打电话都没接。

 

挂完电话,开始思索我手头的证 据以及能采取的办法。除了驾照照片和手机号,最有力的莫过于我们在短信里面讨论她要怎么还钱以及她一后来拒绝给钱的短信纪录。内心还是有点虚,据说驾照照 片她只要撒谎说驾照掉了就ok,手机只用证明那不是她的手机比如她之后换了个号,我就归了。(如果我一开始就如上tips搜集了所有证据,此处会轻松的 多)

最终还是决定求助于自己的保险公司State Farm. en,打电话file a claim,然后把我的所有证据都提交上去之后圣诞节到了。我就回国了休息3周假。

Tip3: 一旦惹上这种双方各执一词的问题,一定要尽快的处理。比如走保险公司,或者走小额法庭。一是自己和对方会记得更多的细节,另外一方面是对方有更少的时间去 make up证据或者搬家啊什么的。我自己是因为学校有事情,自己又正好要回国,加上回国被传染上了水痘,回到美国水痘才爆发又被强制宅家里,耽误了好多时间。事 情拖长了至少是非常非常闹心的!

 

一月初,接到越洋电话,说对方的保险公司已经确定,是metlife。然后开始处理。

二 月初,对方的保险公司给我来了封信,说:因为was not a result of any regligence on the part of our insured所以不赔偿。????这句话是啥意思???我读了半天都没想明白。打电话给对方的保险公司,agent Martin说,他们联系到Tina之后, Tina强调自己was out of town at thanksgiving. Tina你厉害啊。于是乎Martin问我有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当事人被involved了,有没有证人。我说有的,他要我给他寄过去。于是除了上面的照 片,电话号码,短信纪录,学弟证词书面稿,我又发现iphone有个location功能竟然可以直接显示照片拍摄地点。手机显示驾照照片的拍摄地是在事 发地one block away的地方。证明Tina当时在事发现场。打包。邮寄。等消息。

 

Tips 4:iphone的location功能是神器。

 

2 月16号,我的证据送到之后大约十天,再次打通martin电话,martin说Tina坚称自己没有被involve。Martin说他相信我是对的 (不知是真是假)但是he couldn’t pay me as long as Tina wouldn’t admit what she had done. 我突然的就感觉非常非常的奇怪,如果肇事者都对自己的保险公司这么说,那么保险公司不是不需要去赔钱了吗?这种抵赖的手法似乎可以作为tips 5给那些肇事者,岂不是大家都不用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失态了),还是把正襟的东西写作tip 5吧。

故 事继续。于是乎和她的保险公司的谈判陷入僵局。我隔几天便打电话给Martin问情况,Martin一直都很愿意谈话,但是从他那里得知,Tina不断的 坚称自己不是那个撞我的人,但是后来,就再也联系不到Tina了。大约3月中的样子,Martin给我讲了实话,Tina似乎是从11月22号撞我开始, 一直到2月2号止,一共撞了三起事故。而她的做法是,不管电话,短信,信件,email都开始不respond。这,这我不是碰见一个不负责任的马路杀手 了吗!

 

忘了提到,LA在一年年底是雨季,我的车淋了雨结果bumper上细微的之前没有被察觉的裂 缝慢慢的都绣了。我不得不修理花了428.04美元,走的是StateFarm的body shop。这个价格低于我的deductible于是我都垫付了。另外和修车厂的师傅聊天,原来美国修车大概都是以500起价的,而且不同的店给出的 estimate会差别非常大。之前的我还是太naive了。这个店一周5-10量车,收入可观。

 

在 事情遇到僵局的时候,我咨询的StateFarm我的团队(原来statefarm有中文团队啊),他们的建议是此时只能走小额法庭(small claim court)了。我其实一开始一万个不愿意,一个事实清晰的交通事故最后扯得越来越复杂。我问道,代表顾客打官司难道不是保险公司应该做的吗?结果答 曰:cost under deductible,我们没有资金上的involve。所以要去告她的话一切都得我自己来做。我自己来做。感觉好复杂,不想做啊,不想做啊。。。。我当 时感觉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不爽,一丝后悔,怕麻烦,对司法系统的陌生导致的些许恐惧,然后咧,估计就是愤怒了。

 

tips 5:明白保险公司是盈利机构。双方都在为如何减少自己的支出减少自己的责任而在努力。作为Tina的保险公司metlife,自己把责任推给自己的当事人 说当事人不承认然后就可以拖着不还钱,省事啊;当我问道,你自己都找不到自己的当事人,说明你这份保险是invalid的,为什么你还坚称你要保护你的当 事人?如果你承认这份保险invalid,那么我的保险公司处理就可以当做对方没有保险处理而直接赔我钱。结果metlife说它们有一个政策叫 buyback,我听了半天没听明白,有达人的话请解释一下。总之就是不能认定invalid。;;;;从我这边的statefarm来说,让cost低 于deductible,既可以不用出钱,又可以不用代表投保人处理之后的官司,真爽。明白保险公司是盈利机构的话,如果像我这样遇到这些事情,心里会容 易接受一些吧。

 

当时虽然说不想做,但是我还是被愤怒驱使的去调查了small claim court. UCLA 的legal service是个好地方【不过只是咨询而且明确表态不做咨询以外的任何事情就收10刀(第二次30,之后价格未知),至少是让心理不舒服】。现在回想, 我的愤怒一方面是愤怒Tina的行为,另外一方面是感觉在美国的一些机构的制度上被坑了。在美国办事和天朝办事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是,在国内能够找得到人去 处理,很多时候如果最终是人为因素所致是有办法解决的,至少搞不定发泄的对象还是有的,而这边的人会机械的按照规章办事情,A把你pass给B,B按照 rule今天不上班,请改天来,见到B了,哦,你应该填个表交过去,规定10天后来。10天后来,哦,上班时间按照rule改了,你明天来吧。这里的人都 不会帮你的因为大家只懂自己应该懂的part。最后结果往往是,ok,处理结果是这样balabala。我们听后,常常会有这种感觉:这个结果对我而言难 道不是很ridiculous吗?答曰:rule规定就是这样,我们就这么做。以至于最后自己碰壁时的结果是rule决定的,当面对rule的时候,内心 多的是一种空虚无力感。连发泄的对象都没有。

 

跑题了。回到故事。高潮要来了。下文的tip不大好提炼出来,会贯穿文字里。

3 月25号,填表提交法庭。先吐个槽,之间跑了不下10次法庭,原告和来寻求咨询帮助的为啥大都是墨西哥们,黑哥们,白人似乎不多啊。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因 为大家都处在弱势群体的一侧,大家之间都特别亲切。毕竟咱是minority。clerk告知,首先填表,然后do the serve,之后就可以在开庭日来了。serve说白了就是送传票(Order to go to the court)。任何adult but except the plaintiff(s) could do the serve.这是为了防止原告和被告见面可能产生的暴力事件吧。 Serve分为两种,一种是当面给,一种是给室友或者工作同事,这样的话就必须在mail一份传票到相同的地址。clerk问我要不要sheriff(庭 警)去送。这里家庭住址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了。我说当然好了,35刀花出去雇佣了sheriff。幸好当时的驾照上有地址,希望她没有搬家。完事,高高兴 兴的回家就等着上庭了。再不用操心了,可以用法律手段抓住她了,yeah!

 

一周后,收到一封 police station的letter。we failed。纳尼!?读信。sheriff tried four times at the address but cannot get the access to enter. 难道sheriff就是去敲敲门门不开然后就回家了?没办法只得又到法院的咨询advisor去了一趟,给我的答复是sheriff差不多就是这 样。。。。。35美元打水漂了。。。。另外建议我:你确信你提供的地址是正确的吗?如果正确的话,你可以雇佣registered process server去帮你送传票。这个建议很好。我得确定下地址到底对不对。

 

第二周早上,开车大清早去那 个地址准备蹲在那里等人出来。没想到我也参与了一次电影中才有的情节。正在找停车位,突见一人神似Tina在那栋楼门口整理一台白色BMW的后备箱,赶紧 找地方停车(LA停车太蛋疼了)。回来,那女人正好上车驶离,不能确认到底是不是Tina啊,赶紧抄下车牌号说是和他保险公司确认下。现在我是回家呢还是 等等呢?毕竟没确认到底是不是Tina。决定再等等,于是调查一下那栋楼门。Tina住30X房,按门铃,没人理。且30X门在门口的姓名也不是 Tina,有点虚啊。在门口等等吧。干点啥?掏出一篇paper读起来。突然一人从门里出来,上前表明来意我是来送传票的(虽然我不能送,但我只是想得到 正当理由进去)。结果她说她是个借宿的,她的朋友就要从车库出来了。忘记了!美国人出门都是开车,堵门口的同时也要看看车库!马上到2米开外的车库门口等 她的朋友。朋友出来,我们相视一笑。为啥我和她都觉得我们互相认识???解释了下来意,她确认Tina就在这而且她所有的手机号和我手机里Tina的手机 号对上了。不错, Tina就住在这里。她想主动帮我们调协,毕竟钱不是很多。我说好啊。

回到家思来想去为啥我们见过??在杨老师的启发下 原来是UCLA门口BoA的大堂经理,我就是在她手下开的户。又一周过后,直接都BoA找她问问进展,她说Tina完全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估计是她短信 Tina说明来意之后就被Tina拉黑了吧。看来这条路中断了,她也不愿意帮我打开那个building的门让我早上送传票。又陷入僵局。周围似乎没有人 愿意每天陪我早起去蹲点送传票啊。于是想起我还可以去工作地点送传票。

 

这里插入一点,VIN比plate number有效因为,Martin自己也不知道Tina的车牌号。保险公司认车都是认VIN。

 

晚 上回来,输入Tina的全名(Tina只是她first name的一截)google, FaceBook,查询。慢慢的通过不同的网站(同学们你们要是喜欢FB, RenRen这种实名社交网站,还是小心点个人信息泄露)得到了很多信息。Tina, 原名XXX,父亲XXX,母亲XXX,是Bulgarian, 与本科来到美国XX大学就读,之后毕业于XX大学的法学院拿到JD,之后于XX大学的MBA项目毕业,最终来到LA。与MBA期间就在XXX实习,之后在 XXX上班。目前似乎自己经营一个swiming club并且经常参加游泳和马拉松的比赛。对这这些信息,推算年龄,与驾照匹配。运动型体型,与真人匹配。目前上班地点: US trust, 是BoA旗下的投资部门。搜索US trust的brunch office,以她家庭住址为半径,嗯,最近的就在这个XXX road,不妨称其为park road 250号。

 

杨同学在上午帮我试探打了一下那家公司电话,找业务员Tina,说目前在,要不要谈谈?不了,我们直接登门拜访。Bingo。Tina你在那呀,我去给你送传票,等着我啊。

 

当 日中午1点,叫上学姐(学姐也是湖北人,血气方刚,有正义感)去送传票。我们高兴的到现场停车,上楼。之前所说的do the serve的第一种方法,当面送,具体实施方法:见面,说:这是你的传票。她收了就收了,如果她拒绝收并且远离我们,那么直接讲传票丢到地上,say:I put it here , you know it’s yours. 然后就可以离开了。这也算传票送到了。我们怀着很大的期望,来到一楼咨询,US trust在这办公大楼的2楼,上楼需要security给楼上打电话确认是自己人才让进去。security问:你们来找谁?答曰:US Trust 的Tina。 拨打内线电话,我们说我们早上打过电话来想见Tina的。然后电话接到Tina。问名字,因为给保安看了ID,答Shan。然后Tina说不认识。我们 说,要不然让她下来,只是要送个文件呀。保安觉得妥,再次打电话。Tina和保安说了些什么,然后保安转述: Tina is asking are you doing the serve? 我老实的回答yes,我想着正当的理由应该会让我们上去的毕竟是法院的传票。结果保安下一句转述:Tina says she is not expectign to see you. So you cannot get in. 然后我们就被保安轰出来了。

 

这。。。。。。。。。。。。。。。。。。。。。。。。。。。。。。。。。。。。。。。。。。。。。。。。。

无 语的走出来,开车出停车场回家。结果到出口问我要ticket的validate。 因为没有见到人,所以没人validate,结果5美元/12min。我和那个人argue,我是来送传票的,当事人当人不喜欢我们怎么会给我们 validate,答曰:按照规定请付停车费20美元。。。。。。。。。。。。。好吧。。。。。我服了。。。。。。。。。。。。。。。。。。。

 

之 后我到了警察局的sheriff department。 问:sheriff如何送传票?答:我们会try3-4次如果进不去我们就会发信说我们fail to do the serve。好吧,sheriff送传票什么的完全只是对付好人的。然后,为什么我们去送传票被告就在那里我们却进不去?答:被告所在地址?我 说:park road 250. 答:哦,这里啊,我们很熟悉了。每次去送传票都被轰出来。the security there is quite strict. 我:如果连你们警察都不能送到传票,我怎么能够搬到???她躲自己家里不开门,公司有保安挡着,我如何才能送到传票??!!答:我只能说,你让我们送我们 就送3-4次。规定就是这样。在警察局argue了一顿还被人误以为来买什么marrige license,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服了。

 

题外话:

课 间我和我的美国朋友讨论了下这个问题。美国朋友们都说,太ridiculous,竟然警察都进不去,送传票保安就能档,哈哈哈哈哈哈。但是当讨论到警察究 竟该不该有强制送传票的权利时,美国人异口同声:我不希望他们有这样的权利。相反,一个北欧来的交流学生说:应该有。天朝的几位同学:应该有。这就是人们 对于警察概念的区别吧。法律:美国法制社会好????我越来越觉得这样的法律的受益者 是懂得法律的人。懂得法律不是指法律说什么,而是懂得法律的tricks在哪。被告Tina就毕业于法学院的JD,她似乎明白她这么做我拿她没辙。我去法 院问我传票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被告刻意躲我没有办法呀,法院说:没事,你有3年的时间送传票。我好想说:What the FXXX!这种钻法律空子的做法实在是让我没办法。

 

回 归主题。我还有什么choice??ok,去请registered process server. 这最后的挣扎,我感觉一方面我一直在try,不像半途而废,也因为Tina实在太奇葩,或者说太jian了不好意思说脏话了。最后也是想看看,在天朝享誉 盛名的美国法制社会到底会不会还我一个公道。不好意思,本文主观感情色彩有点重,大家见谅。

 

说 起registered process server, 这是一类专门做法庭送传票啊,帮胜诉后的原告向被告索赔的类似私家侦探职业,但别人是registered,是有license的。法院说这一块竞争很激 烈,有很多人都承诺送不到传票不要钱。至少我自己找的人是先收钱再办事。之所以找他,只是因为他是法院clerk强烈推荐的人选,在yelp上评价也不 错。花了135美元,最后雇佣了Chris. 这时已经五月16号了。

 

Chris也真是厉害。不到一周,他就把Tina在家门口逮到了。据说是大清早蹲点蹲一天的成果。花了一大笔钱,也省了心。这笔钱在开庭时是可以向judge申请赔偿的,因为是related fee。

终 于从5月下旬起,我暂时抛开了官司过上了正常的PhD life。这种相对幸福的生活持续到7月2号(开庭日)前的一周。我要开始整体证据了。还好之前的收据照片啥的我都留着。这里想介绍的是,关于car accidents,有些法庭会提供黑板帮助描述事实。我去的inglewood的法庭没有,所以我听从建议从googlemap上download了一 份现场的路况,然后自己手画了一份事发现场相对位置的草图。另外关于上述的故事,因为包含大量details,我整理后切掉自己的主观idea,把事实列 了一个list,便于法官查看。剩下的一方面是关于车祸现场的证据,我的就是照片,短信纪录,电话号码纪录,还有一方面就是花费的收据。33刀开庭 费,35刀雇佣sheriff费,135雇佣registered process server,428.04刀修车钱。整体陈述的思路是:首先事情如何发生,表明谁的fault,然后关于Tina给的赔偿promise,以及后来 Tina打破promise,到后来Martin找不到她以及她刻意回避传票。作为率先陈述的原告,我们必须预期被告在之后的陈述里会用什么理由。所以我 的陈述里加上了证明我的bumper事先完好无损的证明,以及证明cost是reasonable的4份estimates。这个陈词的organize 以及证据的罗列都是事关重要的。

 

ok,到了7月2号开庭日了。感谢杨馨同学建议要正装着装。每天做 科研都不讲究穿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到现场发现法庭门口就有对正装的要求。短裤不能入内,衬衣要扎进裤子里什么的。small claim court是美国为了加高法院的办事效率所采取的一种相对非正式的民事法庭。双方不需要雇佣律师。每个时间段有大约40个案子排队(depends)。有 很多人都不会来。当庭首先原告有3-5min陈述,然后法官会和原告进行1对1问问题,被告不能插嘴;之后被告有3-5min陈词时间,同样法官会和他1 对1Q&A环节。整个过程大概就15min。另外流程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judge的style。我的这次开庭就完全不一样。首先,进庭,原告走 左边,被告走右边。我本来请了一个美国同学怕语言有问题,结果sheriff说他要上我就不能发言,我发言,他就不能发言。所以最终还是我自己来。证人只 能带一个,于是带上学弟。首先发誓都说真话。然后先劝大家我们有mediator可以帮大家庭外调解毕竟被告输了信用纪录会有这个开庭纪录7(还是9年没 听清)。后来遇到一个前来解决问题大叔是被告但是赢了官司,法院错误的给他降了信用评级100分。大概信用纪录的降低也就是这个量级了。之后点名。到的话 答:present或者here就好。然后原告被告都到的出门互相展示证据。原告没来的案子自动dismiss。被告没来的原告上台称述。 我那一天,首先是庭外调解的上去。然后是原告没来被告来了的直接上去法官宣判the case is dismissed。听见被告们yeah的一声然后就回去了。然后就轮到我这种只有原告出场的。没错,Tina没有出庭。法官把我整理好的证据拿上去一页 一页的看, 庭警示意我不要说话,之后:

judge:你有保险吗?

答:有

judge:为什么不是你的保险公司来而是你来?

答:因为under deductible

judge:你修车花了多少钱?

答:428.04,还有一些相关的费用。

judge:还有啥?

答:雇佣sheriff,雇佣registered process server

judge:不用担心,这些费用我们都会考虑在内。

然后就要我下来。 之后就说我的案子已经结了,可以回去了。

 

 

 

法院的网站当天就更新了我的胜诉。说已经把decision和JUDGMENT DEBTOR’S STATEMENT OF ASSETS发给了Tina。我暂时是送了一口气。目前我已经收到了法院判决,上面说要是Tina已经做出了赔偿就把回执给寄送回去。

 

但 是Tina似乎不会这么简单就把钱给我啊,至少至今她都没有联系过我。 我又来到法院,法院说她有30天时间可以上诉,如果30天内她没有上诉而又没有还钱,我又得去法院填一张表格summon the plaintiff and defendant 去当面质问原因。如果这一次summon她再不来,法院又会给我一个什么bank的索取书。不知道最后的这个索取书能不能帮我要回钱。

 

终 于时间轴回到今天了。大大的舒了一口气,把这8个月的东西整理好了,我也不用记着了。大家能看到这里也感谢了。我觉得这个故事当成小说看似乎也蛮有看点又 能折射很多东西,是个不错的题材。再谢谢前段时间大家的生日祝福。先写到这里了。如果我能拿回钱我会回来结个尾。却是有太多东西在心理闷了八个月都陈腐 了,再次对有些言辞的激烈表示歉意。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Car accident and Small Claim Court(纪录+经验+吐槽向)

  1. 写的很好,我现在跟你有相似的经历,正想去small claims court去立案,我想知道不知你最后钱拿回来没有?后面又有什么故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