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中的傲慢与偏见(3)


(三)科学坏人

由此,也可推断出斯内普缘何会对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如此偏爱——以至于他愿意为德拉科立下牢不可破的誓言(对纳西莎亦很敬 重),这是因为他与卢修斯确实是有真交情。HP5中小天狼星曾在吵架时对他说:“告诉我,卢修斯马尔福近来怎样?我想他一定很高兴他的哈巴狗在霍格沃茨任 教吧?”个人认为考虑到当时剑拔弩张的气氛以及二人的宿敌关系,这句话顶多能证明卢修斯和斯内普走得很近,因为很难想象斯内普会像狗一样跟在别人后面。

有 关斯内普与卢修斯往来的直接描写,似乎仅限于他来到霍格沃茨的第一天,正是戴着级长徽章、人格魅力十足的卢修斯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至于他们究竟遵循着 哪种交往模式,要根据卢修斯的为人和斯莱特林学院的文化来分析。乍看之下,卢修斯是个法力薄弱且墙头草到处飘的嚣张大款,一家三口都很混账;罗琳后来更补 充道,马尔福家族其实不算高贵,他们在历史上属于暴发户性质,曾通过和麻瓜贵族通婚获得了庞大庄园(因此我猜测卢修斯是搞房地产的,考虑到魔法世界位于 【伦敦】,啧,换我我也嚣张)。
 
不过卢修斯本身就不是学者或战斗人员,而是个很善于拉拢人心的商人,其家族不仅世代都对克拉布和高尔有 着极强的掌控力,亦在魔法部和霍格沃茨董事会均吃得很开,甚至是支持食死徒活动的主要财阀,可谓是很有能力的。对将要继承庞大家业的宝贝儿子,卢修斯虽然 在物质上非常满足,但也不是一味娇惯,如HP2中便有过这么一段对话:
 
  【“我希望我的儿子比小偷和强盗有出息一点儿,博金。”马尔福先生冷冷地说。博金先生马上说:“对不起,先生,我没有那个意思——”“不过要是他的成绩没有起色,”马尔福先生语气更冷地说,“他也许只能干那些勾当。”
“这不是我的错,”德拉科顶嘴说,“老师们都偏心,那个赫敏·格兰杰——”
“一个非巫师家庭出身的女孩子回回考试都比你强,我还以为你会感到羞耻呢。”马尔福先生怒气冲冲地说。】
 
不难发现卢修斯特别重视孩子的智力教育,很巧,斯内普智力逆天;此外卢修斯还喜欢收集各种黑魔法物品,又很巧,斯内普是个黑魔法小专家——因此卢修斯对斯内普,大概除了尊敬还是尊敬,更何况毕业后他们还成为了同僚。

除 了卢修斯,斯内普在斯莱特林还有其他狐朋狗友,已知的有穆尔塞伯和埃弗里,其中穆尔塞伯的父亲是第一代食死徒,曾陪伴伏地魔跋风涉雪前往霍格沃茨求职。前 文已论述,以斯内普的性格,他不会与看低自己的人往来,可见他在斯莱特林学院内并未因家境贫穷、性格差等原因受到排挤,据小天狼星介绍,还成为了院内一个 食死徒预备团的成员(同党包括贝拉特里克斯等等);这与蛇院的文化传统是分不开的。
 
蛇院其实是个什么样的学院呢?首先,由于后几本小说 连篇累牍地强调纯血,很多人大概都忘了他们除了近亲结婚还忙了不少别的事。几本书中分院帽的歌分别是这样唱的:【血统纯正、诡计多端】、【也许你会进斯菜 特林,也许你在这里交上真诚的朋友,但那些狡诈阴险之辈却会不惜一切手段,去达到他们的目的】、【渴望权力的斯莱特林,最喜欢那些有野心的少年】,第一句 是个总括,第二句其实是表明在这里很难交到真诚的朋友,第三句则是说该院的学生都是要做大事的。
 
其次,他们一直非常优秀。早在HP1中 差点没头的尼克便说:“格兰芬多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没赢过奖了,斯莱特林来了个六连冠!”哈利这届,由于克拉布和高尔两家很不巧选在了同一年生孩子,稀释 了全人类的智力水平,加之作者也没怎么介绍蛇院的其他同学,这才显得斯莱特林既弱智又精神病(当然,也有可能是世代的近亲结婚终于显露出了不良后果);此 外前几部电影为了防止误导儿童观众,将斯莱特林定义为邪恶,净选一些磕碜的小孩来演,无形中也助长了观众的错觉。
 
事实上,血统诚然是进 入斯莱特林的首要因素,但进来以后他们是根据实力论资排辈的,在这里学习就像一场严酷的生存竞赛,每个人都能根据其家世与能力的综合被分出地位的高低,来 往时考虑的是彼此的利用价值,故人情较为冷漠。斯莱特林们在欺负别人时会非常抱团——强上加强,但是自己人被欺负时却很少会拔刀相助——谁叫你弱,这里并 不存在詹姆和小天狼星、哈利和罗恩式的莫逆之交。

他们明目张胆地歧视弱小,只追随真正强大的力量,所以麻瓜孤儿院出身的伏地魔在靠奖学金 进入霍格沃茨后,没用几年便成为令全院俯首称臣的超级领袖。一个真正的斯莱特林会习惯成自然地将任何进入他视野的物体分出三六九等,出身不好扣分,学习不 好也扣分(像克拉布和高尔这种能力分被扣到极致的,就只能心甘情愿地给别人当哈巴狗),这一特点很直观地反应在了斯内普出离糟糕的师品上。
 
尽 管斯内普讨厌所有格兰芬多,但最讨厌的是成绩垫底的纳威,他对纳威甚至比对哈利还要缺德很多很多。HP2中,当洛哈特准备把纳威和芬列里分成一组时,斯内 普立刻在全年级同学面前说纳威“即使用最简单的咒语也能造成破坏,我们将把芬列里的残骸装在一只火柴盒里,送进医院病房。”HP3中他更在大庭广众之下让 卢平“小心”,因为“纳威隆巴顿在这个班级,我劝你别叫他做任何难做的事情。”书里没有写,但我想事后纳威一定伤心地哭了。斯内普欺负纳威的方式,正是詹 姆欺负他的方式,也是所有欺负手段中最有杀伤力的一种:公开羞辱。
 
一个人若想肆无忌惮地欺负另一个人,首先要把对方视为一个你所讨厌的 特质的集合而非完整的人,这样才能彻底漠视受欺凌者的痛苦、假装他们没有感情,继而放下人类皆有的恻隐之心发动攻击。斯内普小时候没什么可拿来自豪的,只 能拼命骄傲于智能与血统,这两样也就成了他评判他人的唯一标准,莉莉的存在仅仅令他放弃了血统至上,他可是到死都没放弃智能至上,只不过比当初温和了不 少。

再看纳威,天资毫无疑问已经是相当不高了,偏偏学习也相当不认真;说实话,智力正常的小孩无法完成很常规的学习内容,确实不仅仅是笨 的缘故,更多的是懒惰、找借口、没有上进心,而这些缺点在斯内普眼中只能被千百倍的放大(他批评詹姆和哈利的固定用词之一就是lazy),因此他对纳威的 评价是最低的。这倒是和我们中国的老师挺像。
 
不过许多资质平庸的中国教师们只不过是可悲地被应试教育洗了脑,鉴于斯内普是个人格障碍严 重的大天才,所以他傲慢到了一个连他人的努力都不认同的地步。一年级的第一节课,斯内普上来就说:“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 ——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在这里,他强调的是天赋。

赫敏的天赋毫无疑问比斯内普要差上一截,斯 内普也毫无疑问不怎么喜欢赫敏,HP6中他更轻蔑地道出了一句大实话:“这个回答是原封不动地从《标准咒语,六级》上抄来的。”十六岁的斯内普已经推翻了 教材,十六岁的赫敏却还在背教材,这就是赫敏不管表现得多好都无法让斯内普满意的原因——他根本就看不起她;如果说赫敏能在一百分的卷子上写下所有课堂知 识拿到一百分,斯内普则能用自己的体系把大题答得让阅卷老师长跪不起。
 
斯内普崇尚的是纯粹的智力较量,与之相比,信念、原则之类的反而 不那么重要,与其说他是个本性不坏的人,不如说是个没有本性的人,年轻时的他自私自利而且没有道德感,被仇恨彻底蒙蔽了双眼,只纠结于个人的得失,从不管 他人的死活,哪怕哈利只是个无辜的婴儿,这是非常卑劣的。倘若那时的他成为了独裁者,很可能会设计出一套依照智力将人划分等级的制度,到时像我这种数理化 生都不好的理科生,大概就直接刻上“傻逼”二字拉出去枪毙了。

HP6中邓布利多这样定义伏地魔的追随者:“弱者为寻求庇护,野心家想沾些 威风,还有生性残忍者,被一个能教他们更高形式残忍的领袖所吸引。”斯内普首先和第二条沾边,罗琳也解释过他觉得加入食死徒是是一件很威风的事,私底下一 厢情愿地认为这可以令莉莉震撼。至于第三条,斯内普的残忍纵然不能与卡罗兄妹、贝拉特里克斯、格雷伯克等人相提并论,但显然高级得多。
 
哈 利在系统学习了斯内普十六岁时的学术成果后概括说王子有一种很残忍的幽默感,其实许多小男孩都有这个特点,詹姆和小天狼星尤其,但他们用以攻击斯内普的手 段是斯内普发明的,就像食死徒吊起麻瓜的手段也是斯内普发明的一样,所以斯内普的威力远在他们之上,仿佛一个别有用心的神。斯内普的可怕之处在于他尽管未 必身体力行地实践,可他不仅有能力将最疯狂变态的幻想转化为现实,自身也毫无原则可言,他追求纯粹的技术,却并不在乎技术究竟被应用于什么目的,哪怕世界 天翻地覆,他也会觉得这是在做实验,碾死的那些弱智都是蟑螂,原本就没有存活的价值——所以他会说穆尔塞伯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我想这也是驱使他追随伏 地魔的重要因素;受哈利视角所限,小说里并没有介绍食死徒内部的具体分工,不过可以尝试推断一下斯内普的工作内容。
 
早在斯内普不到二十 一岁时,便已是伏地魔麾下的一员大将——伏地魔答应了他不杀莉莉,而且确实也信守诺言没“杀”莉莉,他上来二话不说先手刃了詹姆,然后一直叫莉莉滚开,最 后那道阿瓦达索命是发给哈利的,不想莉莉为救哈利而挡在了中间——以伏地魔的人品,这简直相当于对斯内普说“我爱你”了,毕竟要是斯内普没求他,他便会秒 杀莉莉,也就没有后来这么多麻烦了。

伏地魔复活后,望着身边围着的一圈食死徒,也是很伤感地来了一句:“有一个,我想是永远离开我 了……” 由于当时斯内普还没有回来“承认世上还有其他女人,血统更纯,更配得上他”,所以我想伏地魔也明白杀死莉莉会失去斯内普,并为此感到懊悔,足见斯内普在组 织中的重要作用。
 
可比起贝拉特里克斯等杀人不眨眼的忠诚食死徒,斯内普的行径又有颇多诡异的地方,首当其冲的就是当邓布利多要求斯内普 杀掉自己以保全德拉科的灵魂时,斯内普怒气冲冲地说:“那么我的灵魂呢,邓布利多?我的呢?”我想,既然他这么闷骚的人连暗恋莉莉一辈子这种宇宙级机密都 告诉邓布利多了,连anything和always这种八点档台词都说出来了(而且是在不惑之年说出来的),说明二者绝对是一对无话不谈的忘年好友(仔细 想想,他们的人生经历也有颇多重合之处啊),如果斯内普真的杀过人,应该没必要在这么严肃的场合装逼吧。
 
再者,贝拉特克里斯曾指责他 “我们其他人都在冒着危险出生入死,你却【又】一次不在场”,很难想象一个总是故意缩在后方的人能在食死徒中平步青云,因此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本来就是做科 研的,相当于首席技术官,与伏地魔一起开发黑魔法,搞不好黑魔标记也有部分是他的专利(相当于一个人值五个师啊)。都是来学习残忍,格雷伯克只学到了残忍 地咬,其他食死徒学到了残忍地杀,斯内普却在学习残忍地思考,乃至成为了残忍的开发者。科学怪人并没有错,错在不讲原则地将排山倒海的巨大能量用以罪恶之 途,这就成为了科学坏人。之所以绝大多数缺德事都让斯莱特林做了,是因为他们只认权力,其原则就是不讲原则。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斯莱特林,还有一个学院亦 被黑得很惨,那就是拉文克劳。
 
格兰芬多的选拔标准为 “勇敢无畏、重视荣誉”,赫奇帕奇则为“忠厚诚实、勤奋努力”,二者皆是对个人品质和行事准则的要求,只有拉文克劳致力于录取脑子最聪明学习最好的学生 ——连个信条都没有,还不如斯莱特林,所以只能打酱油。尽管说一套做一套几乎是人类的共性,但人类还有一个共性就是讨厌背叛者,因为利益与懦弱而告密,在 多数文化中都是最令人不齿的行为,比本身就站错了队还要糟糕。纵观七册书,会发现小人的角色大多是由拉文克劳来担任的,如D.A.的玛丽埃塔(与此同时张 秋也并不觉得玛丽埃塔的告密之为不地道),如拉文克劳的亲生女儿Grey Lady(“我想让自己比母亲更聪明,更有名望。我偷了冠冕,带着它逃走了”),还有一个更典型的例子是奇洛。
 
据罗琳的补充,奇洛便就 读于拉文克劳学院,成绩非常好(尽管斯内普说他贪婪无能,不过斯内普是不世出的),虽然生性羞涩,但野心很大。起初教授麻瓜研究的他,在被指派为黑魔法防 御术的教师后,自不量力地出发前去阿尔巴尼亚寻找伏地魔,幻想着收获第一手经验然后功成名就——然而只懂得做学问的人心智力量往往都是很薄弱的,所以他很 快就被伏地魔彻底洗脑了。拉文克劳的教育体系无疑是很失败的,这与我朝的情况倒有着颇多相近之处。
(未完待续)

  按:近来处于考学期,忙于功课,评论与邮件之类确实没有时间回复,请见谅……非常感谢阅读本文,深鞠躬……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