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不是你不优秀,是人家不想带你玩儿;就算人家想带你玩儿,那也是人艰不拆


最近一个在Oracle工作的朋友说,一个同事最近突然手底下管了30个人,承担了很大的责任,有望升到director职位。我说,director是 啥?他说,在oracle这类科技公司,从最低一级往上数,engineer–senior engineer–staff–senior staff–director…..(我被不同人说的搞混了,大概是这样),但反正就是基本上都是中层干部啦!年薪大概有20万刀的样子。看着他心 驰神往的表情,悠远羡慕的眼神,我这个不知还有多少年才会跟找工作沾边儿的小屁孩都被感染了。我说,你同事出身如何?他说,四十多岁,国内本科THU毕 业,在加州拿了个phd学位。

        而我这刚工作一两年的朋友,原来是中科大的本科,在这边拿到了物理博士学位,却转当码农去了。我说,你学物理都能转eecs?他说,人家公司招你主要看你 聪不聪明,学新知识是不是很快,那什么Verilog,VHDL,Python的,自己花一年搞搞就会了,找工作完全没问题。一个Qualcomm做CS 相关的前辈甚至说,把cs专业三门课学好,找工作完全不是问题。我说哪三门课?他说 算法, 操作系统, 一门面向对象的编程语言

        于是乎我也优哉游哉地给自己定了个计划,学什么课,什么方向,一些公司面试看重什么,一边好好准备,daydreaming着N年后等我终于也找工作了, 有个税前10万刀,在加州扣税扣养老保险后6万刀的工作就不错啦。按照大部分这样朋友的花费计划,一年:

800*12=9600$ 房租

500*12=6000$ 吃

省点买个10000$的二手车,不攒钱的话买个3-40000$的新车(国内绝对是三倍价钱的好车)。

似乎是从无产阶级贫下中农摇身一变资产阶级了,虽然还处于小地主阶段。

 

后 来去了趟Bay Area,碰到一个刚从stanford CS master毕业的学姐,她刚找到了一份Google的工作,她说实习时就38$/hour,一个暑假就赚个一两万刀。正式工作时时薪又加了不少,反正比 Qualcomm,Oracle要高一些啦,(但是考虑到湾区物价各种高,我不认为幸福指数也随之攀升)。

于是Google在小屁孩的心中 也染上了神秘美好的色彩。但后来,Project组内一个师兄做着做着突然就不干了,留下一堆烂摊子让我们弄。原来他已拿到Facebook offer。我和一群小屁孩又好奇地问他薪资待遇,他神神秘秘说加股票期权20万刀的样子吧,具体公司不让说。

众口相传,Facebook 貌似是码农奋斗的最高目标,也就是最好的公司拉。不过大多数公司晋升体系差不多,升一级工资涨两三万,股票期权也跟着涨点,具体不同公司不一样,个中差别 内行才懂。engineer升到senior engineer一般要三年。master学位进公司是engineer,phd进公司直接是senior engineer。而且phd学位以后的上升空间要比master学位的大一些。(做到中高层基本是要名校phd的。)

 

好啦好啦,这是工业界,也主要是science & engineering的情况。我觉得很开心,因为各种数据及现象表明我们炎黄子孙在美国工业界普遍都混得不错啊。拿着不错的工资,做着不累的工作,成为中产阶级。

还有一个小共识,这里提一下。不同科技公司的朋友都给我说过下面一个段子:

清华大学出来的基本没有水的,10个里面估计最多1个水的,专业素质过硬。

北京大学出来的好像参差不齐,有的特厉害,有的可水了。

上海交大,中科大,浙大……等大学出来的都差不多,都很好啊,浙大的人似乎更活一点。

(俺只负责原封不动转述,非本人观点。)

 

师夷长技以制夷,华夏儿女在美帝如鱼得水。

但故事不应该就这么结束。

 

因为一些其他领域的朋友给我的却是不同的feedback。在工业界,学术圈,中国同胞确实是千军万马,独领风骚,但是转到lawyer,doctor,finance, it’s another story。

一 个patent lawyer K明确给我说了,It’s better to get a bachelor degree here.他本科在UC Berkely学EE,之后继续在UC Berkely念了JD,出来直接进大公司做patent lawyer,不是assistant,也不用先做点别的工作,再各种争取着转做律师相关的工作,为了最终变成正经律师。

因为K做 intellectual property,所以必须要懂些技术。但和K深交,发现他技术也没有那么牛,也许从Caltech,MIT这种神校随便拉一个phd,都把他给比下去 了。更有甚者,很多白人patent lawyers本科都是非技术专业,political science? psychology? English literature?

当然我目测,他们工作中肯定会遇到不少困难的。

但专利律师界也越来越多涌现出不少中国同胞,但是大部分都有phd学位,还有MBA学位,当然有JD学位,也有公司主动掏钱让你去法学院的,(这当然最好了,用技术感动你老板,让他出昂贵的学费。)

再来说说lawyer薪资,原谅我也像无数门外汉一样对数字充满了无限兴趣。

众口相传似乎lawyer里面patent lawyer算高薪的了。我想也是,肯定一个活儿难,能解决的人少,给的报酬多。patent lawyer 又要技术懂,会忽悠,写作能力各种argue能力,人脉啥的……总之就要求一综合型人才。

K又支支吾吾啦,我们小屁孩也不好意思多问啦。但是他说出来的是比我前面提到的工业界的高的。而且很多lawyers工资是每年都涨2-3万刀,有时候还有些意外收入。对比engineers要升一级才涨2-3万刀。

 

老妈说一同事小孩在洛杉矶当律师,年薪二三十万刀的样子。比我大个八九岁,我想我是engineer,还是个水货。我过八九年绝对混不到他那样子。

 

于是乎,为了钱,转律师?转patent lawyer?因为挣得多?

但这里有两个问题,

1.Position竞争激烈,觉得science&technology难的白人,全在律师界,金融界扎堆呢。医学界太苦了,白人坚持下来的也少!

2.早说了多劳多得,没天上掉馅饼的事儿。你看人家起薪高,10年后更把engineers甩到不知道哪去了。但从一个正常奋斗史来看:

4年美本+3年JD=7年 (许多白人及ABC,不算中间工作)

4年国内本科+5年PHD+3年JD=12年(不少转法律的技术型PHD中国同胞)

你说你凭什么拿着一个master学位,加上本科就学了6年,也没有缺你不可的技术和能力,就要求那么好的offer?!

 

前 段时间看报纸上讲一优秀女华裔,一个清华学生物4年本科,又在清华读了3年硕士研究生,一个机缘巧合去MIT读了6年PHD,然后直接被Boston一家 著名law firm招去当patent lawyer了。当然律师期间,公司给她掏钱,她花4年读了JD。入职不久,在两个关于化妆品的大case上崭露头角,报纸登她的原因是她变成该law firm的合伙人了!

一个非美国公民,非美本,还是个女同胞,入职不到8年,变成了law firm的合伙人!!!这绝对太优秀了。

但再来回顾人家的成长奋斗史,你才知道什么叫十年磨一剑,什么叫厚积薄发。

光从时间上看4+3+6+4=17年,人家用17年的时间来好好学习,只用了7年的时间升成了合伙人。她甚至在国内读研究生期间都没有想过一定会去美国发展。

 

如果就是为了赚钱,没点自我追求,那人生真的太没意思了,你也许永远都不会幸福。

因为钱永远赚不完,而且行业有差别,身份有差别。也许你可以用5-10年的刻苦奋斗来弥补你的身份问题。但有的行业比如美国医学界,那是真的几乎无法弥补。

我刚才说了去facebook?大神!工资高!当lawyer?大神!工资高!

但你知道一个肠胃科和麻醉科的attending physician起薪就是300000$/year吗?过个10年600000$/year都不奇怪。

但医学界几乎被白人或ABC垄断。而真正能坚持到attending physician的美国人都凤毛翎角。

身边俩朋友,F,ABC,26岁,准备开始他的Medical doctor;R,ABC,29岁,准备开始他的residency。而正常一个要求比较高的speciality,要求:

4年本科+4年medical doctor+3年residency+3年fellow=14年。

这 期间不包括他本科毕业之后会有2年思考人生规划的时间,也不包括他为学费还债的时间,medical docdor不像理工科PHD有全奖,人家知道你出来就高薪,都不给钱,doctor学费还巨高,居然公立大学都要每年4-5万刀。而 residency,fellow期间虽然算是working,但工资不高大概税前4-6万刀,刚解决吃住温饱顺便还点债。所以基本上等到一个医学生 finally become an attending physician,他/她都40岁了。

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认识一个在residency最后一年的白人girl ,我就看不出她年龄,也不好问吧,后来听别人说35了,我该叫人家阿姨了。。

 

何况,你以为你有毅力有时间有决心,就能读啊?

那竞争不要太激烈奥!

首 先从bachelor申上medical doctor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各种考试,综合能力评估。听R说他申请的residency position,算是美国top 20的,多轮面试,300个人里面取4个。然后漫长的十几年里,还要参加各种执照考试,人家考一场的报名费5000$够我们买辆二手车的。(突然觉得 TOEFL 180美元也不那么贵了。)

 

所以说,做什么都不是容易的。别老说金子总会发光,金子发光前必得经过百折不挠,彼得经过N年孤独寂寞看不到希望的岁月。

别老听人家说,XXX拿了个好Offer,XXX涨工资了,XXX都已经买房置业了。先看他人种,再看他年龄,再看他奋斗史。

 

而不管做什么,不应该就着眼于钱,钱,钱。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样你才会内心平静,对生活满足,也才能最终做出些有意义的东西。

是呀,人生又何止于钱?

一 个月前听一个从harvard过来的post doctor做一个video processing相关的presentation,当他用流利的英语展示着matlab以及C++演算结果,当他用各种逻辑思考论证自己的idea 时,当他接受各种audience提问题仍能对答如流时,我觉得他是那么地自信,风采,迷人!

立志学术科研的人,如果你们也被金钱、周围暂时的风光迷住了眼,而埋怨清苦科研的岁月,那哪里来的real research?到哪里来的great scientist?

老抱怨着中国不出科技类诺贝尔获奖者的人,如果你们一直跟着唧唧歪歪车子房子,随着浮躁的社会一起浮躁,不尊重、不支持scientist的事业,老那么短视,出不了Nobel Prize还真得谢谢你们!

百年过后,谁记得,那谁谁赚了一百万美元?谁记得,那谁谁是这个公司的director,是那个公司的VP?

人家张继落榜了,写了首“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千年之后,姑苏城外,寒山寺依旧声如洪钟。谁记得当年的状元探花,金榜题名?

一首好诗,足以让张继在中国诗史上留下光辉足迹,共万人传颂。

伟大的科学研究也何尝不是如此?甚至于每一个领域的重要突破又何尝不是如此?

 

 

 

该结文了,down to earth。我突然想起一个段子。

前段时间一个学金融的同学在美国找工作碰壁,各种抱怨。我就问一美国同学,为啥他们歧视华人,他们自己就会忽悠,好像也没啥能力。

他眼皮一翻,用中文说:“人家就不想带你玩儿。”

我觉得,就算人家想带我们玩,真正玩儿进去那也是因为N年不为人知的搬砖岁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