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和色情(一):芭比女孩和粉红公主


在10多年前,一位很拽的朋友,请我到纽约曼哈顿的一家私人会所去喝酒。

结果发现会所里面的人群,基本上是大部分男人都是矮矮的、肚子圆圆的、头秃秃的。大部分女子都是身材惹火的、面容姣好的。

看着旁边座位上的某女有点面熟,后来发觉是某期杂志上的封面女郎。结果问朋友,才知道这个会所的成员们,大多数是金融界里面的钱袋子。而带出来的女子,几乎都是在影视圈、模特圈等等混的二流角色。

至于这些女子的相同之处,按照朋友的说法,都是出来卖肉的。不同之处,就是背的马甲不同。所谓卖身顺便卖下艺那种。

要想为这些钱袋子们随时准备性玩偶,教育就要从小做起。不然性事业没有了接班人,那就让钱袋子们的日子从彩色世界,回到黑白世界,太不讲人权了。

毕竟要让mm们痛痛快快脱衣服,光靠钱砸过去,也不人道,顾及一下人家的自尊啥的。我就见过一个钱袋子,拿钱砸mm,让人家反砸了回来。不是因为mm不爱钱,而是因为有钱的又不是你一个,是不是。

在影艺圈混的mm们,估计这样的经历多的是。比如说,最近某位大陆的国际超级明星啥的,就被西方媒体把人家的每晚工资单都公布出来,太那个不和谐了。

我自己有一次,看到某位演戏的mm,疲劳得在沙发上睡着了,发了一下善心,给金头发盖了一件大衣,以免生病了。结果感动得连续几晚打电话给我,毕竟在这些圈子里,男人们看过去,全是性,女人们看过来,全是钱,确实令人们不禁黯然。

因此小时候的教育要做好,要让大家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没有啥子道德上感觉,有啥不妥的。

记得当年日本人在美国太上皇麦克阿瑟将军的统治下,搞民主选举,结果某地票数最高的,是一位著名卖肉女。当时日本伪政府大员们,觉得有点挂不住,就被老麦同志教育,习惯了就好。

要习惯,那就要从小教育到位。要教育到位,没有偶像,那是不行的。

在美国,小女孩学习的偶像,比较流行的一个叫做芭比娃娃。

小女孩们从小看着芭比,然后就想着如何长大也成为芭比。

当时流行一首叫做“芭比女孩”的流行曲,歌是这样唱的:

 

I’m a barbie girl, in the barbie world

Life in plastic, it’s fantastic!

you can brush my hair, undress me everywhere

Imagination, life is your creation

(Come on Barbie, let’s go party!)

 

我是一个芭比女孩,活在芭比世界

生活在塑料之中,日子真是太帅!(韩国mm们大概就是这种生活在塑料之中)

你可以梳我的头,脱光我在任何地界

想象的人生可以创造出来

(来吧芭比,派对里去好好豪迈)

 

I’m a blond bimbo girl, in the fantasy world

Dress me up, make it tight, I’m your dolly

(You’re my doll, rock’n’roll, feel the glamour in pink,

kiss me here, touch me there, hanky panky…)

You can touch, you can play, if you say: “I’m always yours”

 

活在幻想的世界,我是金发的小傻妞

帮我穿套紧身衫,我是你的玩偶

(你是我的玩偶,摇摆啊,感受那粉红的魔咒

吻我这里一下,摸我那里一把,那啥啥要做到头)

只要你说,“我总是属于你”,你就尽情地摸,可以玩个够

Make me walk, make me talk, do whatever you please

I can act like a star, I can beg on my knees

(Come jump in, bimbo friend, let us do it again,

hit the town, fool around, let’s go party)

 

叫我走就走,叫我说就说,你高兴我就迁就

我可以摆明星的谱,我可以双膝跪地的哀求

(跳上来吧,傻冒朋友,我们再搞一次了

去城里,玩个够,派对里胡来到头)

 

 

然后看看唱歌的mm,就知道小女孩们长大的方向了。

 

 

 

结果这首歌,成为小女孩们的至爱,在鲜明的节奏之中,小女孩们开始学习跳舞,如何撅起小屁股,然后小巴掌还拍啊拍啊。

当然美国的女权组织们自然不满了,如此把女性当作玩偶性奴化的东西,也渗透到5—6岁的童女那里,也太政治不正确了。

不过这首歌里,提到的pink(粉红色),就是芭比教育的升级版本,叫做Pink Princess, 粉红公主。

 

 

粉红公主,是迪斯尼公司的女童市场的主打形象。

不过人家推出来的形象,不是上面那么性感,而是人畜无害的。

 

 

 

这些人畜无害的迪士尼公主们,代表着一个庞大的商业利润——40亿美元的儿童用品市场。

一位叫做Finucane的妇女,开始发现了她爱看迪士尼卡通的3岁的女孩,出现问题了。

小女孩不象以前那样喜欢跑跑跳跳,而是要穿着迪士尼专卖商标的粉红裙子,坐在台阶上,等待着她的王子到来。

其实这个小女孩还是不算严重的。有的5岁的小女孩,已经要戴着垫得鼓鼓的胸罩出门了。6岁的女孩子已经画眼睫毛了,当然7岁的女孩子就开始穿屁股一条线的性感内裤了。

另外发生的事情,就是美国食品工业的生长激素乱用,导致小孩子身体过早成熟,不少的女孩子9-10岁开始来月经,最小的居然是7岁。

这位Finucane女士,和其他的妈妈们一沟通,发现情况很严重。大部分妈妈们都觉得已经无法影响自己的小女儿,因为迪斯尼已经把全套课程都准备好了。

从粉红公主们那里毕业之后,接下来的启蒙偶像,就是Hannah Montana了。

 

 

然后之后,就是High School Musical了。

 

 

严格意义上来讲,迪士尼推出的女孩形象塑造,和色情还没有沾上边,甚至连软性色情,都没有达到。不过所有的准备工作,都要潜移默化的进行,这个时候的工作,是要传递给女孩们的信息,就是你必须要成为性感宝贝(Sexual Babies),只有性感才会成功。

而这种性感的概念,其实就是通过男性的标准定义的女性作为物化的性玩物,所谓sexual objectification。

流行全世界的少女音乐组合,基本上不少就是商业利益团体,在这方面努力的后果。

这样的少女组合,一方面讨好中老年男人的变态性爱好,另一方面让成千上万的少女争相仿效。对男人们来说,这里的性感宝贝,代表的是性,而对少女们来说,跟从偶像,购买她们代言的产品,做购物狂,岂不是一举两得。

先空了这些小萝莉的钱包,又为钱袋子们培养的性玩物接班人,何乐而不为呢。

看一下这个韩国的少女组合,那小屁股撅得,深得其中精髓了。

 

 

不要以为,换个啥马甲,大家就不知道这是卖肉组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