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为什么不统治世界——从围棋到德州扑克


来纽约念博士以后,渐渐认识了校内外各式各样的聪明人。他们每每天资过人、智 商极高,而且大多爱好学习、勤于工作。很值得庆幸的是,我总能向他们学习到很多东西。在学校博士的圈子里,大多是高智商+埋头念书的一类人。而我渐渐的认 识了社会上各种不一样的人以后,慢慢发现,如果以后不在学术这个圈子混了,即使你如何能在数学上完爆别人,甚至如何比别人更能吃苦耐劳勤奋工作,却不一定 找到别人好多少的工作。而且随着工作时间越来越长,智商因素在绝大部分工作中占的比重却越来越低。说白了,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聪明人统治的。

 

    先换个话题,聊聊我的两个业余爱好——围棋和德州扑克。这两样东西占据了很大部分的业余生活。

    我是1995年马晓春两夺世界冠军的时候接触围棋的,一眨眼到现在已经快二十年了。围棋曾经带给我很多快乐,当然也有一些荣誉,各种奖杯奖状曾经塞满了我的书架。直到现在,我的围棋水平,可能仍然是在北美比较高的。

    但这两年来,我除了每年偶尔参加美国围棋协会在纽约附近组织的几个公开赛,几乎从来不下围棋。原因很简单,改打德州扑克了。事实上,我的一位“忘年”棋 友,北美老围棋冠军、曾经在纽约文化沙龙给过“围棋之美”讲座的黄克,他跟我说,他过去的一帮老棋友,大多都开始打扑克了,而且有些还成了职业牌手。

    这其实最正常不过了。在美国最大的围棋比赛——美国围棋大会,最高级别的冠军奖金也不过区区五千美元,而竞争无比激烈,前几名无不是在棋上天赋极高,天天 泡在棋上的半职业选手,或者干脆就是原来中国、韩国过来的职业棋手。而对于一个职业的线上扑克玩家来说,一天赚五千美元也不算什么难事吧。

    围棋虽然现在在北美的影响力慢慢在扩大,但与国际象棋与桥牌相比,还是要逊色得多。但客观地说,即使是国际象棋或者是桥牌,它们的影响力跟德州扑克相比, 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相提并论的。随便插一句,在金融工程stochastic volatility模型里,有一个很著名的Heston模型,它的发明者、马里兰大学金融教授Steven Heston,也热衷此道,并且写过两本关于扑克公开赛的书。而曾经被我们系录取的MIT博士Will Ma,更是居然正儿八经在MIT开了一门三个学分的讲扑克的课

 

    围棋是永远不可能像德扑那么流行的。因为围棋太难了。在这里我讲一个小故事作为例子吧。话说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两个德国的数学家偶尔在报纸上看到了介绍围 棋规则的文章。他们看完之后,有一件事怎么也搞不懂。报纸上介绍完规则以后,还附有一张当时职业棋士的棋谱。这张棋谱没有下完,因为一方认输了。但两个数 学家研究来研究去,都觉得是认输的那一方领先。当时欧洲并没有多少人下围棋,他们也没有地方问。于是他们觉得这棋谱印错了。后来有一个日本的棋手到欧洲访问,他们就专门找那个日本人请教。日本人告诉他,棋谱没有错,再走几十步以后,认输的那一方将无法继续。

    其实数 学家,尤其是德国的数学家,都是绝顶聪明的人。这个故事说明了围棋有多难。事实上,正由于围棋如此之难,导致下围棋的里实力产生巨大的差距。低水平的人与 高水平的人下,将几乎没有任何机会,而高水平的人之上又有更高水平。实力悬殊的等级森严,导致刚入门的人,往往遇到高手以后有畏难的情绪,于是真正留下来 的人就不多了。

    金字塔形的人才分布,和明显的实力鸿沟,这种现象在数学竞赛和竞技体育里面也很明显。比如乒乓球比赛,市队的打不过省队的,省队的打不过国家队的,国家二队的打不过国家一队的,一级一级相互之间的实力差别壁垒森严。数学竞赛也有类似的现象。

    这种现象的好处是,实 力的差距一旦形成,就几乎没有办法被打破。因此真正有天赋的好苗子,他们不需要考虑太多东西,只有潜心训练,把自己的实力优势练出来,别人就很难在这个领 域跟你竞争。事实上,从高中、大学一路走来,我见过太多“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去上自习”的学霸了。因为对他们来说,做一个学霸不仅能给他们成绩上的优 越感,而且这种优越感一旦形成,还不容易被人抢去。

    

    但问题是,这种游戏的性质,决定了它毕竟是少数人的游戏。而德州扑克恰恰不是这种游戏。首先,我原来也说过, 德州扑克是一项运气成分占相当大比重的游戏,因此美国法律规定它是赌博而非竞技。虽然也有人研究过,在世界扑克大赛WSOP中,职业选手的表现明显好于业 余选手。但单看世界扑克大赛最终桌的那十个人,每年都几乎没有重样的,更不用说卫冕冠军的难度了(真不知道Johnny Chan当年是有多幸运才做到的),这项比赛的随机性可见一斑。

    但更重要的一点是,德州扑克这种非常流行的游戏,由于其本身变化并非那么复杂,虽然打法上有层次,但并不具备上述的实力鸿沟。打个比方,跨栏比赛,刘翔用 他在奥运会的跑法,去参加一些低级别的比赛,比如城运会,那谁都跑不过他。但在德州扑克里,虽然也有层次,但一个顶级玩家,如果把对手想象得思维非常复 杂,用非常“高大上”的打法,却很有可能被一个最简单的只看牌力打牌的低级玩家轻松击溃。

    举一个很多人都知道的博弈的例子。比如现在有这样一个游戏,班上有若干(但很多)学生,每人在零到一百里写一个实数,那个写到最接近所有数平均数的二分之 一的那个学生,赢得这个游戏。比如如果所有人写的数的平均数是60,那么写到最接近30的那个学生,将赢得游戏。

    如果你看一下这个题目,会写什么数呢?这里的确会出现层次。比如第一层的人假设其他人都是随机填一个数的,于是平均数会接近50,于是他会写25。但如果 大部分的人都是第一层人,那么写12.5的第二层人就会赢得游戏。如此类推,第三层的人会写6.25,而如果所有人都是非常非常聪明,思维非常非常复杂, 是“第无穷层”的人,那么他应该填0!但这个数明显是荒谬的,因为其他人不会有那么聪明,因此如果在实际中出现这个游戏,写0那个人反而没有机会赢得游 戏。

    这个游戏就跟德州扑克很像。玩得最好的人,并不一定是智商最高、思维最复杂的人,而会是那种比在游戏桌上绝大部分人刚好高一个层次的人。当然,一个非常高 级别的人,也可以用相对低级别的打法来获取最大盈利,但不会出现刘翔用在奥运会的跑法,在城运会就能轻松夺冠的现象。

 

    这种现象其实非常普遍。比如很多人都会惊叹于周杰伦的钢琴作曲才华。但事实上,如果从一个专业作曲家的眼光来看,周杰伦也许只是一个合格的艺校毕业生。但 因为他符合了大多数人审美眼光,因此他是大红大紫的创作歌手。又比如唱歌,我们知道美声唱法需要艰苦专业的训练,但即使造诣很深的男高音,其知名度也不一 定有凤凰传奇高。

    像围棋或者数学竞赛这种金字塔形人才分布的智力游戏,游戏的本质决定了,只有少数最聪明最有天赋最刻苦训练碰到最好机会的人,才能练出来,站在金字塔顶, 接受万人膜拜。但事实上这种游戏注定成为少数人参与的游戏。并不是这些游戏本身不有趣,只是绝大多数人自知自己是平庸之辈,不适合这种游戏,不跟你玩儿 了。

    这个社会也是如此。绝顶聪明的人在埋头苦干刻苦努力一层一层往上爬打败了一个又一个的对手以后,回过头来却发现还跟你玩这个游戏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而对 于这些聪明人来说,有点残酷的事实是,一个游戏受欢迎与否,并不一定在于这个游戏有多复杂、多难玩、多高端。受人喜欢的东西,往往都没那么复杂。比如围棋 之于德州扑克,数学之于别的东西,李云迪之于王力宏。

    所以为什么我们把头探出学校这个智力称王的圈子,到社会上一看,埋头苦干的人,往往没有左右逢迎的人混得好。才子往往没有佳人受欢迎。而智商很高的人,他的领导往往是情商很高的人。

    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聪明人统治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