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中国女子监狱


没有进过监狱的人——请进这里

  作者:走过地狱之门

    我不知道现在的社会变成了什么样子,因为我在监狱里待了整整5年。

我毕业于国内一所一流的大学,毕业后去国外镀过金,2000年以前我在一家证券公司工作。我曾有过很骄人的成绩,有过让同龄人羡慕的地位,可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因经济犯罪我锒铛入狱。

我并不是想在这里忏悔,我经过了炼狱的洗礼,历经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苦痛,我已经为我曾经犯下的错付出了代价,我赎了我的罪。

我 之所以想到写这些是因为许多人不了解监狱是个什么地方。在大部分人眼里,坐牢的人肯定都是十恶不赦,都是不可原谅,都是坏到极点的人,其实不然;央视曾播 过一个电视连续剧《女子监狱》,我相信大部分不了解坐牢为何物的人都是通过这个电视剧来了解监狱,来了解吃官司的犯人。然而,真相真是这样吗?现在没钱的 人、吃不饱饭的人、没地儿睡觉的人大把,我想如果真是这样,监狱门口可能会排起长队。

里面的犯人有的判的轻,一年两年就出狱了,有的判的 重,一待就是十几年,和我一个大队的一个女犯从刑拘开始到我出狱在里面待了整整11年,她是94年刑拘的,经过刑事调查、刑事诉讼等等一系列过程,法院判 决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拘留所度过了6个春秋,她是个经济犯,法院判了她死缓,到了女子监狱2年摘了死缓的帽子,改判无期,然后开始争取减刑,又2年才再一 次摘帽,改判有期徒刑18年。这中间七搞八弄的已经过去了11年了,到我出狱的时候她刚减了一次刑,是1年半,也就是说她还有十几年的时光要在里面度过。 她进去的时候只有30几岁,可等到她出狱,情况好的话那也是快60岁的人了。

我在里面的时候一直都有记日记的,遗憾的是出狱之前被我撕毁 了,因为监狱有这样的管理规定,任何刑释人员带出监狱的文字手稿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凡有涉及监狱的东西通通没收。我在写那些日记的时候就知道这样的规 定,也很清楚这是不可能带出去的,可我依然每天写,我只有借助于文字的宣泄才能让我忘掉肉体的苦累和精神的痛苦。

我在那里待了5年,这期间 我吃了很多的苦,但也学到了许多东西。里面是个什么样子?里面的人是怎样生活的?她们都做些什么?监狱是怎样管理犯人的?那些狱警是否都想香港的影视剧中 的霸王花一样飒爽英姿?。。。。。。我想这些问题对于没进过监狱的人来说就像是个迷一样,里面同样有着许多的故事。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只是想让外面的人了解监狱、了解在监狱里生活的那些人。在里面,狱警是管理犯人的人,而犯人是接受惩罚和改造的人。在这样两个互相对立的群体中,最大的争议就是中国现在的监管体制、监管制度以及监管干警的本身素质是否能把一个犯过罪的人改造好。

里面有一些人犯罪的确是性质恶劣,动机故意,但也有很多却是因为不懂法或是一时冲动而造成的后果。里面的犯人都说监狱是个坏人进来会更坏,好人进来会变坏的地方,连一些干警在和犯人谈心的时候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

所 有的犯罪嫌疑人一经法院的判决后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犯人,这些判好刑的人在看守所叫“已决犯”,她们是不能和没有判刑的犯罪嫌疑人关在一间号子的,看守所每 月的5号送一批“已决犯”去监狱。所以每月的5号就是监狱的进“新收”日。监狱有5个大队,每个大队分两到三个中队不等,其中的2大队1中队是监狱里的 “新收”中队,所有的新进犯人都要到这个中队接受三个月的“新收”教育和“新收”训练。其实教育和训练的时间绝不会有三个月,因为犯人是要接受劳动改造 的。每一个“新收”按照老的犯人的60%完成生产指标。监狱里的生产是很杂乱的,有专门管生产的干警在外面接活儿,当然大部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手工活。 我刚进去的时候干的活是打毛衣。现在的女孩子会打毛衣的可谓是寥寥无几,特别是像我这样受过高等教育,在外面时工作条件比较好的人,一开始学时手像脚一样 笨。可是里面的制度特别的严格,完不成指标的人通宵达旦地做。当时除了“新收”每人两天完成一件毛衣以外,其他的老犯人的指标是每人每天一件毛衣。我们这 些刚进监狱的“新收”简直就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打毛衣打的那么快的人,然而,三个月以后,所有的“新收”都能达到这个水平了(除了50岁以上的犯人和残 疾犯人,它们的指标没这么高)。

监狱夏令时是每天5:00起床,冬令时则6:00起床。起床后必须先叠好被子,这叠被子也是经过“新收”训 练的,就像是部队里一样。然后坐在凳子上等待干警来“开封”,也就是开监室的门。然后是每一个监室的人出去洗漱,上厕所,再回到监室吃早饭。这所有的事情 必须在1个小时之内完成。1小时以后就是全体排队出工了。

监狱里的犯人干的活很杂,有手工活,也有机器活。手工活大部分是打毛衣、钉扣子、 绣花、做纸袋、折信封之类的,机器活就是踩缝纫机了。做手工的时候基本都是在监室里,12个人一间,6张上下两层的铁床分摆两边,每人一张凳子放在床前, 除此之外中间只剩下很窄的一条通道。在监室干活是很苦的,房间小,又没有桌子,所有做好没做好的活只能放在床上,睡下铺的人床上总是堆满了东西,因为这 样,所以吵架打架的事情经常会发生。中餐晚餐的时间只有30分钟,每个监室有一个室长,到了开饭时间,首先由室长到走廊去把12个人的饭菜打进来,都是用 铅桶装的,然后再分给每个人。没有桌子,只能在床上吃,不许用筷子,只能用调羹。爱干净的人会在床上铺张报纸,大部分人不讲究这些,因为指标太重,活干不 完晚上没得觉睡,连吃饭都觉得是浪费时间,每一口饭都是囫囵吞下去的,一放下饭碗立马干活。所以大凡吃过官司的人吃饭的速度都是相当的快,我出狱以后一直 都很难改掉这个习惯,似乎已经不会细嚼慢咽地品尝菜肴的美味了,在里面吃饭仅仅是为了不让自己饿死,至于其它一概都顾不上了。

打毛衣这样的 活要说起来是最苦的,因为不需要工具。里面所指的工具是针和剪刀之类的铁器,毛衣针是竹子做的所以不算在内。监狱里对于工具的管理是相当严格的,所有“新 收”一进监狱就受到过这样的教育:工具就是你的生命,人在工具必须在,人不在工具也要在。刚开始很不明白为什么会对工具这么紧张,后来看的多了才知道。里 面有许多人无法承受身体体力的高度透支,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巨大压力,从而会想到自杀自残。自杀自残是监狱里的头等重大事件,如果有这样的事情,上至监狱 领导、大队中队干警,下至大队所有的犯人都要受到很严重的处理。在我服刑期间只有一个女犯自杀成功了,结果她所在的大队大队长、中队长、小队长通通调离, 整个大队当年的“改造积极分子”指标减半,自杀女犯所在的中队每一个犯人当年的争取都做废。要知道,犯人在里面拼死拼活地干无非是希望能争取到减刑,而因 为别人的事情使的自己一年的努力化为泡影,这是一件多么让人痛心的事 儿。故此,犯人之间也有一个制度就是互相监督,说实话,想自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自杀事件依然屡屡发生,只不过难以成功罢了。如果有工具的活,晚上 值班队长是要来收工具的,至于几点收要看活儿的数量还有值班干警的心情。但打毛衣这样的活就没人管了,打到几点都行。晚上睡觉是不许关灯的,所以我们经常 是通宵地做。即使当天的指标完成了,也希望能多做一点,只有产量超过别人才有可能争取减刑。

我在入监后的第二年调到了一个新的大队,是踩缝 纫机的活。我们做过绵质内衣、床上用品、服装鞋帽,而且还有国内名牌内衣呢。机器活是必须在工厂间干的,7点出工以后,不到12点以后是不可能回监室的。 收工回来洗洗涮涮都要2个小时,因为所有的活动都是集体行动,要排队,要报数,要一个一个监室轮流,这样七搞八搞差不多2点多也有可能3点才能上床睡觉。

在工厂间干活一点都不能偷懒的,因为是流水线加工,你的这道工序没做完,下面那道工序的人就要骂人,你耽误了别人的时间。“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在这里得到的体现是最充分的,只不过我们换了一种说法“时间就是产量”。

说 到这里,我想提醒大家,以后买回来的内衣裤、床单被套之类的东西一定要水洗以后才能用哦,即使是在专卖店买的也是一样。我们在工厂间干活时为了节省时间, 辅料、半成品、成品都是一堆一堆地堆在地上,车工坐在车位上不能走动,由辅工将成堆的东西在地上拖来拖去,做好的成品直接打好包装,贴上厂家标签就OK 了。我们虽然觉得过意不去,可也没办法,我想男监或是别的监狱肯定也是一样吧。

监狱里的干警也有男的,比较少数,但他们是不可以进入监区的,也不直接和犯人接触,也有纪委的或是教育科的男干警需要找犯人谈话,这种时候都要由犯人的主管干警带着去的,会有专门的谈话室,男干警是不可能进入女犯的生活区的。

有 些监狱的管理也还是比较文明的,我在大城市吃官司,所以要好一些。听里面一些累掼犯说起小地方的监狱才觉得更可怕,起码我待的这个监狱没有干警打犯人的现 象,同犯之间的打架也不是很多。像香港电影里演的那样的牢头狱霸也是没有的。当然犯人欺负犯人的事情那是屡见不鲜,只是没那么猖狂。

监狱里 面干警并不是很多,一个小队长一般要带30-40几个犯人,这就叫“主管干警”,她会在她所带的犯人里面挑选有能力的犯人来担任一些职务,这些犯人统称为 “四犯”,“四犯”分四种:管纪律的、管生产的、管生活的、管学习的。里面的犯人也同样分很多等级。一般来说,经济犯是最高等级的了,但经济犯不是很多, “四犯”的职务大部分是由经济犯来担任的。但管劳动的“四犯”就很少由经济犯担任了,我想这或许是经济犯的动手能力不是很强的缘故吧,管劳动的四犯基本都 是由盗窃犯来担任的。我在一中队做室长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新收”,是财大毕业的,她分在我的监室,因为她是读书人,我不免有了一些惺惺相惜的同情,很是 照顾她。然而,在监狱里最叫的响的就是干活,我们叫“劳役”,无论我怎么手把手地教她,她都是全监室甚至全小组劳役最慢的一个,当天的指标只要有一个人没 完成,全房间的人都不能睡,因为第二天一开封生产四犯就要来收活。她天天拖大家的后退,可别人看在我这个室长对她很好的份上敢怒又不敢言,最后有一天晚上 已经3点钟了,大家还在帮她干活,有几个暴力犯嘴里一直不干不净地骂人,她可能是实在受不了了,当天晚上我们睡下后,她用一根磨过的牙刷柄割了脉。幸好也 许是她没有太多的时间把牙刷磨的更锋利一点,又或许是她下手的时候感到太痛而没有割的太深,她没死成。我后来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麻木地说这样活着比死 难受一百倍。

我自己刚进去的时候也曾多次地想到过自杀,甚至和她一样做过准备。可我只要接到妈妈爸爸的来信,我就再也没 有这样的勇气下手了。如果我是一个没有思想的人也许在里面的日子会好过一些。每天机械地干活,什么也不用去想。里面吃饭有室长去领,然后分到每个人手上, 吃完饭有专门的犯人洗碗,每星期洗一次澡只有15分钟(包括排队、脱衣服、洗完穿衣服的时间),囚衣也有专门的犯人清洗,一切都有人替你安排好,只需要按 照规定的要求去做就是了。

我也想像那些没有文化的犯人一样劳役、吃饭、睡觉,可是我却无发遏止自己的思想。我想家,想亲人,想朋友,想吃一 顿好的,也想能好好睡上一觉。。。。。。偶尔有没活干的时候,大家总是会站在监室的铁窗前,望向外面的天空。我们不喜欢天气晴朗风和日丽的日子,这总是会 更加显现我们的悲惨。这样的好天气我们却不能去享受阳光的沐浴,被困在这样一间小小的房间里或是见不但阳光的工厂间里。在这种时候我们更加觉得自己的生命 毫无意义。

在里面我们所干的活都是有主的,也就是说是厂家指定的。每个大队监狱都有全年的劳役指标,要完成指标需要两方面的努力,一是干警 要接得到活,一是犯人要能完成。如果没有接到活或是接的活不多,我们也会有劳役断挡的时候,这就是我们最开心的日子了。虽然不干活也要参加法律学习啊,搞 点活动啊,或是开个会啊什么的,但毕竟晚上没事了,可以好好睡个觉了。

犯人是没有工资的(不过听说从05年开始有的监狱已经实行了计件工 资),干警在接活的时候要和厂家谈好价格的,完成一批活厂家和大队结帐的,我们所创造的经济价值当然是归监狱所有。而对于犯人来说,个人完成的产量全部换 算成劳动分数,做的越多,分数越高。每月由主管干警根据你平时的生活表现和劳役情况给每个犯人打分,三个月评一次“处遇级别”,监狱里的犯人分5个处 遇:A级、 B级、C级、D级、E级。三个月的分数达到30分或以上的就可以享受A级处遇,25——30分(不含30分)的则是B级,依次类推。

分 数就是犯人的生命,在里面所承受的一切劳累、痛苦、委屈、侮辱在一个高分儿面前都会被我们认为是值得的。因为到年终的时候,只有拿满120分的犯人才有资 格被上报法院减刑。在那样的日子里最渴望期盼的就是自由,只要有一条小小的路能让我们早一天拥抱自由,即使是累死苦死也不会有人说不愿意的。为了这早一 天,我们把自己变成了机器,为了这早一天,我们可以放弃做人的尊严,一切就是为了早一天见到自己的亲人,早一天呼吸自由的空气。

说来真是悲 哀。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在外面听谁说过想吃这个要吃那个的?我以前自由的时候因为是单身,年轻又拿着高薪,下了班就和一帮同事朋友们在外面吃饭,真是没什 么没吃过的。可是进了监狱以后才真正感觉到吃对一个人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那种对吃的东西的渴望也是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体验。

监狱的伙食 凭良心说还是不错的,比看守所的好多了,我们都说是因为监狱要劳动的缘故。看守所的伙食简直就不是人吃的东西,每天不是大白菜煮自来水,就是白豆腐加点 辣,一星期有一顿荤那根本没法吃,就是一快大肥肉。那个肥呀,还没吃就让人想吐。我在看守所近1年都是吃的泡面,弄到现在回来后谁在我面前提泡面我就跟谁 急。

监狱的伙食每顿是一个菜,星期天会加一个菜,一般都是素菜里面加点肉丝,如果是大白菜之类的全素菜,还会有一个汤,也就是西红柿或是青 菜加点蛋花花。但是菜的品种就是那么几样,再加是大锅菜,味道是不怎么敢恭维的。别说是这样的菜了,就是山珍海味让你吃个几年,十几年的还不是和糟糠差不 多味儿了。真不怕你们笑话,能美美地吃一顿好东西也成了我们朝思暮想的心愿。好在监狱的管理在近一两年也开始走向人性化。平时大家吃的都是大锅饭,有的朋 友说的有钱可以吃小炒在我们监狱是绝不可能的,有也是在梦里吃,那也就不存在有没钱的问题了。不过,如果犯人的处遇达到了A级的就可以在每个星期六吃A级 菜,B级的则是两个星期一次。A、B级菜都是干警到外面店里买的,品种也不断地翻新,有时是半只烧鸡,有时是半个蹄膀,有时还会有汉堡啊、虾啊、真空包装 的猪肉什么的。犯人吃饭是不要钱的,可这个A、B级菜却是要钱的。所以有很多劳役做的很好,表现特突出的A、B级犯人因为家里穷大帐上没钱而白白浪费了 “配额”。
监狱里有一个小超市,犯人每月去一次买东西。现金在监狱是不流通的。每个犯人入监时都会有一张大帐卡,从看守所转到监狱来时有现金的全 部打到这张卡上,家里人每月来接见时送的钱也打到这张卡上。有些朋友说有钱吃官司就不会吃苦了,什么都可以买,这肯定是误传。在一些偏远的城市的监狱好象 是有这样的现象。

去超市每人能买多少东西是由各自的处遇来决定的。日常用品是不限制金额的,只有食品有限制。A级的可以买100元,B级买 80元,C级买60元,D级和E级买50元。每月一次的接见,探监者也是按照同样的规定给探望的对象买食品。所以如果是A 级,并且每个月都有人来接见的话,那她就可以有200元的食品了。只是,每个大队能享受A、B级待遇的人只有几个,有条件的人也舍不得乱花钱,毕竟这钱都 是父母家人的钱,何况里面家庭条件好的并不多,表现好的家里穷的叮当响,家里有钱的又不一定能争取到A、B级,所以浪费“配额”的事情比比皆是。

超 市里的东西都贵的要命,而且很多假冒伪劣产品。犯人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只此一家,没有分店。食品泡面具多,也有一些真空食品,可都太贵,即使很想买, 也买不起,大部分人只能买50、60元,一包真空包装的东西就要十几块甚至二十几块,买了这个其它的就甭买了。犯人去超市每月必买的食品是泡面(最少10 包,多的买一箱)、榨菜、火腿肠,因为监狱只有三顿饭,而且晚饭时间是5点,到晚上肚子是一定会饿的,干活又晚,没有泡面就完蛋了。这几样东西买好了,也 剩不了几个钱了,再想吃的东西也只能是过过眼瘾罢了。

因为吃的问题也闹出过许多事儿,因为如牙刷、牙膏、卫生纸等等

生活必须 品是不限制金额的,所以许多家里条件好,大帐上有钱,可又没有达到A级的犯人就和那些A级却没钱买的人商量,用生活用品换食品。我们每人去超市后买东西的 超市发票都要上交给干警检查,后面这样做的人越来越多,干警发现有的犯人每个月竟然要买10支牙膏、20多包草纸,加上犯人去打小报告,这事情有一天就露 馅儿了,然后是好一通大调查,最后凡是参与过的人全部受到了惩罚:扣分并且停掉一个月的超市,这意味着整整一个月将没有东西吃。虽然处罚的这么严厉,依然 有犯人敢冒天下之大不渭,反正抓住了我倒霉,抓不住我胜算。说来说去,都是要吃惹的祸。

监狱是个很特殊的地方,同时也是个很能锻炼人的场 所。我在外面的时候很难想象我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下来。没有吃没有睡这仅仅只是一个方面。里面的犯人犯什么罪的都有,涉毒犯再次入狱的很多,和我同一批 入狱的一个女孩,因贩毒判了一年六个月,出去后一个星期就听干警说又因为盗窃进了看守所,没多久,就来到了女子监狱,这回判了两年。上一次我们同是“新 收”,可这一次我却是她的室长了。我问过她这种地方这么苦,来一次就等于是在地狱走了一遭,为什么还要来呢?她回答我说,我有什么办 法,Communistparty把我放出去了,可不给我找工作,不给我钱,我家里人早不要我了,我不去偷难道去死吗?她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很平静,看着我 的眼光冷冰冰的,似乎没有一点因为再次入狱而表现的痛苦,又仿佛在说,这还用问吗,笨蛋!
有一年春节,干警休息7天,犯人休息三天,初一到初三。 年三十这天干警下班前,小组组长发了一大堆手工活下来,并且宣布:队长说了,监狱规定春节期间不许干活,抓住了要扣分。但是,我们队长初四值班,她8点上 班之前我们要把做好的活放在办公室,她要检查。许多人当时都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鬼通知,!我一气之下站起来就要去办公室,我的同犯拉住了我,说,你又何 必呢?这种地方什么怪事儿没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人能过我们也能过。

  弄虚作假在监狱里面已是见怪不怪了。组织犯人上课学习也是不得 已而为之。监狱办了一个扫盲班,为了完成学习指标,强迫那些文盲犯去上课,我开始还弄不明白,这不是很好吗?可以学习,为什么那些文盲到了要上课的时间就 骂爹骂娘的?后来才知道,这些去上课的人劳役指标是一点都不减的,去上了半天课,劳役怎么办?8点以后如果是不需要工具的就得偷偷摸摸地在监室里干,如果 是需要工具的就没办法了,只有欠产。这些文盲犯没有文化,什么都不会,只有拼命干活才能拿点分数,和我们经济犯比,她们更加苦,经济犯大部分都做四犯,又 经常写写文章,拿分儿的机会比较多,可文盲犯就不同了,只此华山一条路,如果欠产就要扣分,分数达不到就没办法减刑,当然她们要骂了。

    干警们是巴不得犯人最好什么都不要去做,一门心思做劳役。监狱从体制上来说,不是企业,应该不是创收单位,为什么要这样让犯人去干活呢?美其名曰“劳动和教育想结合”,教育何在?难道这些表面的现象就代表了教育的成功吗?

    司法部也好,监管局也罢,我相信go-vern-ment改进监管体制改善服刑人员待遇的决心,可是下面的人如此操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人性化管理”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落实到位?

    路漫漫其修远兮!

     坐牢的人如果没有一点盼头那日子是很难过的,每月一次的接见日就是犯人们最期盼的一天。当地人基本上每月都会来接见的,外地的就不可能了,有那个路 费还不如寄进来放在大帐上实惠。里面的女犯各种年纪的都有,最小的18岁,还是从少管所转过来的,不满18的是少年犯,是不能送到女监来的,最大的80多 岁,这个人从30几岁就吃官司,判过两个无期,真搞不懂。

    来接见的家属很早很早就来到监狱门口,有些四犯在接见这天要帮忙干警把桌 子抬到接见大厅,还要送热水瓶去,回来以后都会兴奋地告诉大家:外面来了好多家属哦,谁谁谁的妈妈来了,谁谁谁的孩子来了。。。。。。因为接见是在一个大 厅里,在里面玩的好的就会互相介绍刚才那个人是我的什么什么人。我还听说因为总是接见的缘故,很多犯人的家属都成了朋友。在外面等着接见很无聊,然后就互 相聊天啦,一聊发现自己来接见的人是在一起的,就这样还会下次约好一起来呢。

    接见时间是20分钟,一批一批的进去。第一批进去了, 第二批的人在大厅的铁门口等,很多人在排队等的时候就开始眼圈发红,年纪小一点的犯人干脆就哭出来了。进去以后,每个接见窗口里面坐两个人,一个是犯人, 一个是干警,和家属说的每一句话干警都要作记录,如果说了不该说的话回来就要倒霉了。家属坐在接见台的外面,中间有一道悬空的玻璃,如果家属带了东西就从 玻璃下面送进来。监狱里对带进来的东西检查的非常严格,能送什么不能送什么都有严格的规定,超市里能买到的东西是不可以送进来的。有些犯人嫌超市里的东西 都是假货让家里带来,干警当场就让家属带回去。

    接见的时候规定犯人的手不能放在台子上,要放在自己的腿上,是为了防备犯人趁干警不注意偷偷传纸条出去。以前据说发生过这样的事儿,一个女犯塞了一张纸条给来接见的哥哥,“哥哥,你救救我把,我真的不想活了!”后来家里的人到监狱里来闹,好象是弄的动静挺大的。

     接见的场面应该说是我有生以来所看到的最惨的一幕(除了电影电视里看到的以外)。玻璃墙外的爸爸妈妈老泪纵横,一边哭一边骂,你这个傻孩子,怎么会 去做这种事儿啊!玻璃墙内的也是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爸爸妈妈,原谅女儿吧!妈妈一别骂着一边把手从玻璃墙下伸进来,在女儿的脸上抚摩着。。。。。。女 儿多想拉拉妈妈的手,可是不行,就只能这样子坐着流着眼泪感受着妈妈的心疼。如果是结了婚有孩子的就更让人看不下去,有的女犯孩子还很小,家里人抱着来接 见,孩子不懂事,一个经儿地叫着,妈妈抱抱!妈妈抱抱!小身子拼命地想挣脱抱着他的手,坐在里面的妈妈真是心如刀割,朝思暮想的孩子就在眼前,可却无法伸 出手去把他抱在怀里,只能看着孩子嚎啕大哭。有的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也会哭着请求坐在身边的干警,能不能让我摸摸孩子?有些干警心很软,也会同意 的,但也有冷冰冰地说不行的。外面的丈夫和家人看到这种情形只能流泪,只能恨自己的孩子。

    在监狱里哭也是不自由的,如果在监室或是工厂间哭马上会有人报告干警,因为在那种地方哭很是容易感染,监狱是要以稳定犯人的情绪为重要的,所以不允许大声哭泣。可是只有在接见厅是没有这个规定,在这里许多人把一辈子的泪都流光了。

     20分钟的接见在犯人的感觉里似乎只有2分钟那么迅速,原本在监室想好的要和家里人说的话这么一哭也忘掉了。接见时间一到马上就要离开,一分钟也不 能耽搁。泪眼相对,依依不舍,也许只有这刻骨的痛才能让我们感到犯罪的可怕,让我们的心在痛苦中忏悔,只有家人的爱才能让我们在这样的环境里有勇气去接受 命运的惩罚,有韧性有耐心去等待天明。

没有接见以前的兴奋很快就被接见后的悲伤所代替了。许多人不忍看自己白发的父母被伤心思念而折磨的憔悴不堪的脸,年幼的孩子因想念母亲而哭泣的眼,她们选择了不接见,宁愿独自忍受思念的痛苦,在夜里默默地哭泣。

    接见是一件既让人向往又让人辛酸的事情。而在监狱里最让人痛心的莫过于失去自己的亲人。有不少的女犯自己年纪已经不轻了,判的时间又长,在服刑期间就遭遇了父母去世的噩耗。“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那应该算是人世间最惨烈的痛苦了吧。

     犯人和家属的所有信件都必须经过干警的检查,有的犯人本身就不是很坚强的人,如果家属的来信中提到家里爸爸或是妈妈去世了,就不会把这封信给她看 了,因为害怕她想不开而做傻事儿。和我一起的一个同犯父亲死了快一年了都不知道,在她即将要出狱的前一个月,干警才把她姐姐写给她的信给了她看,她哭的死 去活来,一直怨恨干警为什么不告诉她。而我认为干警这样做没有错,那时告她非出人命不可。她姐姐的信中说,爸爸临终前一直叫着这个小女儿的名字,咽了气眼 睛也没闭上。我想做爸爸的是不放心吧,虽然女儿是个有罪的人,但她也是延续自己生命的人那,虽然怒其不争,同样也哀其不幸啊!她是个涉毒犯,我一直认为涉 毒的人出去后改好的可能性很小,但我看她拿着姐姐的信痛不欲生的样子,我宁愿相信她出狱后再不会和viper打交道了。

进了监狱以后老公提 出离婚的,男朋友提出分手的,父母提出断绝血缘关系的可谓比比皆是。有的人痛苦不堪,难以接受,哭的闹的自杀的,因此而被关禁闭的,有的人心平气和,无怨 无悔接受。当然坚强的人还是多数,有一个犯人得知自己的妈妈走了的消息,竟然一滴眼泪也没流,白天她沉默地干着自己的活,但我相信夜里她一定会流泪。

在 那样的环境里很多人都变的很坚强,因为大家很清楚,监狱是不相信眼泪的。外面的人看来很可怜很悲惨的事情在里面天天都会发生,干警门也习以为常了,犯人更 是无动于衷,自己都没人同情,那还有心去同情别人。在我认为,苦难本身就是一把利器,瞬间就可以把一个人的同情心打磨的干干净净。在这个地方,生命只是带 着微弱的坚强在成长。

监狱里的生活也是生活,日子也是和外面一样必须一天一天地去过,所以在里面的人也并不是整天愁云惨雾的,相反,正因为失去了自由,很多东西都受到了限制,反而一点点的自由或是享受都能让大家心花怒放。

监 狱里犯人的法定休息日只有春节、国庆、五•一,干警是休七天,但每天都有一个值班的干警来上班。而犯人休三天,以前这样的休息日都是要干活的,从04年开 始就基本不干了,即使有些生产大队也只是干半天。这三天里允许穿自己的衣服(平时是必须穿囚服的),但要在胸前挂上番号牌子。其实女犯里有许多长的很漂亮 的女人,只不过女人的美是要靠气质来衬托的,五官长的精致的女人一旦脱下了漂亮的衣服换上灰不拉叽的囚服,就再也看不出曾经的美丽了。

这三 天可以在监室里看电视,在有节日的这个月里去超市时大家也都会买点平时舍不得买的零食(平时买了也没时间吃),但在监室里依然要坐在凳子上,不允许躺在床 上,不可以东倒西歪,即使是这样,那也是天堂了。而且也会有一些活动,打牌、看录象、运动会、看文艺演出。。。。。。这些活动要事先报名的,打牌和看演出 是大家最喜欢的了,报名打牌的总是超出名额,没办法就只有轮着来,看演出也是很享受的一件事儿,演员都是服刑的女犯,她们有专门的老师教她们唱歌、跳舞、 乐器表演,都是从各个大队挑出来的长的漂亮、能歌善舞的女子,只是要求必须是长刑犯,起码十年以上的人才有资格入选,我想是因为在这种地方培养一个人不容 易,如果是短刑犯,刚培养出来了,却要出狱了,没有必要。

舞台上的女孩子穿着特别漂亮的演出服,这些衣服都是她们自己亲手做的,监狱里的人 真的是非常聪明。她们化着很美的妆,舞姿曼妙,歌声甜美,歌曲、戏曲、舞蹈、小品,真是多才多艺,任何看过的人都不相信他们是犯人,然而事实是她们中的许 多人甚至连死缓、无期的帽子都还没有脱。每当我参加这样的活动时我都会特别佩服她们的勇气,绽放的笑容里竟然没有一丝阴霾。

过春节是监狱里 最重视的节日,要加派干警值班的,主要是怕这样的节日会让犯人们触景生情。谁说不是呢?大年三十,外面喧闹的鞭炮声清晰地传入我们的耳朵,电视里喜气洋洋 的主持人一声声地祝大家新年快乐,年三十允许电视看到00:00,我似乎从来没有看完过,很多人都一样,早早地就不看了,上床睡觉,希望这一天快快过去。

除 了这三个大节日以外,其它的节日就没有休息这么长时间的了,元旦休息一天,中秋节是吃了晚饭以后就不必出工了,端午节没有休息,妇女节休息半天,所有的节 日食堂都会给加菜,春节的菜最好,05年的春节我记得年三十晚上的菜是一个很大的鸡腿,一块卤牛肉,一份炒杂素,一份油炸花生米,还有一份鱼头汤,这是监 狱里最好的菜。菜太多,我们都吃不完,又不想浪费,就拼命地吃,所以一个节过完,许多人都因为暴饮暴食而肠胃不好了。

如果宣布今天在监室干 手工,那大家可开心了,讲黄色笑话的,唱歌儿的,讲KB故事的,当然说的最多的还是男人。在外面人看来是隐私的事情在这儿也都不成为秘密了:怎么恋爱的, 怎么结婚的,婚后和老公生活的一些趣事,甚至自己做第三者的经过,和男友造爱的过程都可以描述的一清二楚。无论什么层次的人第一次听到这些话都会瞠目结 舌,讲的人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神情,听的人却像是做了坏事儿一样先自脸红了。不过,要不了多长时间,那些曾经不能听这种话的人也加入了说的行列,素质高一 点的人虽然不说,可听着也不再觉得刺耳了,所谓“细物润无声”,潜移默化的确就有这么可怕。

我入狱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监狱是什么样子的,但我 看过一些描写监狱故事的港片,看的时候也有感叹,监狱里竟然这么乱,打死人也没人管的。所以在公共安全专家局接受调查时脑子里曾闪过自杀的念头,我想我是 无论如何也不能去那个地方的。我进看守所的第一天就遇上房间有人打架,两个女人仅仅就是为了一杯水的问题打生死架,血从一个人的头上喷出来,晕过去的反而 是我。在看守所,有个“二进宫”的人就告诉我,监狱比看守所好多了,有床睡,不像看守所只能睡地板,而且监狱的伙食也要好的多,最重要的是监狱的干警比看 守所的管教素质高,没那么凶,环境也不似这般的乱。

事实上,那个人没有骗我。犯人恶意地欺压、侮辱犯人的事情是没有的,只是犯人之间打架就 不可避免了,吵架更是天天发生。监狱里是用犯人来管理犯人的,一个干警要带三、四十个犯人,何况干警9点上班,下午4点就下班了,怎么可能亲自来管我们。 干警其实就是来处理问题的。因为是犯人管犯人,这也就难免要弄出许多事儿来。

四犯大部分都是有点文化的人。在监狱里,读过高中的就算是知识 分子了。大学生、硕士生甚至博士生也有的,不过很少。对于这些高学历的人,干警只要不是很变态的,都会重用。在监狱里,犯人最紧张的就是分数,而在里面无 论干一件什么事情都是要给分儿的。譬如,犯人入监后通通要写认罪书,可文盲犯不会写字,那就要由别人代写,文盲犯每月一次写家信也要人代写,这个代写的人 就能以“帮助同犯”为由得到0。5分的奖励,来了活需要人去搬去抬,这也有0。5分的奖励,出个黑板报奖励2分,监狱广播站和监狱报刊录用了一篇投稿奖励 3分。。。。。。只要做了事就有分。这样一来问题就出来了,有许多拿分高可又相对轻松的活谁都想去做,可派谁去做却是由四犯决定的。人手上有了特权就很容 易滑向犯罪的边缘,这句话是我在一本反贪书上看到的。正因为这样的一个管理制度,从而勾心斗角的,吹嘘拍马的,歪门邪道的,恶意中伤的。。。。。。什么现 象都会发生。一些家里经济条件好的,买回来的大帐送给四犯,这样就很容易得到一些特殊的待遇了,安排去做个检验员什么的,活不用干,分儿拿的又高。最苦的 就是那些农村来的犯人,本身就没什么文化,人又老实,不会说不会写,看到干警腿肚子就抽筋,平时累死累活,一个月就拿那么一点可怜的分数,还要天天被别人 当成出气筒骂来骂去。她们很委屈时总是说,出去后就是卖房卖地也要供孩子上大学,就是坐牢也他妈的要有文化。许多时候我会感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助,再就是内 心里说不出的孤寂无依,我没有更多的办法可以帮到她们。

犯人中最让人羡慕的就是那些短刑犯了,她们的刑期都在3年以下,看守所就待了个半年 一年的,到监狱“新收”折腾三个月,剩下不到两年的刑期了,监狱从争取到减刑是两年一轮的,所以,三年以下的短刑犯是没有减刑的。其实,“无欲则刚”这句 成语用在监狱真是再恰当不过了。总之没有减刑,分数对她们来说可有可无。她们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反正想超产想干活的人多的要死。欠产吗?没关系,扣 分儿好啦,监狱规定不允许串监(就是“串门”),可她就偏要串,干警上班她上班,干警下班她下班,看谁不顺眼就骂,遇上不服气的就打,反正监狱规定吵架打 架各打五十大板,蓄意挑衅的扣的分数重点,还嘴还手的扣的轻点,我扣分儿没关系,你他妈扣的起吗?整个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干警对这样的人也是 睁一眼闭一眼,这种人很快就要出去的,犯不着逼的太狠,惹急了出去找你麻烦也说不定。曾经有犯人就这样威胁过干警,你不让我活,我出去就杀你全家。这些人 也很知趣,干警在就老实点,干警走了就无法无天,四犯也不敢去管她们,她们俨然把坐牢当成了疗养。

什么是社会?就是差别、悬殊和苦难。监狱就是一个小社会,一个大队、一个中队、一个小组就是一个个更小的社会,在这里同样上演着一幕幕的戏剧,只是戏剧的调子不是那么高昂罢了。

犯 人在里面少则一两年,多则十几二十年,看到异性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就更别说生理需要了。我待的监狱是绝对没有安排犯人家属来同居一晚这样的事情。不 过监狱有这样的政策,长刑期的犯人刑期过半了以后,减过刑的,改造表现特别好的,主管干警会替其申报节日探家,这个政策也是近一两年才有的。大都是三个大 的节日,探家时间最短的3天,最长的5天,要家属担保,亲自到监狱门口来接。回家后也必须每天打电话进来报告行踪,回监狱的时间是早晨8点以前,绝不允许 超过时间。除此之外,就再也不可能有和异性在一起的可能。像《肖克的救赎》里的同性恋现象肯定是有的,不过没有那么过分。监狱的《服刑人员行为规范》里有 明文规定,服刑人员严禁同性恋,05年的新《行为规范》里这一条竟然没有了,难道是允许犯人同性恋?这一点我也不得而知,我在出狱之前监狱依然是不允许 的。

在那样的环境里人需要关心、需要爱是很正常的,有许多人根本就不是同性恋,只是因为寂寞、孤独、需要一份依靠才会这样去做。当然也有真 正的同性恋者,这类人从她们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在监狱里搞同性恋是要付出没有减刑的代价的,可依然有人为了要在一起而不管不顾。一方如果被调到别的大队 去了,她们会想尽一切办法传递情书,虽然被抓住的结果是上拷、关禁闭,但依然阻止不了这种事情的发生。如果是真心要好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最讨厌的是有些 人把同性恋当成了艰苦生活中的消遣。里面长的好看的人在犯群中会比较得宠,可也会受到很多骚扰。特别是长刑期的暴力犯大队,一个漂亮女人到了这里,就等于 是羊入虎口。干警们虽然该罚的罚,该关的关,可事实上她们也不是很在意,因为太多了,用干警的话说,反正也搞不出小孩。

监狱里对于那些不服 管理的犯人如果教育失效,那就要上械具了。罚站是最轻的,干警不需要任何手续就能让犯人罚站。如果是上拷、电警棍、关禁闭则要向大队申请。这些械具里面最 痛苦的是电警棍,受这种惩罚的一般是些几进宫的老油条,干警已经懒的和她们多费口舌,用干警的话说是不可救药的人,多说无益,只有电警棍能让她们老实。每 个大队都有几间禁闭室,里面永远都有人。监狱里两种人是经常会受到械具惩罚的:有个性的和有胆量的。

监狱对于自杀自残的犯人惩罚是很重的。 因为有规定不允许单独行动,所以自杀也很不容易。有一个犯人在干活的时候把针拍进胸口,立马被送到监狱的医院开刀,还有把调羹吞进肚子里的,喝机油的,把 牙刷柄磨尖了割脉的,大家睡着了以后上吊的,反正都死不了。XXX最喜欢绝食,但照样没用,干警让几个四犯抓住她的手,掰开嘴,把牛奶往里灌,实在不行的 就拉出去灌肠。

监狱里对有病的犯人看病是不收钱的。监狱有医务室,一般的小毛病就在这儿看。每个大队有一个医务犯,有病要先打报告给医务犯 申请,然后交到干警办公室,干警批准了就行。每个星期只有星期一看病,感冒这样可以拖的小毛病,即使星期二就打了报告,也要拖到下星期一才能去,只有发高 烧或者肚子痛才能算急诊,要先报告值班干警,由干警单独带去医务室。在里面大部分人有点小病都不去看,太浪费时间,排队就要排半天,去了以后要所有的犯人 都看完了才能一块儿回来,去看也不过就是开点药,浪费半天时间划不来。只有急诊才有可能开病假,医务室开了病假出来就可以放心休息了,病假期间是没有劳役 指标的。看病的申请过程也很不容易,不是你一申请就让你去看的,涉毒犯规定不给开止痛片,所以有些涉毒犯就让其他人装病去医务室,就因为这个原因,凡是申 请这里痛那里痛的犯人总是得不到批准,有的女人来例假痛经很厉害,要求去看病,干警会冷言冷语地说,痛经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么娇气别进来呀!故此,为了不 浪费自己的劳役时间,也不愿看干警的脸色,不是非看不可的病就不去看了。
在里面所有的行为都必须是很规范的,无论干什么都要报告,即使是上厕所这 样的事情,如果干警找谈心,在干警办公室门口就要报告,坐下要报告,说话要报告,都要得到干警的同意后才行。在任何地方,走廊或是去工厂间的路上只要遇上 干警就必须停步,要等干警走过去以后才可以起步。。。。。。因为有太多的规定,而犯人长年在这样的规定中生活,很多行为都养成了习惯。曾经干警给我们讲过 一个长刑期大队的笑话,可这是真事儿,有个长刑犯在监狱里十几年,达到探家条件后干警给她报了材料,监狱批准她探家3天。回去后她根本不能适应,家里人给 她开了宾馆,她看到穿制服的保安竟然下意识地停在原地,让别人过去。干警说这事的时侯神情也是很悲哀的。

也就是为了犯人能在出监前改掉一些 习惯,监狱会把三个月后即将出狱的人调到专门的一个近期大队,这里的环境很宽松,和干警讲话可以很随便,走路遇上干警也不必报告,每天只要干半天活,电视 白天也可以看。。。。。。主要是让回归的犯人和社会接轨,不至于把监狱里养成的习惯带出去。

从近期大队的铁窗前可以看到外面的大门,越是临 近出狱,心情越是混乱。在里面这么多年,虽然很苦很累,但人已经麻木了,每天都是在重复昨天,根本不需要动脑筋,也没那么多时间让你去动脑筋。可现在有足 够的时间想事儿。即将要踏入的那个世界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以后将怎样面队亲戚朋友的眼光?回归社会后能重新开始吗?。。。。。。每个人都是在即将回归的兴 奋和面对未来的迷茫中矛盾着、幻想着。

出狱的日子终于在焦急的等待中来临了。这一天,开封后就可以穿上自己的衣服,在洗漱室会有许多的同犯 前来祝贺,互相说着勉励的话。8点一到,干警就在走廊里叫名字了,和所有的人打过最后一次招呼,就算是彻底离开这个监区了。来到干警的办公室,把所有要带 出去的物品交给她检查,大部分出狱的人是不带东西的,我们离开前都把东西送给了近期的其他人,也有一些迷信的人要带一个杯子出去,是把自己的一“辈子”带 出去的意思,只有那些家里很贫困的人会把自己的生活用品带出监狱。我只带了几本书,干警也检查了好一阵子,每本书都很仔细地翻过,主要是看有没有替别的犯 人带什么电话、纸条的。干警的动作慢条斯理,我却心急如焚,觉得这时每一分钟都是那么漫长。检查完了带出监的物品,然后脱光衣服,干警把衣服的边边角角都 捏一遍,确信没问题了,好,穿上衣服,走吧。

从监区到大铁门要经过一个操场,我出狱的这天天气非常的好,操场很空旷,我和带我出监的队长并 肩走着。在这之前每一个出狱的人都被别的犯人叮嘱过,出去的时候一直往前走,千万别回头。我是个不迷信的人,在走近第一道铁门前,我忍不住回了头。这个消 耗了我5年青春的地方,我洒下了无数汗水的地方,你带给我屈辱,也让我成长。。。。。。现在,我终于要和你永别了。

干警送到这道门她的任务就完成了,她说再见吧,祝你以后一切好运!我看着她转身的背影,在心里和她默默地道别:我永远也不会和你在这里再见的。我转过身大步向第一道铁门走去,再也没有回头,我知道,在这道铁门外正站着我日夜思念的母亲。

    (完稿于2005-9-11 凌晨)

 

 

 

写在后面的话:

    坐牢绝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种耻辱,是在我生命画卷上永远也抹不去的一块墨迹。我写这篇文章,是考虑了很久才决定的。

    在里面我看到许多年纪很小的女孩子懵懵懂懂地就进来坐牢了,我真的感到特别心痛,她们是不应该进来这里的,为什么会进来呢?因为她们不懂得,没有人告诉过她们。

     监狱是惩罚犯罪的地方,吃苦是理所当然,如果很舒适,犯罪的人将会更多。中国的法律法规以及监管体制存在着很大的不足,但我并不是不能理解。我在这 里面没有去向大家详尽地描述我个人在监狱里的经历和感受,就是不希望自己带着一种很强烈的个人感情去写这篇东西。我的个人经历和感受或许我会用另一种体裁 把它写出来,譬如小说。在这里面我只是想让不了解的人了解,让不懂得的人懂得。

    我对监狱并没有恨,有的只是痛。

    如果这篇文章能够给大家一点触动,我会感到很欣慰。当我现在走在马路上,我相信从我的身上已经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监狱的影子,可是我知道在我的身体里有一个很深的伤口,也许随着时间的流失,我会把它越埋越深,但它永远都不会消失。

    白天我看着街上行色匆匆的人群,天真的孩童、慈祥的老人、手拖着手亲密无间的伴侣,我只想说:能自由地活着,真好! 

  最后我用在监狱里时一位我非常尊敬的警官在我的周记上写下的一段话来表达我对所有看过这篇文章的朋友们的感谢:一个人仅仅了解自己能做什么的时候还不够,唯有明白自己不能做什么的时候,才能真正干成大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