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里的荒唐和执着 —吴小凡


1.    

     2012年9月,我坐了14个小时的飞机,飞过大平洋深深的海水,来到了彼岸的墨西哥。作为公费交换生,我每个月拿人民币4000K左右的奖学金,已不 需要父母资助,自己过上了独立的生活,吃穿不愁,只是需要攒钱旅行;后半年我开始一边学习一边兼职打工,生活变得更加宽裕起来,陆陆续续做了5,6份不同 的工作,5月份的时候我去做了半个月的口译又狠狠赚了一笔,所以6月初当我带着这一年自己赚的,攒下来的奖学金回国时,我已经有了2万多的存款。  

     它对一个学生来说确实是一大笔钱,但最重要的不是这个数字,而是它让我确信,原来我可以靠自己过上我想要的生活,这种感觉太令人振奋了。   虽然也有独自在国外受挫的时刻,但那一年说自己是走在自己21岁的人生里的“巅峰”里,实在不为过。

      6月回国暑假有整整三个月的假期,我在犹豫我是去找个单位实习好呢,还是趁这个机会完成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去印度。毕竟已经到了大三的暑假,是该长大了 做些和职业发展有关的事了。   有天在facebook上遇到一个比较年长的台湾朋友,他告诉我你可以20岁的时候去印度,也可以30岁的时候去,但不 同的年纪去会有不同的感悟,可我觉得很多事情更早经历了更好。   后来想起,他这句话大概就是支撑我一直走下去的动力吧。

2.     

     还了父母一些钱后,又存了1万半年的定期办印度签证,最后身上带着800美元就上路了,两个月的时间我一路走过老挝,泰国,印度,斯里兰卡,最后取道香港,澳门回国

   琅 勃拉邦的夏天太闷热,我和西班牙人终日躺在房间里抽marihuana,把房间弄得烟雾缭绕;因为厌倦了清迈的喧闹,我逃到泰北山里的有机农场里当义工, 夜晚伴着蝉鸣,蛙叫入睡;在印度,我每个清晨早起去做弥撒,去垂死之家服务病人,我在加尔各答的特蕾莎修女之家学会如何去爱,去奉献;我见过斯里兰卡寂静 无人的沙滩,遥远古老的寺庙,看得见风景的火车,但最难忘的还是在科伦坡市郊的冥想中心和女尼住在一起,冥想,修禅的时光;旅行的最后,我在香港的兰桂坊 和青旅的陌生人一起喝到大醉,又在澳门的黄昏独自散步时因为想念一个人而胸口发疼;坐上返程的飞机回家,落地看到来接我的母亲,有种到家了的心安之感。

     回家是所有故事的结束和告别的开始。  

     若说最好的时光在路上,那我这辈子恐怕再没有这么美好又意义深远的日子了。  旅行的时候好似整个世界都向我打开了大门,我在世界这所“大学”里修习宗 教,禅修和爱,遇到一些人,也与他们告别;并学会了重新用小孩子单纯,好奇地眼光审视这个,就如万花筒般精彩纷呈的世界。

3.     

    回来的时候我是豪情满怀的,我觉得我整个人已经脱胎换骨,两个月后我吃了素,信了佛,也把在墨西哥吃出的肥肉减了下去,还怀着一副“世界是我的”的动人情 怀。   但当大四的我不可避免地投入找工作的洪流中,我成了宣讲会上一张模糊的,面目可非的面孔,21年人生所建立的自信被一张张投出去便石沉大海的简历消磨殆尽。我有种一下跌入深渊的感觉,我对自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怀疑,我开始渐渐明白生活并不是旅行,过去三年我那些在路上再有趣再牛逼的经历对证明我在专业上的能力一点帮助都没有,显然HR更喜欢那些暑假里勤勤恳恳地做着实习生的学生。   原来现实和旅行完全是两码事,两码事啊。

   感 觉自己突然从梦中惊醒,这才看到身边很多朋友原来早就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走着自己的人生道路的时候。他们有的利用假期已经做了好几份实习,简历上写满了丰富 的职业经历;有的人备战GRE,雅思,把自己埋在一大堆申请的paper里;还有人准备考研,每天在图书馆里挑灯夜读,也终于如愿以偿,再获得三年青葱的 校园时光。   而我呢?从墨西哥到印度,大三这一年好似我偷来的悠长假期,我不知道什么是责任什么是未来,我向来就是个理想主义者,也难怪在面对现实时碰壁。

    最可怕的是我开始怀疑我是否应该继续坚持做自己,去做那些自己喜欢的,却看起来于现实“无用之事”,比如旅行,比如写作,还是该去追求一份年薪XX的工作,追求世俗上的成功。    眼前的路很多,每个人都有不同选择,我站在大四的十字路口,变得如此不知所措。

    我的西语老师,一个染着红头发的西班牙女人,她离开中国的时候留下一句话给我“Fan,no cambies nunca”,她仿佛看穿我的脆弱,她告诉我你要做自己,你不要改变。。。她不知道看到那句话的我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    

    若不是因为自己心中有梦想,有坚持,否则怎么会在面临放弃时,内心煎熬成这个样子。

4.    

    那段时间我特别喜欢去酒吧喝酒,之前在墨西哥去party喝酒是图个开心,现在则是为了忘记烦恼,两瓶啤酒下肚,人微醺了,把所有不快也抛在了脑后。

    其实酒吧也像个乌托邦,没有人谈论找工作,买房子,结婚这些世俗之事,总有人陪你一起笑,陪你一起醉,觥筹交错间你会有种幻觉,青春这场盛宴其实永不散场。

   去年9月到今年1月,大概是我活得最没有重量,最迷茫的时期了吧,胡乱签了份工作后,手头没有事情可以做,一边拼命喝酒不让自己胡思乱想,一边困在自己黑暗的情绪里,无法自拔。

   想起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里的情节,小学的时候读这本书,读到那个曾经穿着白大褂,拿着手术刀的医生后来被迫去当了擦玻璃的工人,只能靠和 不同的女人做爱来维持生命的热情时,因为年纪小无法理解那种感受,如今想到竟觉得如此怆然。没有重量的人生,他最后把生命活成了一场虚妄。   这种虚妄我在酒吧喝到醉生梦死时也体会过。

5.   

    后来也就慢慢走出来了,其实也没什么。   我后来发现回校后的我觉得那么难受,那么格格不入,一方面是因为面临现实和理想的抉择,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一直活在云端的我,被迫要面对毕业找工作这样世俗的,“走下神坛”的事情,我在墨西哥时是“天之骄子”,可回国找工作就屡屡受挫,饱受打击,这样的反差感让我难以接受吧。   原来我一直只懂得享受风光,却不知如何接受挫折。

   不过没关系,人总是要走一些弯路的。可该坚持的梦想还是要坚持。过去的自己做了错事可以悄悄躲在父母后面,一切都有父母来扛,现在每走一步都必须自己面对了。

   想明白的事情是自己会继续旅行下去,继续以孩童般的眼光去看世界,也会一直写下去,文学梦想不灭。因为这才是我生命的热情所在。

6.   

    今天在豆瓣上有编辑豆油联系我,问我有没有兴趣把《在垂死之家》做成纸质书出版,我突然有了种好像可以触摸到天空的感觉,快乐得说不出话来。

     生活里起起落落,都是常事。   青春里的故事,有关荒唐,有关轻狂,有关执着,我都还在一笔一笔的写。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