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夜晚所有的星


如何丈量两座城市的距离。这些散落在地图上的点,西安、武汉、北京、维也纳、华盛顿、伦敦、海牙、纽约、金边、基加利、大马士革。用地图中的比例尺计算,用飞机上晨昏的交替感受,用梦里的影像猜测。

    如何丈量战争与和平的距离,用“与”“and”“ac”隔开的空隙,用纪念碑到白宫间遥望的街区,用死亡中凝聚成野花一片的远方,用宗教种族心与心的隔阂。

    如何丈量现实与理想的距离,丈量坚持与放弃的距离,真诚与虚伪的距离,热爱与愤恨的距离,相逢与离别的距离。


    打完学生生涯最后的比赛,5点多醒了,坐在窗前看华盛顿的日出。12个小时的时差,这一刻的昼夜交替上演各自的日出日落。大四心态的触动与变化是每一时每一刻的,好像所有的情绪都可以在一瞬间喷发,下一瞬间想要回忆和记录,每每提笔,又消失不见。

    出结果的那一天,慧姐感慨说,有时候走着走着,就成了自己曾经想成为的人。打JESSUP是她从本科开始的愿望,被那年深圳大学前辈孤胆英雄般的战绩吸 引,没想到我们3个简陋到不能再简陋的队伍编制也能和他们一样走到今天,相互扶持,尤其是昭瑾姐无条件无比好脾气的忍受和付出,一路跌跌撞撞飘飘摇摇。

    我没有慧姐那样幸运,没有什么想要成为的人,树立的榜样。以前还在打辩论的时候很天真,有过许多个榜样,后来一一幻灭,此后就成了笃定的光环免疫体,排斥 着质疑着。但我有想走的路,想做的事情。刚转来法学院的时候,听大家说着晨子姐打理律杯的故事,觉得一个法律人,就应该经过这样一场历练,后来又被思艺姐 商仲的故事吸引。至今还记得那时昏黄的路灯,在工学部的篮球场上踌躇满志,只恨自己大二下才转来法院,赶毕业都来不及,所有的梦想都来不及实现,不知未来 在哪里平庸。谁想到后来鼓起勇气报了商仲,蒙何老师不弃,在我没法律功底没经验时间被无数专业课轰炸得也远不够充足,整个一三无产品的情况下,依然肯相信 我,从上海打到维也纳。知遇之恩,永世难忘。如果没有何老师那时对我的信心,或许今天的路会完全不同。

    还在暑假的时候,没有准备好申请没有准备好司考,未来一片茫然,依然按捺不住冲动,生怕像去年一样又不接JESSUP,发了邮件给罗老师毛遂自荐。事实证 明热情是有用的,昭瑾姐说今年组队一部分是因为一个愣头青洋溢的热情让罗老师在JESSUP这种苦不堪言超长战线国内选拔赛都难出头好不容易进了国际赛也 难出结果的比赛中看到了一丝希望。或许也根本不是这样,但是回想起来真感谢那时的冲动。

    或许生活少有的真理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记得还是去年秋天,校队打比赛缺人,队长没办法找到脱离很久的我,我说要集训准备比赛,队长问什么时候打,我 说国内选拔赛是3月初,队长很自然地认为我在耍她和推卸。其实真的很能理解大家的想法,大四的每一天都有人在问我最近忙什么,申请怎么样,未来怎么打算。 后面两个问题总是艰难地无法回答,第一个问题却很笃定,准备比赛、准备比赛、准备比赛,我看到无数条黑线从各种问我的人的脸上留下,隐忍住“这是什么破玩 意”的发问,寒暄离去。

    从10月份到4月,又是一个轮回。以还是一个辩手时期的我理解,比赛这种东西,见过最长的不过两个月准备期,最短的可以几天就打,半年实在不知道是在干什 么。昨天整理桌面文件,又像去年一样打包整理,于是F盘就并列着两个超大的文件 包,“2012-2013Vis.MOOT”“2013-2014JESSUP”。去年的我是混出的幸运,何老师一路评价的“法律功底薄弱”,靠着卢磊和 叶彤的帮助,海帆嫌弃加鞭策的引导混完了一个案情,一部法律。今年直接像不会游泳的人直接被扔进大海里,随手丢根浮木就生死由命。放养的孩子确实成长地 快,恶劣的环境为求存活,迅速成长,最后还能甘之如饴、乐在其中。

    从国际公法的扫盲书Hillier到升级版扫盲书Shaw,法条从根本看不懂到逼着自己看大公约小草案前前后后几十部法律。写Memo的时候因为只能靠自 己,一改去年只上网查资料抄抄往届MEMO引注的作风,在法图的新图外文书区泡着,拍下三大落参考书籍的自豪纪念照。去年大而化之写完连引注都是卢磊帮做 的格式是恬圆辛苦修的,今年一个人负责一方的MEMO从引注规范到index到所有的格式都是两天连轴转做完,凌晨5点赶在deadline前发给华盛 顿。案例研究从去年从头到尾只用一个案子还靠叶彤转述的挫样到今年每个案子几十页到100多页的判决书读完二十多个案子,到昭瑾姐帮忙一个一个考察背诵, 到最后在法官面前精确到段落的背诵引用。语言从不知道拉丁文是个什么东西到认识了稀奇古怪的法律基本拉丁文术语,在法官面前一次次蹩脚但是开心地念着 onus probandi incumbi actori。最骄傲的是自己找到了拿手的突破点,利用理科生的敏感查阅海底天然气泄漏和海底地震的研究资 料,以此突破causal link,还有最开心的在罗老师的反激下半中文本半英文本地读完了Grotius的De jure belli ac pacis和 De Jure Pradae 两本巨著,对着没有亲自读过的对手反驳精确到书的章节段落。还有细查海洋文明的历史资料,举出15XX年,16XX年某海 盗如何某国王如何某事件如何,挑衅地欣赏欧美法官们面对一个中国人细数中世纪大航海时代历史的诧异表情。正是因为我们没有海洋文明,所以才会更加刻苦地去 学习和理解。

    一直以来所纠结的坚持与改变,答案也在一年年的磨砺中清晰。我想坚持与改变是一对双生子,却不对立。向下一个目标进发需要彻底战胜昨天的自己,也需要回顾来时的路,找到自己的坚持和信念。

    有些梦想实现不了就不应该在沉溺,否则只能成为羁绊,洒脱一点,离开它,会活得更精彩。从高二到大四,用前一半时间做着辩论的美梦,后一半时间摆脱着它的 身份它的气息它的习惯它的热爱以及热爱带来的失望和痛苦。那天老友相聚跟刘泊宇说的,整个暑假复习司考准备出国的纠结中经常做着有关这些年辩论的梦,有时 很难过有时很愧疚有时很不甘有时又很感恩和缅怀,师父大婚把高中的记录整理成PPT送给师父,配乐是青春的纪念册,那时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全部青春;后来终 于有一天不再做这样的梦了,一下子明白了,这场故事终算到头了,不用再留恋。去年商仲何老师和思艺姐封雪姐只是挑出我打辩论带出的小毛病,今年的比赛是战 胜整个昨天的自己。朱赤墨黑,不管多么排斥,很多印记还是不可避免地留在身上,国内选拔赛几次被法官挑出在推测事实而不是陈述事实的尴尬,还有试图用小聪 明小技巧不直面问题最后被打出原型的窘迫。国内赛后回到509,离对面法学院辩论队的训练师只有一个天台之隔,每次站在这头望着那头有牵挂更有与昨天彻底 决裂的决心。半年彻底洗去了辩论这些年穿上的所有华而不实的技巧的铅华,真正实现了自己一直抨击别人所没有的实事求是,严谨负责。在华盛顿终于以更加平实 专业,也在1/16赛的时候依靠这一点顶住了最专业严苛地法官质询进入了1/8赛。慧姐当然不用,这是她作为一个认真学习功底扎实的研二国际公法学生的本 色,我终于也能在法官面前短兵相接的时候问我法律原则,不说废话地干脆回答拉丁文原则、出处;问案例,清晰直接说年份法院案名判决,继续深问PCA后被 ICJ认可的后续案例,明明背过但临时想不起来,坦承地回答不知道;反驳观点,精确到章节段落原句引用;引述案件事实精确到段落原句,推测出强调不是认定 事实而是合理推测,丝毫不做混淆。我们看得出对比对手母语优势但法律研究不够深入的薄弱,法官看向我们欣慰的“她们懂法”的眼神。那时的骄傲旁人无法体 会,我终于摆脱了深恶痛绝的作风也在自己身上留下的印记,摆脱了昨天的自己,彻底获得了新生。还有那些赢不了比赛的心里阴影,通通烟消云散。自嘲地说一 句,从Vis到JESSUP,每一个比赛的成绩都比金秋好。人生何处不金秋,从此再无辩手李珍妮,也再无那个关于辩论虚无的梦。

    有些热爱一直潜移默化地引领着自己前进,那就绝不该放弃,跟随自己的心。JESSUP组队的那一天,看着教练的邮件,恍然中悟到,原来饶了一大圈,也终究 没有远离那些最初的热爱。从高中做模联做辩论,到高考志愿前面滑档的外交学院,人大国际政治,那些在北大的草坪上星空下许下的心愿,那些 “to make it a better world”的想法,可以沉睡,可以冬眠,甚至可以尘封,但是从来没有离去,没有死亡。就像有缘的朋友,总会 在未来的某处重逢,断不了的热爱,也会在某一个时空重现。这一刻依旧无线纠结,还不知道会选择去哪一所学校,甚至哪一个国家,但是清楚地知道,不想断了与 国际公法的联系。柬埔寨、卢旺达、叙利亚,政治迫害、种族仇恨、战乱与不平的地方,有很多经历还在等着我,依然充满未知、迷茫,但绝不会陌生,因为这份热 爱永远不会缺席。

    我想所有的距离,至少都可以用勇气、坚持和热爱去衡量。也许并不会太遥远。站在人生的

    所有的夜空所有的星,请照亮我前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 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噢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噢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指引我靠近你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知道曾与我同行的身影如今在哪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在意 是等太阳升起 还是意外先来临

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 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噢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噢

夜空中最亮的星 噢 请照亮我前行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噢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噢

夜空中最亮的星 噢 请照亮我前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