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赞李小文院士(文/王路)


最近在忙一个小玩意儿,吃饭也想,睡觉也想,大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几乎要分不清白天黑夜了。突然在网上看到李小文院士讲座的照片,精神为之一振。不过,振完就完了,没有别的想法。直到今天无意看到一篇小文院士的采访,只看了前两段就大赞,不得不写一篇文章,略申赞意。

 

采访稿叫《李小文:科学就是追求简单》,我推荐这篇文章,这篇稿子让我兴奋。兴奋的理由没别的,它太励志了。——如果忽略记者的评论,只看小文院士的回答,实在是一席破除迷信的好话。

 

只是,我对记者先生的笔调很有微词。他站在和小文院士对立的观点上,努力巩固大众心中流毒甚深甚久的一种迷信,即:天才都是努力的。

 

小文院士本人的话,则简单粗暴地揭露出了一则真理。说揭露,说简单粗暴,是因为它虽是真理,很多人却不肯承认,不敢面对,宁可搪塞回避,即:天才就是天才,天才从来不需要努力。

 

稿子开篇第一句话就错了:“李小文也许是世界上最谦虚的科学家。”

 

记者写道:“李小文院士用带有浓重四川口音的普通话一再向我们重复,自己从来没用功念过书,从来没努力争取过什么,从来没有过多高的觉悟和志向……”

 

我相信,任何一个智商及格的人,都不会认为这话是谦虚。记者先生自然更不会,可他很滑头,从他笔下流露出的“浓重四川口音”、“一再向我们重复”这些言辞就可以清晰地分辨出,他对小文院士是否谦虚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记者也许认为,谦虚这种美德应该加诸任何有名望的被采访者头上。也许,他是为了回报“这位六十一岁的科学家都在不断为坐在真皮沙发上的记者递烟、点火”;也许,稿子这么写是上头领导的意思。但实际上,根本没必要。

 

所有的天才,都无需额外地收纳一条“谦逊”的美德。在“天才”这条美德的面前,唯一残存的还能发光的美德只剩下“善良”,别的纯属冗余。更何况,即便是“谦逊”,也远非我辈普通人有资格赠予天才的。

 

小文院士说,他中学时候就做题非常快,交卷的最快纪录是老师刚在黑板上写完题目,就交卷出去玩。他还说,他在国外读书时从不尽全力学习,总是保持考试只拿到3.5分,拿到4分以上就觉得亏了。

 

以上两句话非常吃紧。我认为,所有的家长和老师,都应该好好看看这句话,深入体会体会,才有助于准确地理解什么叫教育。学霸们也不要放过这句话。今天,很少有老师会向学生透露这点,但它实在是真理。

 

小 文院士在美国读研究生时,对自己的要求始终就是及格就行。他说:“图书馆里专门有一层楼是中国、日本等东方国家的小说,我当时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小说。他 们的图书馆是开架式的,借多少都没限制,我每次都提着旅行袋去借书,一次借一袋。我当时最喜欢读金庸,最喜欢《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我觉得自己在性格上 还是有点像令狐冲的。……有时间就看看小说,这可能是知识分子最大的乐趣。”

 

我对这段话极为爱不释手。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埋 头读书就是为了让GPA看起来好看一点,这实在极愚昧,不仅愚昧,而且流毒甚广。说它流毒,并不是指在学校里边。而是一个全力追求GPA的人,出了校园自 然会全力追求好的offer,高的收入,物质上的优越感,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因为这已经成了习惯,成了下意识的反应。人一旦踏上了这条涂辙,就基本上一 辈子只能过机器一样的生活了:你追求的所有东西都是物化的,是形而下的。你就像一台机器一样,不停地工作、折旧,工作、折旧……

 

而保持生命活力的不二法门,不是去健身,而是将自己从机器一样的生活中解救出来。让自己可以不为了钱,不为了名誉和地位,不为了一切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去流失自己的生命,能时常享受到精神上的愉悦和快感。

 

千万不要误解,这绝对不是玩网络游戏之类可以达到的。别说玩网游,这甚至不是读书、看电影、听歌剧,甚至搞创作可以达到的。我在文章里经常黑一位朋友,他平时没事就爱看书,美其名曰充电,其实那是一种消耗,因为他看的80%的文字都是垃圾。

 

许多人搞不清楚什么是消遣,什么是消耗。简单地说,对任何事情的沉溺,都容易流于消耗。比如,你要是只读武侠小说,别的什么都不干,毫无疑问是消耗。

 

小文院士不是消耗,因为他总能保证3.5分的及格水平。这个是底线。但如果你总是考到4分以上,也许你会自鸣得意,但它有一种潜在的危险,就是你很有可能陷入消耗的状态而不能察觉。

 

当浸淫一种东西过深过久,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的脑子就会消极怠工。这时,很多看起来是脑力劳动的东西,也变成了体力活。不明白这一点的人总是喜欢走极端,想当然地以为,绝对的投入带来绝对的产出。声称什么“暴力破解一切”。暴力也许能破解很多,但绝对破解不了愚昧。

 

认为付出就必定有回报的想法,还不是最愚昧的。最愚昧的是这句话:

 

“付出不一定有回报,但不付出一定没有回报。”

 

在经济学上,马克思早就知道,资本家不付出也会有回报。马克思把它叫做剥削。今天主流经济学界不这么叫了,叫资本的报酬、技术的报酬。其实,二者只是表述上的不同,在事实的认定上是一致的,即:都承认不付出劳动也可以有回报。

 

回报来自哪里?回报来自禀赋。Endowment,这玩意儿是内生的。这一点,跳出经济学领域,同样成立。

 

所以,不要再嚷嚷不付出一定不会有回报这种话。即便你不付出一定没回报,但是,天才可以。

 

最愚昧的人就是,不肯承认天才的存在的人。不肯承认天才存在,本质上是不肯承认自己平庸。

 

承认自己平庸没有什么不好,承认平庸才是走向不平庸的前提。绝大多数人都是平庸的。我辈虽然没有天才的本事,但至少可以有承认天才存在的勇气。这点勇气,许多时候起的作用要大过本事本身。古人有句话说得好:虚己服善。比自己强,自己应当服气。

 

其实,天才眼里也有天才。虽说在我眼里,小文院士是天才。但我相信,他眼里一定有自己望尘莫及的天才。

 

不要看不惯别人不付出就有回报,要承认,智商上的差距。

 

承认这一点,是理解整个世界的开始。只有明白自己的局限,才可能向远方迈出第一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