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中国男生:普林斯顿(Princeton)著名学者告诉我 不懂文科的理科生是狗


作者前记

我刚进MIT的时候,念的是土木工程,后来又念了物理和经济。不明真相的我不知不觉地被深深地印上了理科的烙印,整个人都变成了理科的思维。

而这一切,在我去哈佛法学院之前,完全没有察觉到。

 

一个理科生的误入歧途

在本科的最后两年里,因为去华尔街实习,正好遇到金融危机后,监管法案大革命。我发现,需要了解监管法案的动向才能了解金融行业的前景,于是乎要学点这方面的课。

由于我大MIT没有法学院。但是正好MIT旁边有所学校,正好有个法学院,还挺有名的,出了奥巴马什么的。而且两校有协议,互认学分,所以就很开心的去注册了。

在注册法学院课程的时候,我只关心成绩怎么换算(法学院用不同的记分模式),能不能充抵MIT的专业课要求等。

我却忽视了一个更重要、更危险的事实:我正在踏入一个危险物种(文科生)的地盘。

 

哈佛法学院教授:呵呵,你们理科生弱爆了

在法学院上课的第一个学期,我一直被大家当成异类,怎么都是个奇葩。我也觉得,我是全班几十号奇葩中唯一一个正常人。

我 怎么个奇葩法呢?第一,全班只有我一个人是MIT的。第二,由于美国法学院都没有本科,所以全班只有我一个人是本科生跨级上的法学博士的课程。而这也是由 于我说服了教授破例给我的注册表签字才通过的。但是,这些都只是表面,而冲突的根源在于:法学院里虽然也有一些的理科生,但是90%以上是历史、政治、文 学、哲学等资深发烧级文科专业的本科毕业生。而文科和理科的思维有巨大的鸿沟!刚进法学院的理科背景的我正走向这个深渊。

这种不同学科之间思维的冲突很常见,几乎每堂课的讨论中,我都会有奇葩的想法让他们觉得很无语。反过来也一样。例如:

有一天,我在MIT经济系的一门课上,老师讲了一个重大的金融事故。这个事故和金融监管有关。MIT的老师发给我们一本100多页的事故后的政府调查报告,详细阐明了本次事故发生的机理、机制、过程、技术环节等。

其实,不管是物理系还是经济系,很重的理念就是要把事物背后的机理搞清楚。在物理系里,如果你说:“这个事情大概是这样的”。大家都会笑话你,觉得你是智商不够,只能用文科式的语句来做概述,而不能做精确的分析。

大 家想想,其实物理就是要扒开分子看原子,扒开原子看质子,扒开质子看夸克的节奏。要不停地更精确、更准确地把握更多的细节,其他理科也是这种思维。当然, 在这种思维的指导下,一个金融事故出来之后,自然就要深入、深入、更深入。光是知道有这么回事还不行,一定要扒开它的外衣,了解它里面的原理、机制、过程 等等。

正好,两天之后,我在哈佛法学院上一门金融监管史的课的时候,老师也讲到同样的这个金融事故。这课的老师是资深法学家兼资深人文学家,本科到研究生都是历史专业的,博士在哈佛法学院念的,后来一直研究法制史。法学院的课程下课后,我兴高采烈地跑到讲台前面,跟这位老师说。

“老师,我这里有一本你今天讲的金融事故的调查报告,里面对事故的原因做了详细的调查、挖掘和解释,包括……”

老 师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露出了他站在了思想的高度来俯视我的天真的神态,然后说:“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学理科的吧。你们总是想去把一个事情不断刨根问底, 去把更小更小的细节挖出来专研。你手里的这份材料,那啥太细节了,不适合我们法学院的学生看。如果让太细枝末节的东西吸走了他们的注意力,就容易挡住他们 的视线,让他们失去大局观。法学院的学生,他们毕业后可是要做大事的”。

我收回报告,放到书包里,开开心心地回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套话之后,我瞬间觉得我比我在物理系、经济系的同学们都高了那么一点点的逼格。

 

曾几何时,高富帅们都变成了文科生

说到做大事,美国一向是文科生治国。本科读文史哲政治等文科专业,然后在法学院拿法学学位的占了近期历届总统的70%以上,国会议员的90%以上,最高法院大法官的100%。这个不用说了。

也有很多理工科学生有远大的抱负。很多人说美国虽然是文科生治国,但是中国不一直是工程师治国吗?是的,以前是。

我读大三的时候,党的18大还没开的时候,在网上就流传了各种常委(中央领导人)名单的版本。我查了查他们以前的专业,吓了一跳!这可能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大和平巨变。工程师治国已经过去,文科生治国的时代开启。

上一届的政治局常委的9人中,几乎全是理工科背景,只有1人不是理工科背景。而18大的政治局常委刚好相反,只有1人是纯理工科背景,其他全是人文社科背景。

上一届(17大)政治局常委:

1.胡锦涛 理工

2.吴邦国 理工

3.温家宝 理工

4.贾庆林 理工

5.李长春 理工

6.习近平 理工+文社

7.李克强 文社

8.贺国强 理工

9.周永康 理工

这一届(18大)政治局常委

1:习近平 理工+文社

2:李克强 文社

3:张德江文社

4:俞正声理工

5:刘云山文社

6:王岐山文社

7:张高丽文社

再 查了查省部级以上官员,这群国家最高领导层的后备军的学科背景:也出现了大扭转。和十年前刚好相反,现在文科、社科人数远远高于理工科。曾经主导中国政坛 的清华,目前位居高层的毕业生人数已经大幅落后于北大和人大两所相对偏文的学校,甚至还不及法学功底深厚的吉林大学。未来的趋势其实很明显了。

 

文科生的逆袭

我读大三的时候,搜了搜国内文科的发展,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看到很多巨变前的征兆,看到了国家将要大搞文科的决心,比如:

1) 中央成立了“全国哲学社会科学促进办公室”,各省教育局相继成立了各自的“哲学社会科学促进办公室”。为几个学科建立一个部门,还在全国设点,历史上有过吗?(http://cpc.people.com.cn/GB/219457/

2) 中央领导人多次讲话提出,发展哲学社会科学是中国综合国力提升的一个重要显示。

3) 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首次把“实施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工程,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列入规划纲要。

4)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召开会议审议《国家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十二五”规划》,对繁荣发展哲 学社会科学作出具体部署。

5)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教育部关于深入推进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繁荣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创新体系。

6) 教育部、财政部联合下发《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繁荣计划(2011—2020年)》。中国学术正在迈入崭新的春天。

7)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完成了学科目录修订工作,修订后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 (2011年)》新增了“艺术学”门类。同时,历史学门类下,世界史升级为一级学科。

1952 年中国引进苏联注重工业战略思路下的教育模式,搞院系调整,外加后来十年文化洗涤,中国各高校的文科教育基本死绝。到改革开放以后逐渐有所 恢复,很多大学的文科院系才开始复建,才开始恢复元气。但是,到目前为止,在许多地方,文科不管是在高中还是在大学里,都有“二等公民”的感觉。不光是重 视程度不够,同学们和家长们也用脚投了票。中国目前全国的高中生中,理科生还是占了70%以上。

但是,随着文科生接手这个国家,这一切都会变,而且会很快地变。势不可挡。

 

著名学者:不学人文的理科生,你们做什么人啊,做狗吧

说了那么多高大上的东西,现在来说一些……更高大上的东西。来说说文化传承。

有 的人说,科学是力量,但是人文教你如何约束这个力量。也有很多人都说,理科是学未来的东西,文科是学过去的东西。是的,翻开文史哲的书,大都是过去的东 西。也是因此,文科生经过几年的大学熏陶,自然而然更容易养成一种“文化传承”的意识。而不懂人文的理科生对这方面就不是特别敏感,成为光秃秃的技术人 才。我们这一代人,可能正逐渐成为没有文化的一代。

我在写我的书的《人文社科卷》的“中文”一章时,深度蹲点了北京大学中文系。在参与这一章的教授中,一位年过七旬的中文系老教授在谈到现在学生对文化的轻视,对传承的忽略,让人非常痛心疾首。这位老教授甚至哭了出来。

但是他没有说理科生是狗。

还有许多学者都有类似的感慨。比如台湾学者龙应台就经常在高校演讲,网上也有很多转载。无非也是类似的观点,例如学人文利国利民,还利己,让自己更有素养,更适合当国家领导人,让自己更有文化传承等等。

她也没说理科生是狗。

但是,不管是文科的教授,还是各路文学家们,他们本来都是文科的人。因此,他们说大家一定要学人文,并不那么有说服力。他们说自己的学科好,好像有点黄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

其 实并不只是文科的学者,很多理工科的学者也有这样的看法。美国一家理工学院(斯蒂文斯学院)的一位教授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叫做“我为什么劝我的工科学 生多学点人文”。他说学生们如果只学理工,没有人文素养,就不会明白自己所作的事情的意义,也不去思考生命的追求等。活着就像一台机器。

这时候,很多学理工的小朋友们就不服了,说斯蒂文斯是什么学校,听都没听说过。这位教授说不学文科就不是人,他凭什么这么说?他够权威吗?有资格这么说吗?反正他镇不住我。是的,这位教授并不是理科里面面子最大的。

但是,如果理科里面最厉害的学者也是这么认为的呢?

下面这位学者就是普林斯顿的那位研究员。他拿了诺奖,他也创立了狭义相对论,还有广义相对论什么的。他在理科里面还是有一定地位的。不懂人文的理科生是狗,就是他说的。在他看来,没有文化传承的人,就是狗。

他 的原话是:“一个人光是把一套专业知识学好是不够的。虽然这样他可以成为一台有用的机器,但是却没有一个健全的人格。他必须要养成自己的审美和价值观。要 不然,仅仅拥有一套专业知识和技能,他更像一条训练有素的狗……这是我强调‘人文’的重要性时,心里的想法”。爱因斯坦(1952)

“It is not enough to teach man a specialty. Through it he may become a kind of useful machine, but not a harmoniously developed personality…He must acquire a vivid sense of the beautiful and of the morally good.  Otherwise he—with his specialized knowledge—more closely resembles a well-trained dog…This is what I have in mind when I recommend the ‘humanities’ as important”.  Albert Einstein(1952)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