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胎男的爱情


冠华是我大学舍友。传说他是备胎界的资深玩家。

但凡每个备胎,其身后必有个女神般的人物存在。

 

冠华三年级的时候,喜欢一个女生,明目张胆,惊天动地。当时学校里流行一句话:谁追到二班的洛西西,谁就是男生中的扛把子。冠华并不喜欢洛西西,但他想成为一个厉害的男人。

 

厉害,在当时心智未成熟的冠华眼里,就是打架无人能敌,所向披靡。可是事与愿违,很多次冠华找人单挑,但都是以失败告终。屡败屡战的冠华依旧不气馁,一直在立志成为最厉害的男人这条路上苟延残喘。

 

好在出现了这个机会,不需要动武,所以即使连爱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冠华,毅然决然跟一群男生打赌,说一个月内追到西西,你们就要拜我为老大。

 

西西跟冠华不在一个班,冠华追西西的方式简单粗暴,就是每次下课堵在西西的教室门口,等西西出来,对西西说:“洛西西同学,做我女朋友吧!”

冠华说“做我女朋友”的语气不像疑问,有种“我是来通知你不是来跟你商量”的感觉。

 

西西看那么多人围着他们,很尴尬,很委屈,也很生气,推开冠华边走边哭。

 

冠华一脸无辜的样子:“你做我女朋友,我就成为学校的扛把子了,这样我就可以保护你。”

 

冠华边说边跟着西西,碰巧在转角处遇到了班主任。

还没等冠华反应过来,西西就指着冠华跟老师说:“报告老师,他要我做他女朋友,我不答应,他就一直跟着我。”

冠华被老师领到办公室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冠华一直瞪着眼,看着班主任。班主任的责骂声渐渐消失在走廊里。

结果,冠华被惩罚抄写《让我们荡起双桨》50遍,以至于后来冠华一听到这首歌就感到恶心。

 

从此,冠华因为追西西一事名扬全校。

冠华因祸得福,小学最后三年,他都跟西西分在一个班,关系开始好转,最后成为西西的贴身保镖。

 

等到六年级的时候,西西越发长得标致,身材也开始显露,追她的男生也渐渐上升到两位数,当然还不包括那些蠢蠢欲动的和蓄势待发的,以及那些胆小如鼠的。

 

冠华也越长越壮,心甘情愿地跟在西西旁边,就像公主旁边的贴身侍卫,却不是白马王子。

 

冠华因此得罪了一大帮人,那些追西西的男生形成一个联盟,每天逮到机会就要猛揍冠华一顿。

冠华虽然厉害,但势单力薄,每次都是被揍得鼻青脸肿。

冠华就开始招兵买马。

冠华没钱,但他需要有人帮他,只好传出风声:只要跟我一个联盟的就可以当西西的保镖,可以陪西西上下学。

风声刚传出不久,敌方就有一大半叛变投入冠华帐下,还有些蠢蠢欲动者也按捺不住,冠华成了名符其实的老大。

 

投入冠华的帐下,还有一个女生,叫程爽。

程爽跟西西一个班,也就跟冠华一个班。

冠华对程爽说:“你来干嘛?”

程爽说:“西西是我好朋友,我也来保护她。”

冠华说:“那你负责陪西西上厕所。”

程爽说:“好。”

 

 

小学毕业,联盟解体,好在到了初中,冠华跟西西还在一个班,当然还有程爽,那个陪西西上厕所的女孩。

 

西西成绩好,每次考试都是全校前几名。

冠华紧追其后。

程爽每次都全班垫底。

 

冠华说:“程爽,你是不是智商有问题。你看我们仨天天在一起,就你不争气。”

程爽说:“我理科不好,你教我!”

冠华说:“我没时间,我放学要陪西西去网吧玩梦幻西游。你去不去?”

程爽说:“我不去。我要写作业。”

冠华说:“我们都是写完作业去。”

程爽说:“我写作业慢。”

冠华说:“那你慢慢写,我们走了。”

 

 

 

西西玩网游,是每天放学必做的事,就这样她的成绩还名列前茅。

上天真是不公平。

长得好看,不用很努力学习成绩很好,还有那么多人为她遮风挡雨。似乎所有好处都给了洛西西。

真不公平!

 

冠华说:“这世界两极分化太严重,好的跟不好的,就是天壤之别,就比如西西和程爽。”

当然冠华没有当着程爽的面说这句话。

但是这句话还是传到程爽那了。

 

程爽跑到冠华面前,捧起一摞书砸冠华,大骂:“跟我道歉!”

冠华失了魂,然后木讷:“为什么道歉?”

程爽开始哭:“你自己心里清楚。”

冠华自视理亏,说:“我开玩笑的,你长得挺好看的。”

程爽破涕为笑,说:“没你西西好看。”

 

程爽成绩虽不好,长得虽然不及西西,但还是属于樱桃小丸子那种可爱型的。小学六年级,同一阵营的一个男生,本来追西西的,后来看竞争压力太大,改追程爽了。程爽二话没说,给那个男生打了小报告,让那男生请了家长。后来,就再也没有男生敢招惹程爽了。

唯独只有冠华,恃宠而骄。

但是冠华一直认为理所应当,他认为他是西西小跟班,程爽是他小跟班。

他认为他对西西好是应该的,自然程爽纵容他也是应该的。

 

像上述那种情况,还是程爽头一次给冠华脸色看,冠华显然有点不适应。

 

冠华对西西说:“程爽今天大姨妈来了,今天一大早就来骂我。”

西西说:“程爽喜欢你。”

冠华惊慌失措:“不可能。我们只是好哥们。”

西西说:“你是木头。”

冠华说:“我不是木头。我喜欢的是你。”

西西说:“喜欢你个头。你又要当老大?”

冠华说:“我现在就是老大。”

西西说:“你谁也不怕?”

冠华说:“除了班主任,我谁也不怕。”

西西说:“看,程爽来了。”

冠华惊慌失措。

 

 

初三,西西交了个男朋友。男朋友是在网吧认识的。是个高中生,像一个混混。

冠华说世上有两种混混,一种是像他和西西那种的,学习成绩好,却放荡不羁;还有一种就是纯粹的混混,破罐子破摔的那种。

冠华看不起西西男朋友,但因为西西,它不好意思直说,每天放学还是跟西西一起去网吧。

然后西西跟高中生一起玩游戏,冠华在一边一个人玩。

西西跟高中生在一旁接吻,冠华就去上厕所。

只要他们接吻,冠华就去上厕所。

 

高中生说:“你是有问题?”

冠华发怒:“上厕所碍你事了。”

高中生想揍冠华,西西不让。

高中生就此作罢,冠华紧紧攥着的拳头松开。

从此,西西和高中生不在冠华面前接吻。

 

 

冠华对西西说:“他配不上你。”

西西说:“他长得帅。”

冠华说:“他是混混。”

西西说:“我们也是混混。”

冠华说:“我们成绩好。”

西西说:“我不喜欢成绩好的。”

冠华说:“随便你!”

 

 

程爽在一旁看着他们吵架,不好上前。

等冠华气走了。

程爽对西西说:“冠华是为你好。”

西西说:“我知道。”

程爽说:“那你还这样?”

西西说:“我喜欢那个高中生。”

程爽说:“可冠华喜欢你。”

西西说:“我不喜欢他。我知道你喜欢他。”

 

程爽害羞不再说话。

 

 

初中毕业。西西跟冠华考入省重点。程爽只能读普通高中。

 

西西跟高中生分手。

冠华依旧陪在西西身边。

 

西西刚进高中,立马被封为校花。

冠华指着周围的男生对西西说:“一群色狼,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西西没有说话,眼神注视前方,飘着长发,十足的高冷女神样。

 

高中三年,冠华为西西做牛做马。

冠华跟西西不在一班。

冠华在一楼,西西在四楼。

西西晚上不喜欢下楼吃饭,冠华每天帮他在食堂打饭。学校不允许学生把饭菜带离食堂,冠华就把饭盒藏在衣服里带出食堂,然后跑到教学区,爬到四楼,送到西西手上。

西西要吃臭豆腐。冠华就假装生病,跟班主任弄个请假条说是出去买药,其实是跑到公里以外的小区门口买当地一绝的臭豆腐,然后送到西西手里。

 

高二那年,西西谈恋爱,跟学校的校草。

校草是个体育生,跑步跑得快,跳高跳得高,人也长得帅,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关键校草学习也好。

比冠华好。

 

冠华对西西说:“你这男朋友挺牛的,比第一个厉害多了。”

西西说:“昨天程爽给我打电话,问你有没有交女朋友。她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冠华说:“她问你这个干嘛,她不会直接打电话问我啊,她个忘恩负义的。”

西西说:“她害羞呗。”

冠华说:“我对她没兴趣。”

西西说:“我现在有男朋友了,以后你就不要给我打饭了。”

冠华说:“好!”语气中带着失落,语调明显降了一倍。

 

 

冠华不再跟着西西,因为学校管得严,作业又多,也就没有太多时间去找西西,再说西西的空余时间全被校草占了。

 

直到有一天晚自习前,西西到班上来找冠华。

 

西西站在门口,神情恍惚,冠华立马出去,问西西怎么了。

西西说她被甩了。

 

冠华二话没说,跑走了。

 

第二天,学校通报批评:X班的冠华因为故意打人留校察看一个月。

 

原来冠华冲到校草班上,抓起校草衣领就一顿暴打,结果等校草周围人缓过神来,冠华被一群人暴打了一顿。

法不责众,校草一干人等出于自卫没有受任何惩罚。

冠华成了最倒霉的人。

 

但是冠华高兴,因为西西每天晚上都下楼找他一起去食堂吃饭。

冠华因祸得福,早就忘了去找校草报仇,

 

 

就这样,冠华跟西西一起走过高考。

 

高考成绩出来,西西考到北京一所师范大学。

冠华发挥失常,考了个二本,决定复读。

同时,程爽高中三年奋发图强,考到北京一所语言类学校。

 

复读日子苦逼,好在有西西时不时打电话给他加油鼓气。冠华苦中作乐,第二年成绩出来,三个志愿都报了北京的学校。

第一志愿是西西的学校,冠华没去成,去了第二志愿,北京的一个地质类学校。这学校的对门就是程爽的大学。

 

程爽知道了很开心,打电话给冠华,电话正在通话中。

 

冠华正在给西西打电话说:“好在我学校离你学校不远,都在海淀区,以后我去找你一起吃饭。”

西西说:“还是我去找你们吧,你跟程爽靠的近,我去你们那,比较方便,而且你们那有个五道口,比较繁华,我大一那年经常和我男朋友去那。”

冠华语塞:“你又有男朋友了?”

西西说:“是啊,我大学同学,一个院的,他是我学长,我们院学生会主席。”

冠华心想,早就听闻学长下手快,没想到下手也够狠,居然把西西给征服了。

 

西西挂了电话,这边程爽电话打进来。

冠华接电话:“有事?”

程爽语气欢快:“你知不知道我跟你学校是对门?”

冠华说:“我知道,西西说以后找我们玩。”

程爽说:“我是你学姐,以后又不会的可以问学姐。”

冠华说:“等到北京再说。”

 

新生开学,冠华来北京,西西和程爽都去车站接了冠华。

 

冠华出现在我们宿舍的时候,惊呆了我们宿舍其他八个人。因为我们都是家长送的,冠华身后跟着两个美女,一个是卡哇伊型的,一个是女神范的。再看看他那样,像个木头,长得又不算帅,身高也不算高,莫非是个富二代?

后来我们得知,我们宿舍的富二代另有其人,不是冠华。

但我们对冠华是不是富二代不感兴趣,我们只对那两个姑娘感兴趣。

 

我上铺学渣男说要那个卡哇伊型的,他说那女神他hold不住。

我们嘲笑他:“那个卡哇伊你也hold不住。”

 

我喜欢女神范的,可冠华告诉我她有男朋友,我大失所望,当天就拉着他们一起喝酒。

 

冠华那天喝得多,给那个女神打电话,我们都停下来,听他在说:“西西,你也知道我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只帮我当好哥们,可是我就喜欢你,除了你,我谁也不喜欢,可是我真的不能说服自己不喜欢你。”

我们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啥。

只知道冠华很快挂了电话,继续喝酒。

酒喝多了就要上厕所。

冠华踉踉跄跄去上厕所。

不久电话铃响 。

学渣男帮冠华接了电话,按了免提:“喂,冠华。”

“我是他舍友,你是西西?”

“不是,我是程爽,是那天新生开学那个长得不好看的那个。”

学渣男一听原来是自己心仪目标,立马说:“你长得很好看,谁说你不好看了。”

“谢谢。那冠华呢?我找他有事。”

“他去上厕所了,我们在成都美食吃串呢。”

“哦。那我先挂了。”

“好,88。”

“88。”

 

 

冠华上完厕所回来,我们把这事告诉他,他说了一句:“不出五分钟,程爽就会来了。”

果然,话刚说完,程爽就来了。

自此,程爽就成了我们宿舍每次聚餐的座上宾。

当然不是冠华叫的,是学渣男打电话通知的。

 

 

 

一次在一起吃饭,大家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

程爽输了,接受惩罚,程爽选择真心话。

学渣男提问:“你有喜欢的男生吗?”

程爽回答干净利落,立即断了学渣男的念头:“我喜欢冠华,估计得有八九年了,他这个木头就喜欢西西。”

冠华脸立即红得像个猴子屁股。

我们嘲笑他还没喝酒就这样。

接着玩,程爽又输了。

程爽这次选择大冒险。

我们哥几个都要她亲冠华。

冠华不答应。

程爽说:“不要难为人家,你们换一个。”

我们只好作罢,便宜了学渣男,让程爽跟学渣男拥抱一下。

 

 

我们第二次见到西西,是在2012年的圣诞。

西西和她男朋友一起来我们这里玩,本来是只叫冠华和程爽的,但因为他们俩都说要happy就人多一点,然后我们就全屋出动了。

西西男朋友长得很帅,戴个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样子。

西西说她男朋友是学校里鼎鼎大名的人物,还上过电视,好像是参加什么比赛获得全国金奖。

西西说是她主动追的她男朋友。

我看见站在一旁的冠华不说话。

程爽在一旁看着冠华也不说话。

我们也不说话,听着西西说话。

西西看我们这样,也没继续说下去。

 

 

那天晚上,程爽跟冠华表白,在电影院里,趁散场的时候,整个影院就只剩下我们几个。

 

冠华不说话。

西西也没说话。

我们也不好说话。

 

程爽生气走开,一个劲冲出影院,等我们要冠华追时,程爽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冠华给程爽打电话,没人接。

西西给程爽打电话,也没人接。

学渣男给程爽打电话也没人接。

 

已经很晚,西西和她男朋友要赶回学校先走了。

我们也回宿舍了。

学渣男说:“冠华,你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要告诉人家答案!不说话算什么本事。”

冠华不说话。

 

学渣男继续说:“你如果不喜欢人家,就直说;你如果喜欢人家,就去把她找回来。”

 

冠华依旧不说话。

 

学渣男说了句:“我靠!”

 

整个宿舍静了下来。

 

终于,冠华冲出宿舍,我们站在阳台上,看见他消失在黑暗中。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冠华有没有找到程爽,我也不知道冠华有没有答应程爽的表白。

 

我只记得从那天以后,程爽跟我们吃饭时,她就多了个男朋友。

我们问那个男生:“你那天晚上怎么找到程爽的?”

男生回答:“我没找到她,是她找到了我。”

 

程爽告诉我们那天晚上她看着我们回到宿舍,然后就在宿舍楼旁边的花园等,只要冠华下来,她就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他。

 

我们惊呼:“尼玛,这也可以!”

 

我们每个人就是一个荒芜的草原,本来只属于繁星萤火的世界,却因为我们被彼此发现,才能够走出荒芜。如果你一个人继续呆在原地,对不起我要带着你跟我一起走。

 

外面下着雨,你说雨后有彩虹,所以你宁愿淋湿,你不想被伞尖挡住彩虹的一隅。

既然你要看彩虹,那好我陪着你一起等,我在旁边撑着伞,顺着雨落的方向,雨水不会打在你身上,如果雨后没有彩虹,没关系,你还可以跟我收起雨伞,我们一起回家。

 

 

每个备胎都有一段衰亡史,大部分的结局都是被真爱收入囊中。

如果此刻的你正在为女神疲于奔命,不妨回头看看,有没有一个可爱的姑娘在默默地看着你。

如果有,请告诉我,我替她们打醒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