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二奶的讲话


吉林省某市原市委书记韦君梓的“二奶”被指控犯了诈骗罪。在法庭上,她作了一段精彩的辩白,有两句话语惊四座——贪官“买淫”比妓女“卖淫”更可怕,更无耻!我以前的“顾客”,今天却成了“法官”来审判我!

  这个“二奶”——三陪女是这样辩白的——

  审判长先生:感谢法庭给我最后陈述的机会。作为一名三陪女,站在这个庄严的法庭上我感到羞耻。我从事过长达5年的卖笑生涯,又给贪官——原市委书记韦君梓做过“二奶”(也可能是三奶、四奶)。

   但是,做三陪女决不是我的心愿,我之所以走上这条给家人和自己都带来巨大耻辱的道路,实在是为生活所迫。我家里上有年逾八旬的奶奶,下有年幼无知的弟 弟。奶奶要养老,弟弟要读书,然而,我和爹娘披星戴月在田里劳动一年,全年的收获竟不够上缴乡里的税费、村里的提留。一旦不能按时上缴,乡干部便来家里捉 鸡牵羊拉粮食。

  我进城当保姆,却被主人强奸而无从诉说,从此以后,才破罐子破摔。

  请问,作为一名农家的弱女子,为了生存,除了出卖我自己的青春,我还能卖什么?

  贪官韦君梓得了三天感冒,就收到50万元的“慰问金”,调整了一次县处级领导班子,他又通过卖官,弄到了500万元的巨额收入。

  我如果有机会弄到他十分之一的钱,也决不会走上卖笑的生涯!

  有群众指责我们做三陪女的太可怕!理由是腐蚀了干部,传播了性病,败坏了社会风气。我承认这是事实。然而,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买淫”哪里会有“卖淫”?没有买淫的贪官、权贵,哪里会有卖×的妓女?如果说可怕,买淫的比卖淫的更可怕!

  卖淫市场的火爆,不是我们发动起来的,而是手里有权、兜里有钱的权贵们搞起来的。若论危害社会,“买淫”的对社会的危害更严重。

  我们卖淫,出卖的是自己的肉体,这种资源虽然可贵,但却属于我们自己的。而当官的来买淫,他们买淫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公诉人指控我犯了诈骗罪,我承认,我的确是个骗子。我连小学还没有毕业,现在却有了大学本科的毕业文凭。但是,在当今社会上持有假文凭的何止千千万万!

  贪官韦君梓初中都没有上完,不是也成了“在职研究生”吗?

  我从没写过入党申请书,现在却成了有着五年党龄的党员。我的党员身份是骗来的,这没有错。但是,那些白天在台上讲廉政,晚上“搞小姐”的官员们,他们的党员身份难道就“货真价实”了吗?

  我只不过是一只遭人唾弃的“游鸡”,一年前却坐上了“局长”的交椅。我的局长职务的确是韦君梓赏赐的。但是,韦君梓亲手赏赐的局长职务有几十个,这些人谁没有给他上过大供,送过大礼?

  他们送大礼花的全是公款,而我花的只是出卖自己的身体挣来的。然而,在法律面前,我和他们能平等吗?

  你们骂我无耻,我也承认自己无耻!但是,我认为,比我更无耻的是那些像韦君梓一样的大大小小的贪官们!这些人嘴上讲的是为人民服务,暗地里干的却是男盗女娼的罪恶勾当。

  韦君梓白天给别人报告时慷慨激昂,晚上赶到我的住处就禽兽不如。他吃下一粒勃威帝(威哥),就变着花样,挖空心思对我进行蹂躏。像他这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见多了。

   今天在座的人里,就有好几位是我以前的“顾客”,现在却是以法官的身份来审判我!你们拿我玩够了,玩尽兴了,为了讨好市委书记韦君梓,就把我推荐给他。 我一夜之间便成为韦君梓的坐上宾。你们都知道我的老底,当韦君梓给我买房、买车,又把我棒上局长的职位时,你们不是还为此喝彩吗?那时候有谁站出来为人民 讲一句公道话。现在韦君梓倒了,你们却振振有词来审判我!

  法官,各位陪审员、听众,我犯了法今天罪有应得。而那些冠冕堂皇的权贵们,用国家和人民的血汗来养着我们,“培养”我们,蹂躏我们,难道就没有罪?他们就可以消遥法外吗?现在却来审判我!

  审判长听到这里,大喝一声:“把被告人押出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