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纪实】揭开北美赛马圈的神秘面纱 作者: 陆大鲵Lemon C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赛马扯上关系。更没有想过,自己能深入这项听起来遥不可及的产业试着窥探其文化本性。然而,在这个远离祖国却并不陌生的国度里,这一切却都成真,且交织着爱、信念与热忱逐步浸透在我的日常生活中。


       赛 马运动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体育竞赛之一,和其他古老的运动不一样的是,赛马直到今天依然大范围的在各国流行。这项自罗马帝国起就存在的马术运动,以“贵族、 传统、力量”等文化符号出现在各种新闻和体育节目中,和赛马有关的活动与生活模式也被认为是“高端、大气、有档次”的象征,那么现实情况如何,这个产业的 活力源在哪,赛马帝国的根基是什么,还有那些风云变幻,人马相遇的传奇又是怎样,且听我一一道来。

        I    “国民赛马”,写在历史创造前 】

       最近在美国,人们谈论的一件大事就是,它,会成为下一个“三冠王”吗?


       “三冠王”,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匹马。“它”的名字,叫California Chrome, “加州牌浏览器”。


       PS: 所有名称和地名的翻译都是笔者根据个人口味的意译,不符合大众审美的地方还请谅解。


       在美国百年赛马史上,“马王”年年有,可卫冕“三冠王”的“马王之王”,从140多年前起至今,只有11匹,这不是小说,而是真实存在的历史。就好比是,奥运冠军年年有,可连续3届都是冠军的,整个奥运会史上也只有屈指可数的那几位。




(美国赛马史上的11匹“三冠王”)


        “马王”,又称“年度马王”,是来源于美国赛马界奥斯卡--“日蚀奖”的其中一个奖项。“马王”之名,看着威武,实际也很牛,但是熟悉赛马界的人都有数,“马王”并非遥不可及,就好像“奥斯卡影帝”的荣誉一样,看着牛逼,但是年年都有,不是你就是他,倒也不算稀奇。


       我 今天要介绍的是一个相对陌生但绝不冷门的东西,“赛马三冠王”。其实在足球界,棒球界也有相应的荣誉,虽然不太清楚那些比赛是什么样的等级,但是对于赛马 界来说,“三冠赛”是美国最拿得出手的顶级马赛之一,也是全球赛马界最好的比赛之一,而“三冠王”更是一个传说,人们一直在呼唤着它,可是亲眼目睹,还需 机缘巧合。

 

       “赛 马三冠赛”,英文名“Triple Crown of Thoroughbred Racing”,是指5、6月份在美国三个赛马名城举行的比赛。这三座名城分别是“赛马之乡”肯塔基、拥有悠久赛马传统的巴尔的摩、以及赛马这项运动被英 国殖民者最初带来的落脚地,纽约。 “三冠王”的奇迹就在于,一匹马必须在5个星期内参加三场比赛,pk掉当今所有最厉害的3岁马。


       首先,不要小看这个时间限制,每匹马一生只有一次成为“三冠王”的机会,“三冠王”不可以是2岁,也不可以是4岁,必须是3岁,一旦错过马匹满3岁这年的“三冠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 次,为什么选择3岁作为赛龄门槛也很有讲究。赛马界普遍认为,3岁的马是最能看出马匹天赋的年纪。 3岁对于马龄来说相当于人类到了18岁左右的阶段,你就这样想像吧,3岁马就像要考大学的高中生一样,身体上发育的差不多了,智力上也相对成熟,但是它们 也有情感,也有小心思,也许也抵挡不住青春期的诱惑,回想下高考那时候,有多少孩子是明明很聪明,可偏偏不用功的?马也一样。马的身体素质好,天生高大跑 得快,可是用心跑和不用心跑就是两匹马了,还有跑步姿势,跑步的习惯,训练时的方法以及在赛场上短短1、2分钟内的比赛策略都特别讲究,平时严格的训练加 上精心的照顾,使得它能顺利跑完三场比赛。

 

       再 说这比赛本身,对马匹的素质也是综合考验。三冠赛一共比试三场,这三关各有各的凶险,在莱克星顿小镇的“肯塔基德比”是三场比赛中难度最大的比赛,这场号 称“玫瑰之行”的德比赛集聚了20匹左右来自美国各地最好的3岁马,它们能够被送来参赛就意味着之前必须是各种锦标赛的冠军,而“肯塔基德比”将要选出的 是冠军中的冠军。从竞赛对手的数量上来看,平时的那种比赛,4、5匹马比一轮是常有的事,8、9匹马一起比就算多的了,一般最多的情况也就是14匹马一起 比,你想,你好不容易适应了14人的比赛,现在突然再给你加上6、7个竞争者,还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加上比赛的路程也比较长,你觉得难不难,结果悬不 悬。

 

( 2014“三冠赛“首关“肯塔基德比”的赛场上,能数出一共有多少匹马吗?)

      
        “三冠赛”对马匹的素质提出了全方位要求,既要速度,又要耐力,既做得了短途马,又做得了长途马。这个感觉就像是你在弹钢琴时既能发挥出朗朗那种癫痫状态,又想展示李云迪的优雅基因,嗯,比喻可能不是太恰当,但是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话说回来,美国的“三冠赛”每年都有,但是“三冠王”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本周六,历史性的一刻就要到来了。一匹在前两关都夺得冠军的赛马 “California Chrome”(有人把它的名字翻译成“加州棕”或者“加州铬”,我个人觉得“加州牌浏览器”这个名字挺适合它的。一匹马叫浏览器…嗯..后面会说它 名字的来源)现在承担了全美的希望,大家对它参战最后一关“贝尔蒙锦标”寄予了浓厚的期望。继36年前的赛马“断言”手刃三关之后,长久以来,“三冠王” 的荣誉一直无后可依。因为这不是评奖,而是真材实料的比拼,只有非同寻常的实力才配得上这样的荣耀。

 

       话题的焦点“California Chrome”简直就是美国梦的化身,它被各种媒体疯狂的报道为“国民赛马”(the people’s horse),如果在美国的你还不知道它,那基本OUT了。它 庞大的粉丝团囊括男女老少,席卷整个国家。这股疯狂劲儿,让人想起了老牌传奇赛马“海洋饼干”--当年正值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一匹毫不起眼的小马在驯马 师的精心照顾下成长为一匹横扫东西岸大赛的绝世名马,它在赛场上的拼搏精神鼓舞了整个时代,关于”海洋饼干”的题外话,改日再讲。而“海洋饼干”,正是那 仅有的11匹“三冠王”的中的一匹,而今“小加(“加州牌浏览器”的简称,好吧,这是我自己的译本),成为了当前新一代“美国梦”的宿主。


       “小 加”出身平凡,马爸马妈战绩平平,但是它的爷爷和它曾爷爷还有它曾曾爷爷都是美国史上非常出名的赛马,不过由于爹妈混的太过潦倒,它最初也不太被看好。 “小加”的妈妈被同样是屌丝的马主科本和马丁以8000美元这种在赛马界简直是“垃圾马”代名的价格买回来。 8000美元能买什么?爱马仕有款叫“Sac à Depeche”的男士包包,官网售价8400美金,还没加上税,嗯,原来买匹赛马还没有买个包贵。购买“小加”妈妈的马主来自加州的两名工薪阶层,一个 是一家化工企业的员工,一个是开了家小公司,专做磁条给信用卡公司的小老板,8000美元是他们可以接受的合伙投资价。在行业里来说,用这个价格买马低的简直扯淡,赛马圈把用8000美金买马的人直接称为傻逼(dumb ass),于是这两个工薪阶层的“傻”马主成立了自己的赛马公司,“傻乎乎赛马”(Dumb Ass Partener,简称dap)


        赛马界不乏身价千万亿万的富人,花一百万买一匹马也不是什么大新闻,把它们交给一些知名驯马师训练,以期获得高额回报。而那些知名驯马师的马房里总有很多 的马,每匹马的受到的关注度有限,很多良驹的潜力因为商业操作反而成为它们成功的束缚。其实我觉得,价格和出身都不能代表贵贱,一匹赛马的价值不在于它拥 有多么高贵的血统或者多么漂亮的外表,甚至不在于它有没有赢得大赛,只要有一颗热爱奔跑的心,一个健康的体魄和一个善良有爱的师傅,一个真正喜爱它的马 主,一个跟它互动良好的骑师,对一匹赛马来说,足已。“小加”正是这样的小马驹。


       2011 年的早春,“小加”诞生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小农场,是妈妈的第一个孩子,“小加”刚出生就比正常马儿的个头要大一些,在出生两个小时后就能站起来围着妈 妈团团转了。 “小加”直到一岁,才拥有了自己正式的名字,“California Chrome”,Chrome的本意是一种化学元素“铬”,除此之外,我翻译的那个扯谈的浏览器名字,就来源于谷歌出的那款浏览器,但是,马主给它名字的 解释是,Chrome是美国赛马圈内的俚语“闪闪发亮的白印子”,因为“小加”遗传了它妈妈腿上有白印子的体貌特征,所以就取了这个名字。其实真要讲究起 来,我觉得应该把它的名字翻译成“加州的小白腿”比较贴切。



                                                           (“加州小白腿儿”,软萌软萌的~)



 (幼年的样子,脑袋上白印子白闪闪的,这叫“脑门光”)

       在 “小加”赛马生涯里的第二场小比赛里,“小加”初尝”头马”滋味。不过,那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小比赛,甚至都没有多少奖金。在正式出道后的半年内,”小 加”的发挥都不是很好,4次比赛中只赢了一次,再这样下去,马主们都不打算让它继续参赛了,一个月5000美金的昂贵训练费换来的只有失望,对于没有多少 余钱用玩乐的马主来说,只出不进的账单,让他们犹豫了。但是,驯马师谢尔曼父子并没有放弃对“小加”的培养。


      说到培养“小加”的团队,是赛马界传统的家族父子档,爸爸阿特和儿子阿兰都是谢尔曼家族的驯马师,尤其是阿特先生,他对调教年轻马匹拥有极好的耐心,南加 州赛马圈内对此有目共睹。除此之外,阿特先生那个只有15匹马的小马房也让马主确信“每匹马都能得到足够细心的关注和照看”。


      阿特先生个子不高,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名骑师,曾经是荣获“肯塔基德比”冠军“移形换影”的晨练骑师,在职业骑师生涯中,收获不多,但是那颗热爱赛马的心让 他无法转移对这个行业的注意力,于是他退居幕后,成为了一名驯马师。在他一生的驯马生涯中,“小加”是第一匹挺进“肯塔基德比”的赛马,为了这一战,阿特 先生等待了59年。而此时的阿特先生,已是77岁高龄。



                                                      (阿特先生在肯塔基德比的留影)


       对于在美国的所有马圈人士来说,“三冠王”未免太过飘渺,一生都不一定能见过几次,但夺冠“肯塔基德比”,是每个驯马师的职业目标。为了等待象征冠军荣耀的玫瑰花披肩加身的时刻 阿特先生真就是等了半辈子,现在,这个77岁精神矍铄的老头儿看着爱驹被玫瑰簇拥,乐呵呵的,仿佛丝毫不介意岁月流走的那59年。



 (把玫瑰花袍加冕给冠军,是“肯塔基德比”传统的习俗)


      平时,对于“小加”的调教,都是阿特先生制定计划,而阿兰去执行的。比如给马房清洁、给它洗澡、带它散步等,都是阿兰一手操办,而阿特先生总是在清晨戴上 望远镜,去马场上观看它晨练。阿特先生的驯马哲学是“吃的好,跑的快”,他说让马匹保持最好的出战状态关键就是让它拥有“健康的体魄,愉悦的心情,和想要 奔跑的内心”。我个人觉得,驯马师是个严重依赖经验和实地观察的职业,马儿不会说话,有很多小习惯或是小细节,若非经验和相当仔细的观察,一般人无法捕 捉,就像看风水的先生,必须先靠老祖宗传下来的一些经验再实地观察检测,在战斗中成长。



(“小加”的眼神透着机灵,旁边的阿兰先生的眼神也好温柔啊)

 

(向师傅阿特先生“致意”的“小加”)

       刚 出道头一年,“小加”出赛6次,只赢过2次,这对于一个能培育出“育马者杯”冠军的驯马师来说,这种战绩简直是侮辱。“育马者杯”跟“三冠赛”等级相当, 是美国另一个特别拿得出手的赛马比赛,区别在于,“三冠赛”富有历史传统,年份久一些,“育马者杯”会有很多不同国家的马匹来参赛,充满了多元文化的国际 味儿。对于马主来说,如果“小加”再不赢得比赛,马匹的价值就要跌得不行了,而驯马师阿特先生坚信这是一匹黑马,坚信它生来就是为赢得“肯塔基德比”而战 的,顶着马主的压力,阿特先生撤换了“小加”的骑师,而此时此刻,正在马房悠哉吃草的”小加“还不知道它将要书写美国赛马史的传奇。




(不好意思,常态中的冠军有点呆萌~)

       “小 加”的新骑师叫埃斯皮诺萨,祖籍墨西哥。墨西哥人你懂的,那一大家子带出来,前前后后都是娃,埃斯皮诺萨在12个兄弟姐妹中排行倒数第二,基本属于放养 型。自从15岁去了坎昆帮助哥哥打理了一段时间夸特马的马房之后,就爱上了赛马这件事儿。17岁开始上骑师学校,然后在墨西哥正式开始骑师生涯。跟所有来 自南美的骑师一样,只有去美国,他们的事业才有可能攀上行业巅峰,因为美国的赛马质量最高,产业最大,奖金也远远丰厚于老墨。埃斯皮诺萨在接触“小加”之 前,已经在“三冠赛”的头两关尝过冠军瘾了,那时他的坐骑叫“战斗勋章”。




(赢得比赛的艾斯皮诺萨和“小加”)


       马和人一样,也有臭味相投的小伙伴和完全无感的对象,比如前一位骑师,也说不好是什么情况,但他策骑“小加”的时候,就是没法赢,而“小加”一碰到埃斯皮诺萨,好像天赋值被加满一样爆出了大技,加上“肯塔基德比”和“普瑞尼克斯锦标”的胜利,“小加”已经在各种大型锦标赛和一级赛中获得冠军,而且势如破竹的六连冠。正印了阿特先生曾经说过的话,“小加”获得的荣誉都是它该得的,它就是这样的马,就四这么拽。



(赛场上的“黄金搭档”,dap是这个小团体的名称缩写:“傻乎乎赛马” dumb ass partners


这张认真脸配上这么个不认真的名字,仿佛狠狠甩了土豪赛马团一巴掌)


  

 

 

       据说“小加”在勇闯“三冠赛”第二关巴尔的摩的“普瑞尼克斯锦标”时,伤到了脚,公众一度质疑“小加”的师傅:到底是要书写传奇,还是要爱驹的身体健康?心疼“小加”的马师傅阿特说了,诸君勿忧,小加身体健康,到时候咱底关见。

 

      

      

(“普瑞尼克斯锦标“的颁奖台上,左为师傅:阿特,


中间是骑师,右边是“傻乎乎赛马”的创办人,也是“小加”的主人之一)


      在这36年无马可依的”三冠王“空 窗期间,和现在的“小加”一样连赢了头两关比赛的马一共有12匹,可是它们都在最终大关,也是里程最长的”贝尔蒙锦标“赛上失蹄了,最终与”三冠王“失之 交臂。但是,前12匹英勇的小战驹却没有一匹拥有“小加”这样高的人气和呼声。这大概是因为,一匹出身低下、非蓝血贵族的赛马,加上一个老掉牙的驯马师, 和一个穷乡僻壤来的骑师,还有俩个参加完大赛第二天要去工厂上班的马主,就是这样奇葩的组合,就是这样普通的工薪阶层,居然掀动了所谓“国王的游戏”的历 史,一匹当初只有8000美金的母马生出了一匹价值一千万美金的冠军马,两个小人物一夜之间变成千万富翁,纽约时报形容它的故事为“好莱坞剧本都不敢这么写”。


        “小加”刷新了普通民众对赛马的印象,那就是,屌丝也能做马主。而且作为一匹来自屌丝聚集地--加利福尼亚州的马,它杀进以前被东部马占据霸主地位的“三 冠赛”,成为第一匹获得“肯塔基德比”和“”普尼克斯锦标赛“的加州马,它萌萌的脑袋和飞快的速度,还有神奇的出身,俨然是全民簇拥的“国民赛马”。不仅 熟悉赛马的人在关注“小加”,不熟悉赛马的人也在关注它,“加粉”成为了它的拥护者的統稱,”加粉“们每到”小加“出战的比赛时都自制”dap“颜色的队 服和物品,在赛场上为”小加“加油。全国的民众情绪前所未有的高涨,各种语言的媒体通过网络、电视,报道这只寄托着国民希望的赛马。甚至有评论说,”小加“是美国赛马业的”救市马“,如果你跟本地人聊天,”小加“绝对是首选话题之一。

 

     (“脸书”上,狂热的“小加”粉以小加为主题设计的t-shirt)



(更有商家趁胜推出用“小加”主题色设计的看赛马时戴的帽子)  

       最后说一下标题的意思吧,美国当地时间本周六就是“三冠赛”最终关比赛“贝尔蒙锦标”了,如果“小加”获胜,它就是历史的书写者,它不仅会在赛马史上都 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时隔36年,美国人终于又一次等到了他们的“三冠王”,更加令人振奋的是,它的胜利是平民的胜利,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也许可以买来最 金贵马驹、启用最昂贵的驯马师和最珍贵的草料培养赛马,可是昂贵、奢华并不代表正确,而“小加”拥有一个精心照料它的师傅,经常去马房看望它的主人和一个 懂得发挥它优势的骑师,




(2014年的贝尔蒙锦标赛,6月7日在纽约的贝尔蒙马场举办)

      关于“小加”的故事,写书、纪录片甚至拍电影都是分分钟的事!只是,不知道那时候,“小加”能否承担起“海洋饼干”在经济大萧条期的”国民支柱“的角色 —- 一匹出身平凡却勇敢奋斗的纯种马,竟刺激了国民经济焕发新生。

 

(本章完)

 

图片来自谷歌~

 

好看的故事,需要你的耐心,现代赛马是一个华语读者不熟悉的话题,所以基本上每个故事里我都会加入适当的背景知识,便于大家理解故事,也十分欢迎大家给我提意见,任何疑问都欢迎提出,如果你有想知道的方面,只要不涉及商业机密的,我都会尽力解答。谢谢大家的支持。

欢迎分享,欢迎转载(只是要注明原作者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