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男票看了三届大胸展,不用玻尿酸还有活路吗


青春是如此脆弱,如同卫生纸,看似还长,用着用着就没了,又或者看似连绵,一扯就断了。有时青春的热情,可以轻易地被一场雨或一场台风浇熄。女人对事物的评价,直接和当天的气候与心情相关。已然随男票大人看了三届chinajoy,娇颜依旧,只是审美的新鲜感,却有些疲劳了。

2012年,冒着酷暑,一大早赶到会场陪当时的未来BF排队买票,然后兴致勃勃地猎了一整天的艳。双马尾的、呆萌的、女王的、清纯的,抱着单纯欣赏美的心态,操劳了一天。那时的showgirl,还有许多满脸刚参加完高考、暑假来打个工的青涩;那时的showgirl,还坦然地秀着浅浅的I型事业线,以及没有事业线……

[photo-media]

2013年,我们的兴奋点已经转移。由于前一日会场出现约架事件,约架的主角又分别是朋友的朋友和朋友的仇人,于是小伙伴们别出心裁玩了一场COS——我们穿上类似约架主人公的服装,摆出新闻图片中的POSE,拍了一组照——这真是我人生500年来见过最没节操的COS。

2014年,冒着被台风刮跑的危险,我们再次来到了chinajoy。在和一位从北京打飞的来的伙伴碰头后,开始了参观的行动。为了这一天的活动,我都翻出了上学时玩COS的箱底——一件《死神》中志波空鹤的订制服。虽然由于种种原因,我的COS没有空鹤本人的味道,但是显然,我演绎出了另外一种味道!嗯!

[photo-media]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EVA馆和敢达馆。这是两部小时候被全班男生奉为神作热烈讨论的动画片,于是昔日的情怀隐隐爬了上来。随后柯南、灌篮高手、火影忍者的手办也大举袭来,这一个个不会动不会笑,放在家里还占地儿不容易处置的手办,总有一种力量,让人看着它,就能获得安慰。

[photo-media] [photo-media]

[photo-media] [photo-media] [photo-media]

香克斯和路飞的这一幕,是海贼王中很经典的镜头。小时候,总是会把自己代入那个龇牙咧嘴,发奋要变强的路飞,同时倾羡伟大领袖香克斯,可是现实中更刺痛自己的也许是,当长大成人,刀疤满面,也并没有成为香克斯,只是对那个少年有志的路飞抱以愧疚。

[photo-media]

高兴的是,看到了卷福和华生的CP。不久之后,大概也会出谢耳朵和佩妮的手办吧……想到岁月总会留下那些曾经喜爱过的东西,便又觉得是安慰。

[photo-media]

手办之后,妹子上阵。据说随着时代的前进,硅胶和玻尿酸,已经不是罕见物质。据说showgirl们私下讨论的,是哪家诊所打瘦脸针好的问题。据说模特公司,几乎会让每个新晋模特都去做一些微整形。据说,这已经是一个微整形的时代了。而作为观众,每一届都是雷同的类型和雷同的妆容,我表示对同质化的审美,也产生一些疲劳了……

[photo-media] [photo-media] [photo-media]

尽管金喜善生下的女儿与自己一点都不像,我依然并不反对整形。自由意志主义者罗斯巴德认为,人有对自己身体的处置权,那么开个眼角隆个鼻梁,是个人的权利。其次,从道德层面说,整形是否是一种欺诈和虚伪呢?性格孤僻执拗、有严重社交障碍的卢梭曾在晚年表示:存在无罪的谎言。比如,假设A不欠B的钱,却给了B一枚假币,那么A确实耍了B,却不构成欺诈。所以假如整容后承认了,那么连谎言也算不上;假如没有承认,那么也不能称为欺诈,只是一种无罪的隐瞒。

然而,在这样自由意志主义的环境里,自由竞争的结果大概是会导致审美垄断吧。既然可以选择自己的外表,何不直接塑为心目中最美的样子呢。假如美的定义在于脸,在于五官的组合,那么某几种五官组合极可能被奉为模板而受到效仿,从而导致千人一面,缺乏辨识度。chinajoy之类的展会,客户需求在于脸和胸,那么脸和胸之美的发展,就日趋登峰造极,这样的规模生产离形成自然垄断也指日可待。作为女屌丝,我开始沉浸在羡嫉恨的酸味当中。

可是辉格教导我,”不想垄断的竞争者不是好竞争者”、”垄断是竞争的同义词”……中小厂商如果不寻找差异化和特殊生态位,会被迅速吞并。事实上,无差别的卖家和买家都是不存在的。正如无差别整容也是不存在的。每一位经历过整形的showgirl,姿态与气质还是有几分不同。并且,当某一种垄断形态发展到一定程度,必将被另一种方式更替。例如遭受《反垄断法》重重刁难的美国AT&T电话公司,最后受到的真正挑战,来自移动电话的产生。

于是我作为在男票馋涎欲滴的嘴脸和showgirl绵长事业线的夹缝中蝇营狗苟的小微企业,依然保持着不反垄断(限非政府干预的自然垄断)、不损害宅男消费者利益的节操,而只能寄望于营造差异生态位的策略,和各种创新的姿势以在市场中生存……

[photo-media]

今年,我最为留恋的,是一处售卖八位机手柄的摊位。这些纯金手柄每个售价11983人民币。在这个摊位,一场KOF97擂台赛正在开展。在赛位上坐满30分钟并战胜隐藏BOSS的,可获得无线手柄一个。一位参赛者过关斩将,做足30分钟,甚至用bulemary成功破解了八神庵,却仍然败给了隐藏BOSS,没有得到奖品。这个结果,就像我们用完了青春的卫生纸,却没有成长为红发香克斯一样的真实而残酷。

[photo-media] [photo-media]

我想,我大概也是战胜不了隐藏BOSS,获得奖品的。我大概哪怕在完全竞争的市场中,也是无法确立差异垄断地位的小微企业。 青春这种东西,结束了就是结束了。但是也许我一生都需要曾经不切实际、幼稚可笑的豪情壮志,来支撑自己,不成为一个曾经的我所讨厌的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