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一个吃货却对大师做的寿司不感兴趣


我是个地道的吃货,各种菜系都爱品尝。
有一些日本的大师级寿司店在中国开张,甚至让日本的大师亲自过来坐镇,朋友们便好心跟我推荐,不过我一律表
示不感兴趣。朋友不解,说那个师傅很出名的,每天去吃的人都排队。
我跟他讲了个例子,我说在成都,火锅店竞争很激烈,每一家的火锅底料都有自己的秘方,各有千秋,于是有的店
门庭若市,有的店却门可罗雀。
我曾带外地朋友去吃过最有名排队最久的火锅店,也带他去吃过根本不需要排队的火锅店,最后他吃完的评论就是,差不多。
一开始我很惊异,这两家的锅底,味型其实差异不小,一家是清油锅底+青花椒,一家是牛油锅底+老花椒,这种差异在成都人嘴里就像是红莲月饼和枣泥月饼一般,天差地别了,谁知他却来了一句差不多。难道他舌头跟我们长得不一样?

后来我到北京吃了烤鸭,才渐渐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北京人都知道烤鸭大体上分两种,挂炉和焖炉,分别以全聚德和便宜坊为代表。两家我都吃过,甚至还吃过很多其
他店的烤鸭,而我得出的结论也是:全都差不多。
我为何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因为我本身不是北京人,烤鸭对我来说是个新玩意,吃得少,也就缺少比较。一个北京
人从小吃烤鸭,吃得多了,到后来也就品得更细,会品味哪家的皮更酥,哪家的肉更柴,哪家的甜面酱更甜,哪家
的荷叶饼更薄。但是我一个外地人,吃烤鸭吃得少,对我来说烤鸭的最大特点就是皮脆肉嫩酱甜,包上荷叶饼很好吃——更深层次的理解和比较,我还没到那境界。

所以当年朋友把两种火锅评价为差不多,也是这个道理,因为他对火锅的理解还停留在“好辣好麻啊”,除了尽
量使自己忍住麻辣,其他的细节味道,恐怕他是无暇品味的。

寿司于我也是如此。对我来说,华堂商场卖的盒装寿司,和日料店里的现做寿司,其实并没觉得有什么区别。我知
道吃得讲究的人,会专门选自己喜欢的大师,专门要吃现做的手工寿司,会品味出大师的寿司在一些细节比如饭粒
的软硬、饭粒底味的轻重、黄瓜的粗细、鱼肉的刀工等方面比其他店做得精致。只是,我还没有到达能够品味得那么精致的境界。

既是如此,我又何必花好几百块钱,去吃一顿在超市里几十块就能买到的寿司呢?

所以说白了,还是因为没穷。为了掩盖自己的穷逼而写了这么长的文章,我自己都醉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个人爱好。好比韩国人很喜欢吃辛拉面,还跟我介绍辛拉面的各种吃法和各种口味,平心而论辛拉面味道还是不错,但是对我来说不过也就是一种方便面罢了,属于垃圾食品,我没太大兴趣,也就不会那么钻研地去品味。
四川人吃到正宗的肥肠粉内牛满面而外地人只是觉得味道还行,区别点就是如此。你是四川人,肥肠粉你从小吃到大,对它很有爱,但别人不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