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有多可怕?


小学的时候,课间大家都会去小卖部买零食和饮料。我从小没有零花钱,于是从来没有去过,也不知道小卖部里面的东西多贵。

后来听说,袋装的水一毛钱一袋。于是第二天早晨从我妈前一天买菜找回来的钱里偷了两毛钱,准备下课去买两袋水。

去了小卖部发现了一个新的包装,看上去也更好喝一些,于是就跟老板说买两袋这个,说完就咬开了一袋。

然后老板说这个是奶,五毛钱一包。

就在一瞬间,我就意识到自己闯了一个大祸。我把身上仅有的两毛钱给了老板,老板也很客气,让我把红领巾押在那儿,下午带钱来取。

上过小学的都知道,红领巾对一个小学生是多重要。我哭着跟老板说,能不能不要押红领巾,否则下午进校门会被查,扣分的话会被班主任打。

老板没理我。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妈发现少了两毛钱,问我是不是我拿了。我当然没有承认,然后跟我妈说,我红领巾丢了。

我以为我妈会和往常一样揍我一顿,但是却没有。她只是叹了口气,从包里拿出一块钱,跟我说下午去校门口买一条。然后让我睡午觉去。

我抱着枕头哭了一中午。

那时候我爸妈已经都下岗了,我爸没有工作,每天只知道打麻将。我妈冬天帮人家织毛衣,忙碌一冬天以后夏天总会生一场大病。

碰巧这年夏天我妈又怀孕了,但是计划生育罚款太严格,我妈只好流产。

我奶奶这时候又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怪我妈流产,给我妈偷偷领养了一个女娃儿。

我妈再怎么发飙也扛不住家里老人当时的抽风观念,只好扛下了这一负担。

我奶奶说,不就是个女娃儿么,你养不起我来养。

她不知道,当我家负债累累,穷得都不知道第二天要吃什么的时候,一万七千块的计划生育罚款简直就是压倒稻草的一只骆驼。

我妈上午和我奶奶吵完,中午给了我一块钱,让我去买红领巾。

小学的时候我是我们班的生活委员,拿着教室的钥匙,每天第一个来开门最后一个走锁门。

那时候我是我们班上最穷的,包里没有文具盒,书包里只放着一支圆珠笔。周围的同学永远拿着最新款的文具盒和文具,我只有羡慕和嫉妒的份。

于是有一天我中午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锁好门以后在操场绕了一圈,然后偷偷返回了教室。

当时我只是想看看周围同学的文具盒里到底有什么,有的文具盒是三层的,有的文具盒到处都是机关,女生的文具盒里还会放一些当时很流行的香珠,打开以后一股香味。

然后后面的事情就不言而喻了。几番辗转下来,周围同学文具盒里好看的碳素笔,自动铅笔,折叠尺,圆规,还有好多我从来没见过也没用过的小玩意儿都到了我的书包里。

我当时根本没有想过后果,只是觉得哪怕这些东西我拥有一中午也就够了。

下午的时候全班像炸开了锅一样。班主任问了问情况,然后直接把我叫到了办公室。没有一丝怀疑。

有一次我和我的一个同学H没有背过课文,被当时的语文老师肉体和精神训诫了一番。一上午手写不了字。

下午放学的时候,语文课代表跟H说让他现在去语文老师办公室一趟。

我以为又是背课文的事,于是也跟着一起去了。

语文老师看到我很诧异,谁让你来了?

我小声说我看到课代表叫H,以为让来背课文。

语文老师一脸鄙夷,谁让你来了,滚滚。

我离开的时候看到语文老师满脸堆笑,向H的爸爸一直道歉,说上午体罚孩子的事情一方面是教育,但主要也是因为打了别的小孩不能不给您的孩子做做样子,其实没用力的。

我知道她在说我。我不知道H的爸爸是谁,不过看上去比我爸有钱。

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有时候会去别人家里作客。

第一次去Q家作客的时候知道了好多以前不知道的规矩。进门要换鞋。客厅和卧室是分开的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饭要去餐桌。尿尿要找一个白色的半球体掀开了往里边儿尿。

当时的我局促不已。席间,Q的妈妈问我,你什么时候邀请Q去你们家玩啊。

我说好啊,下周日吧。

下周日我家如临大敌。30多平米的房子来了一次彻底的大扫除,同时和我爸吵了一架,拒绝了他下午带人来打麻将的要求。

结果等到晚上的时候Q也没来。

第二天上课,我问Q昨天为什么没来。Q说进了我们的院子,被小混混抢走五十块,一心烦就懒得来了。

我说对不起。心一直跳,怕他要我赔给他。

关你屁事,再说回去我跟我爸说我被抢了,他又给了我两百,不过他以后不让我去你们那种地方了,又脏又乱的。

他满不在乎地说。

贫穷究竟有多可怕?

在这个回答下我看到很多答案。有的人穷,穷到一不留神就死了。有的人穷,穷到没有眼界没有思维鼠目寸光于是碌碌无为。有的人穷,穷到自卑懦弱从此抬不起头来。

但贫穷往往是相对的。我看到了我和我家的贫穷,却也看到了周围无法企及的世界。

而贫穷可怕的一点,不是贫穷本身,而是贫穷总是伴随着不属于自己的富有相对而来,让自己看到了这个世界最现实的部分。不切实际的欲望照进现实的时候,所有负面的事情都会接踵而来。

然后开始,一点一点腐蚀自己的内心。

从这一刻起,贫穷让自己懦弱也好,奋起也好,反思也好,去世也好,都是贫穷之上自己运行的事情罢了。

对于我父母,我不知道当年的贫穷让他们产生了怎样的变化。但是就我自己来说,贫穷让我记忆中本应该最快乐的日子,蒙上了厚厚的一层雪霜,每次触及,都寒冷到了骨子里。

二十年后也没有融化。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98223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