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旧闻


谷俊山落网后,曝光了一件趣事。说某个地方军队后 勤部门每次接到上级分配的军服之类的物资,先是把物资发给军衔比较高军官,而接下来要做的不是把这些物资发给底层官兵,而是叫来全市相关行业的批发商,让 他们一车车的把物品拉走,然后再拉进来一批假货发给底层官兵。官兵穿这些假货没训练几次衣服就坏了,接着领导夸他们训练认真,然后告诉他们去哪个店里可以 买到训练服,官兵们就这样买到了真的训练服。批发商一件衣服的进价是100,而官兵买衣服的价格是160,差价可观,只是底层官兵却成刀俎鱼肉。

说这是趣闻,其实也是旧闻,因为类似事情在我朝历史上屡见不鲜,所谓“太阳底下无新事”,只要制度不变,那人大底也是不会变的。不过古代百姓听说的大都是些后勤官用麦糠糟米倒卖军粮的故事。吴思的《潜规则》里讲清代道光年间,一个叫张集馨的官员到陕西接任督粮道一职,负责整个西北地区战事的后勤工作。张集馨是个操守比较好官,算不上是大贪官,他一到西安就发现前任在大雁塔购买的一批军粮是麦糠,价值几千两银子,于是拒绝签名接任。张集馨的前任是江西人,当时已经回到老家了,负责和张集馨办理接交手续的是个叫刘源灏的官员。当然没得说,这个叫刘 源灏的官员,在临时负责后勤工作时肯定贪墨不少,所以他就劝告张集馨说:“前任的问题就只有这批军粮,保证没有其他问题。他从江西回来和您处理完这件事路 程数月,路途要太折腾他老人家了,也没必要为几千两银子给皇上打报告。”张集馨明白刘源灏的意思是他如果现在接任,在前任来西安这几个月期间自己能挣的就 比这几千两银子多,纠结于此事划不来,以此张集馨同意接任。

张集馨的前任算是个官场老手,他知道什么是个度,临走之前贪的不多不少、不疼不痒,刚好几千两银子,让张集馨吃了一个哑巴亏。不要小瞧这个“度”,最近 曝光的一则新闻,说是一个县委书记临走前突击提拔了400多位官员。一个县才有多少官职啊,他就提拔了400多人!他肯定是超过了“度”,让自己的下任在 提拔官员时无从下手,结果自然东窗事发,被人告发。不过官职不像麦糠,你指望别人从占着的位置挪开,是很有难度的,如果非要让这些被突击提拔的官员回到旧 职,新书记一上任就把正个县的官场得罪的差不多了。所以为出气,惩罚不懂潜规则的人,前任书记要栽。因此别瞧不起这些百年旧闻,对贪官污吏来说,读它们可以有效借鉴老祖宗成功的途径,保证自己升官发财,不会阴沟翻船。

当然,对有改革理想的强官能吏来说,看百年旧闻可以给他们制定改革路线图带来一些启示。比如吴思书里说明清两代百姓上税交粮食要排队,既然排队自然就要 塞好处,不然官人不是挑你的粮食有问题,就是让你排队,耗你几天。只要有严重的排队现象,就说明相关领域有油水可捞,这是经济学的规律。明清两代交皇粮的 排队问题严重到,一地方百姓不得不拦着省委书记专轿上访,反映当地税务人员上班迟到早退、横征暴敛、贪污腐败的程度。不过省委书记第一反应居然是扇了访民 一个巴掌,怒斥贱民拦轿。也许书记觉得自己扇的那个访民是位老人,有点儿惭愧,于是着命当地税务人员以后3点半以后才能下班。排队腐败问题在古代的省委书 记看来就是这么件小事,似乎在改革上没有新中国的父母官有魄力。当今给车上号、审车、检车和清朝百姓上缴皇粮是一个模样,往往需要排队数日,有些地方大都 车管所旁边甚至开着一些代检公司,车检低效孪生的制度腐败如此明目张胆也是醉了。不过最近看新闻,不知是哪个活菩萨大开善心,说要治理这潭死水,简化检验 程序,有些车甚至还不用去车管所检验。

新政策实施后减少检车排队的效果如何,我最近没去车管所转过,无从知晓。不过无论如何,仅从改革的纸面内容上看,相比于明清两代的省委书记,新中国的官员那可真是青天大老爷在世了。所以读史明白今天是太平盛世,这便是屁民了解这些百年旧闻的功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