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总会被笑容欺骗?


冯慎行,略懂情绪

表情似乎蕴藏着丰富的信息,情绪、兴趣和态度——如果没有伪装的话。

我们都不喜欢被欺骗,或者说热衷于拆穿别人的伪装。这时,艾克曼教授出现了,他带来了表情界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FACS 和微表情。

前些年,《Lie to Me》的热播,随之《非常了得》中姜振宇的表现,带起了一股学习微表情的热潮。有关微表情是不是科学,到底能不能看穿人的伪装、人的情绪和心理,争议也甚嚣尘上。听过很多人抱怨,学习了姜老师的《微表情》,也观摩过@杨昱收藏夹,为什么我还是不能像他们一样,谈笑间就揭穿了谎言、看透了心情。甚至连真笑和假笑都分辨不了,怎么会这样呢?

知道还有很多人没有接触过微表情,我就勉为其难先将武林秘籍传授给大家。欲练此功,必先——系统学习 FACS。时间有限,就先传授于你们速成版吧:真笑的 FACS 特征。基线水平,

首先是我们都了解的 AU12,拉动嘴角倾斜向上

然后是分辨真假笑的核心 AU6,脸颊提升和眼轮匝肌外圈收紧

AU6 和 AU12 的合成动作,出现这种表情基本上可以认为是真笑,

当然夸张一些的笑容也会出现 AU25 和 AU26,张嘴;还有可能出现轻微的 AU1+AU4 的组合,皱眉。初学者记这么多很容易弄混,我就不放图了。基本上通过 AU6+AU12,大部分的真假笑容我们都能分辨了。

好啦,Ladies and 先生们, 到了小测验时间啦,拿出你们的笔和纸来吧!测试地址:bbc.co.uk/science/human,如果网址出错,请看图。先完成前 10 个,

前 10 幅表情的正确答案是:真假假真真,真假真假真。大家答对了吗?

看起来大家都很有自信了呢,那我们换个姿势再来一次。下面听我口令,咬住你的笔。对,就像这样,要流口水了对不对,现在咱们把剩下的 10 个接着完成了怎么样,

后 10 幅表情的正确答案是:真假假假假,真假假假真。大家又答对多少了呢?

很多人是不是卧槽了一下,正确率怎么下滑了呢? 看起来芝士水平还是不行呀,心灰意冷了吧!对,你想的不错,确实是姿势水平影响了你的判断。

姿势怎么会影响我判断笑容的真假了呀?大家听我详细说来。在我们没有学习到 FACS 之前,是怎么分辨别人是高兴了、幸福了的真笑,还是虚伪的、掩饰的假笑呢?其实我们先模仿了一下我们看到的笑容,然后自己感觉到,嗯,好高兴呀,那我们就说是真笑;哼,累死爷了,那我们就说是假笑。

我知道有人要跳出来打我了,偶尔一两次模仿了还可以理解,又不是小孩,怎么可能一直用这么笨的方法啊。喂,说的就是你,我的镜像神经元捕捉到你砸电脑的动作了。有些朋友可能已经意识到了,就是镜像神经系统。我们的镜像神经系统可以代替我们的肌肉,直接模仿出肌肉活动时的脑活动。你看,脑子也挺机灵的嘛!

这样就能理解,为什么换个姿势节奏就不对了吧。因为我们肌肉活动的信号和模仿出来的信号冲突,大脑里就乱得打起来了,有的信号告诉我们好真实的美好啊,有的信号告诉我们又是装出来的,也就分不清楚是不是真的笑容了。有时候我们板着脸、嬉笑着、丧气的或者丧心病狂的去审视别人是不是伪装的时候,我们的判断就混杂了自己的高兴或者悲伤,就不再准确了。

而且甚至不仅如此,还有线索对我们的影响更多。来猜测一下哪个是真笑,这次要仔细观察表情的差异,尤其是 AU6。这张是推销员成功推销出去产品之后拍摄的,

这张是他准备给你推销之前的笑容,

仔细观察,确定了再向下翻。

公布答案啦,

两张其实是一张图片。

很多人选择了第一张图片吧。其实就是受到我们对事件评估的影响,成功的人我们会觉得他是真心高兴的,表现出来的表情也是发自内心的;而当别人有求于自己的时候,我们自然的把他评价成——嘿,小子,讨好我是吧!这种评估有可能是我们意识不到的,这样也很难在判别的时候排除掉这种可能。我们现在看选秀节目的时候,越来越自发的觉得悲伤和痛苦是节目安排的,即使他们的面孔肌肉的活动和 FACS 描述的再相近,也只会由衷的感叹——影帝!

微表情没这么好学,也没这么好用,对吧。想想,要想用好微表情,首先你要有台相机和电脑来分析和基线的差异。我们算你随身 5D,MBA。然后你要保持心情平和,面容稳定,不能面瘫也不能抹太多粉。我们算你素面朝天,处变不惊。最重要的是,你还不能听他讲故事,不能看他做事情,最好和你没什么利益关系。

哦,你要不是无赖透了,就是你的生活无聊透了。有时候,被笑容欺骗一下也是挺幸福的事情,生活何必那么较真呢。有些假笑明明更美的!

小知识时间:

Simulation of Smiles Model 是 Niedenthal 等人 2010 年提出来模型,用来解释真实笑容的判断机制。模型主要包含两个要素,模仿(mimicry)和信念(beliefs)。这个模型的提出,基于具身情绪的理论取向,而 Niedenthal 也是这个理论的倡导者。具身情绪的理论倾向于将情绪解释为,感觉运动信息的概念加工产物,而镜像神经系统对感觉运动信息的模仿构成了我们对他人情绪的理解。

拓展阅读:

大数据库:Niedenthal, P. M., Mermillod, Maringer, M., & Hess, U. (2010). The Simulation of Smiles (SIMS) Model: A window to general principles in processing facial expression. Brain and Behavioural Sciences, 33(6):417-33

PsycARTICLES:Maringer, M., Krumhuber, E. G., Fischer, A. H., Niedenthal, P. M. (2011). Beyond smile dynamics: mimicry and beliefs in judgments of smiles. Emotion, 11(1): 181-187

Plos One:Korb, S., With, S., Niedenthal, P., Kaiser, S., Grandjean, D. (2014). The perception and mimicry of facial movements predict judgments of smile authenticity. PLoS One, 9(6): e99194

(部分图片取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

发自知乎专栏「就这样,情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