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are you?」该怎么回答


知乎用户,人间有大碍

谢喵。这个问题是语言和生活(linguistics and social life)结合的典范,充分体现了社会范畴的语言学研究聚焦现实生活中的话语实践的宗旨(concerns itself with linguistic issues in real-life setting),所以非常有必要再答一遍。

本答案在我另一回答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404338/answer/26719090 的基础上改编。

答案放前面:

  • How- are- you 具有相互性(reciprocity),所以在大多数情况下需要双方互相致意;
  • How- are- you 是客套话(small-talk),多用于引出接下来实际要说的内容;所以很多时候问候方并不十分关心对方是否真的安好;
  • How- are- you 的回复如果是非中性的(过好 positive 或过坏 negative),此时问话的一方有义务进一步询问具体的情况;所以如果想尽快进入正题,中性的(neutral)回答是 ready to continue 的“暗号”
  • 以上规律视谈话双方的个人关系,适用程度不同
  • 以上规律视谈话双方所处的社会文化环境,适用程度不同
  • 以上规律多适用于面对面对话(face- to- face conversation),不总适用于电话交谈

不少人喜欢把“How- are- you”类比为汉语普通话里面的 “你吃了吗”,虽不尽准确,但反映出大家普遍意识到“How-are-you”文化在很多时候形式意义大于实际意义。那么对于这种形式化的客套,怎样回答才显得礼貌、得体又不致乏味、千篇一律,这就需要我们理解对话双方对这段对话的预期。人们在谈话中的预期 expectation 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谈话的走向:是同时在走廊里面擦肩而过的时候的点头问候,是故交久别重逢后对彼此近况的关心,还是商业合作伙伴在谈正事之前活跃气氛、拉近关系的谈天说地?

这里我们主要讲面对面交流 face to face communication(因为电话里的 how are you 会更加复杂,而且不同国家,即使是讲同一种语言的国家,因为风俗文化不同也会有不同的对待)

[how are you]作为问好的一种 greetings 跟[good morning/afternoon/evening][hi/hey/hello]的性质是一样的(how do you do 多用于第一次见面,这里我们主要讨论熟人见面)。而前者和其他问好方式不同的地方有两点:

1. 首先,在结构上,它是相互的(reciprocal),意思就是 A 问候完 B 了,B 要反过来再问候 A,而其他的问候方式没有这样结构上的要求。当然,有人会说也见过 A 问候完 B 就完了的(nonreciprocal),的确是这样,但这一般见于:很熟的朋友,家人;或者是有要紧事马上要说来不及再接着客套了,例如:

A:Hey,Daniel,how ARE you?

B:I’m great thanks. Listen, I cannot find my bloody mug, did you happen to see it in the kitchen?

2. 其次,在功能上,[how are you]在很多时候都起着引出下文,开启话题的作用。这个时候,它的性质不仅仅是问候(greeting)那么简单了,它还是干正事之前的套话,客气话(small talk/phatic talk),显得礼貌。有人会问,如果没有正事,正事就是唠嗑呢?那么,how are you 就是唠嗑的一般开头,跟[How are you doing?/How is it going?/Everything good?]这样的开场白可以交替使用。

明白了[how are you]的性质和主要功能,我们就更容易理解在实际对话中可能出现的情况。

既然是充当开启谈话、引出下文的客套话(conversation opener),那么速战速决则是发起对话一方所希望的。这个时候,你的回答最好是中性(neutral)的。中性是一个术语,它包含的回答多是,good/fine/not bad 这样的包含积极情绪的回答。那为什么又说它是中性呢?

中性是从功能上来讲的,中性的回答就像对讲机里面的:[一切正常][All clear]传达出来的意思是一样的。表示前方一切正常,可以畅通无阻。对谈话来讲,在这个话题上我们没有更多需要讨论的,可以继续了。

而不建议的回答是积极(positive)或者消极(negative)的回答。积极的回答多是,amazing/great/fantastic,这样的回答;而消极的回答多时,well/eh/not very well 这样显得情绪低沉,迟疑,犹豫的回答。这些回答都表明,[此处有情况](无论是好的情况,或者是坏的情况),而这个时候你传递出的讯息明显有一种欲语还休的意味,那么谈话的对方就觉得自己有义务来问一问怎么了。这也就是国外的电视作品中常见以下情景:(翻译开启中央频道 6 模式)

A: How are you? 哦亲爱的你好吗?

B: I feel amazing! 哦,我感觉好极了!

A: Good for you. (turn to do something else) 真不错!(转身干别的)

B: Hello? 我说喂!

A: What! 哦怎么了亲爱的?

B: What do you mean WHAT! You should ask me what happened!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说你该问我都发生了些什么!

A: OK, what happened? 好吧好吧,怎么了?

B: We did it last night!!! 我们昨天晚上哔…………

A: NO! Shut up! 哦我的上帝真不敢让人相信!

黑体字部分就是违反了人们通常的预期,以及违反预期带来的后果。当然这还是比较轻微的后果因为谈话的双方关系密切,通常情况下如果在别人很激动/很难过的时候不进一步追问,别人虽然不会说什么但是心里会认为你漠不关心,或者无礼。当然,如果你的状态一切正常,无大起大落,在别人问及[how are you]的时候激情慷慨得回答[我棒极了],那么别人进一步追问的时候你也会感到很迷茫。这是因为你给别人造成了错觉。

这里再说说我们从小到大教的 [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 里面的 fine,包含着那些潜在的问题。

以我在国外的个人经历来讲,回答 fine 的人比较少。有一个朋友告诉我,在外国人问你好不好的时候,不要说 I’m fine!!! Fine is not good. 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在破产姐妹中得到了很好地解释:

Max 说的没关系就是有关系其实也很好理解,比如说你晚上回家,你妈妈问你,今天过得怎么样,你回答,还好吧。你妈妈会不会加上一句,什么叫还好吧,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是不是老师今天又罚留堂了(省略叨比叨一万字)……

综上所述,作为问候语,对话的开场白,[how are you]在很多时候形式意义大于内容,但的确又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形式。那么我们在使用的时候,如果是没啥可说的就是为了打个招呼,就做中性回答;如果你有或者对方有正事要说,也做中性回答因为这样可以速战速决并不节外生枝;如果你就是为了给好朋友唠嗑,那就随便展开咯。

有的小伙伴会问,然后呢?

Q&A

@sss aaa:一定要双向吗?我看餐馆酒店服务员之类的问“How are you”从来没人反问,所以我也只是回答”Good. I’d like…“。

拾荒:感谢这个好问题。就像我在答案最开始黑体第四条说的那样,“视谈话双方个人关系的不同,以上规律适用程度不同”。像餐馆,商店这样的服务场所,以及邮局,警察局,医院这样的专业场所(professional occasion),适应其服务内容和行业规范,问候用语会有其特殊规律;有的时候甚至会省略“How-are-you”这样的问候环节。比如说 911 接线员在接到报警电话时的标准应答是:

911 emergency, how can I help you?

再比如心理咨询服务中心这样的专业机构,在接到来电时,也会遵循“自报家门 + 询问来电者需求”这样的应答规范:

This is Mental Health Counseling Center of Edinburgh University, how can we help you?

当然了,我这两个例子举的也不太好,因为我说过非面对面对话(比如说电话)的问候用语和面对面对话又有所不同,不过也算是能解答这个问题了。

@Smile Zhu:谢谢回答。能否请教答主一个问题,您在中间提到“中性是一个术语,它包含的回答多是,good/fine/not bad 这样的包含积极情绪的回答。”后面又提到国人最常用的 fine 在国外不常作为一个中性回答,那么究竟怎样的中性回答才是最合适的呢?

拾荒:谢谢提问,这个问题又引出了一个新的问题:我们应该凭借 / 通过什么样的信息来判断对方是否真心询问自己近况,什么样的信息又能够帮助我们判断对方的回答到底是中性、积极还是消极的呢?

分两层,一层是字面意义 lexical contents,第二层是感情状态 mental status,而且 mental status 在判断对方真实意图方面具有优先权。感情状态一般通过语调、表情和其他细微的肢体动作来展现。如果不是面对面对话就更好玩了,我们在实验中经常会出现双方为了探明对方的真实意图来来回回问候好几遍的情况。举一个试验里面遇到的实例来说明这个问题:

(V 和 F 是姐妹关系,F 给 A 打电话,她们使用的是瑞士德语 Swiss German)

我们可以看出,在 04 句中,V 在回复 F 的“How- are- you”时说了句自己很好,可是随后的 06 句中却透露出自己生病了的情况。那这个时候的 Good 是好还是不好呢?明显是不好。

在事后的问卷调查中,我们发现 F 记录了一个细节,那就是 V 在回答“hi good and you”的时候,语气低沉,兴致不高,和平时的表现相异。所以 F 在听说她随后说自己病了的时候,并不十分吃惊。

大家可以再仔细看看这段对话,就会发现有意思的地方不止这一处。

@烈之斩 :lz 的答案非常翔实,但是粗看一遍依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how are u……我觉得重点似乎有点偏离呢

拾荒:所以要细细看一遍呐。分两种情况:礼仪性地客套 Ritualised 和真心问候 Genuine

如果是礼仪性的客套,无论后面是否有更重要的内容要讨论,达成彼此问候的目的那么谈话就可以告一段落了;在这个时候,中性的回复(即不带有强烈感情色彩和明显感情倾向的回复)是比较受欢迎的。例如:

A: How is it going?

B: It’s going well, thanks. How about you?

A: Not bad

C: How are you doing? Everything good?

D: I’m doing great, thanks for asking, how is your day?

C: Well, as usual, recruiting participants for my experiment, you know.

D: Huh, sounds interesting(呵呵)

C: 呵呵

有时在回答 How is it going, how is everything going 之类带“going”的问候时,我会跟比较熟悉的朋友开个玩笑,带着一脸疲惫回答:

It’s going…

然后双方心领神会地一笑

如果是真心问候,比如说在谈话之前就已经知道(shared knowledge)一方有比较重要的事情发生(如工作面试,研究生录取),或者一方有比较不幸的事情发展(如生病,受伤),再或者同事 / 朋友连着几天没见面,突然在路上碰见;这个时候,我们通常会一边热情洋溢地拥抱,一边问:

(E 在超市遇见几天前摔伤的 F)

E: Hi(惊喜脸)so good to see you! How are you doing these days!

F: I’m good, I’m good, how are YOU(大写表重读,意在表明真心关切)?

E: I’m getting better, thanks. You see I can walk briefly without crunches(伸伸腿)

F: I’m so glad you are healing! Does it still hurts?

E: Well, not so much, but it will if I walk for too long…

总而言之,这个时候就该说啥说啥

例子举到这个程度,大家应该能够举一反三啦!

@赵沛哲:我想问一下 what’s up 该怎么回答。我原以为只有美国人这么问现在南非人怎么也问。

拾荒:“What’s up”这样的问候方式多见于比较熟悉的人之间,至少不是第一次见面。这个问候语也一度让我很头疼。和“How- are- you”不同的是,“What’s up”很多时候的确是在询问是否有事情发生,是否需要谈论具体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几乎等同于中文的“什么事”;除此之外,“What’s up”也可用作随意的问好。

针对第一种情况,倒也简单,就事说事。我举一个打电话的例子:

((Phone rings))

G: Hello!

H: Hi Margret! It’s me, Susan!

G: Hi, S! What’s up!

H: Yeah, I was just wondering if you still want to go see that show, I have two spare tickets now, maybe you can get Mark going too.

G: Sounds great, I’m definitely going, hold on one sec, let me ask Mark…

(I run into J in the hallway)

J: Hi Iris, what’s up?

I: Nothing much Jason, just going to send a letter to the uni. You?

J: (waving the paper in his hand) nothing new, presentation for the seminar

I: Well, good luck, I gotta run.

J: Okay, bye Iris.

当第二种情况出现,即“What’s up”作问候用语时,我想出了以下两种对策:

1. 正规打法:像回复”How- are- you”那样回答,这里不再赘述;

2. 另类打法:踢皮球

K: What’s up!

L: Sup! (nodding)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what’s up”还是“sup”翻译过来都可以对应中文中的“好啊” “你好啊”这样的简短问候语。

为了避免双方在 sup 以后无话可谈、大眼瞪小眼的尴尬,建议大家在问候过后主动出击,询问一些更加具体的事项,拉拉家常,把谈话继续下去。

欢迎继续提问:)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