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不思蜀


烈枫,衫仟尺唐装掌门人

我是南京人,十年前离开南京,义无反顾的来到广州创业,从此没能再回到南京去生活。

离开南京时,我的父母还算年轻,父亲 58 岁,母亲 52 岁,属于不甘心成为老年人的年龄,并且他们有一个还算不错的成熟生意在做,有自己的公司在上海需要他们亲自打理,所以我们一家三口分居上海、广州两地努力做各自的生意,南京是我们的家,却几乎只有过年那几天才能在南京相聚。

那时候父母年轻,我也年轻,大家的事情又多,所以根本没有太多的儿女情长和忧心牵挂,一两个星期通一个仅仅几分钟的电话都很正常,一年相见几天也没有觉得很不好,大家都忙于自己的事业,甚至还有暗暗较劲,比试父子谁的事业更厉害的感觉。

就这样过了好些年,风平浪静,直到我进入了 30 岁。

我到现在都深深觉得,男人到了 30 岁,才开始真正懂事。

渐渐的,我能感觉到父母会更频繁的与我通电话,听到我的声音会明显比以前更开心而且不想很快挂断电话;会有的没的一年找好几次机会来广州看我并小住几天,带他们去到处玩玩都会激动不已;感觉到他们的生意对他们来说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渐渐会流露出退隐之意。

当年离开南京时,他们身体健硕,精力十足,所有的事情都想帮我做完,甚至抢着帮已经是成年男人的儿子我去提很重的行李。后来,特别重的东西他们提不动了;头发也一下子花白了许多;上下楼也要歇好几次了;动不动坐着就会睡着了;这说明,他们老了。而人老起来,真是非常快的。

然后有一天,我突然发现父亲的 QQ 签名改成了“好想你在我身边”,他的 QQ 绝少使用,主要就是我用来远程指导他解决电脑问题才装的,所以这个签名给了我很大触动,因为父亲一直是一个感情不外露的严肃男人,这是他罕有的一次隔空呼唤。。。直到今天他的这个签名都没有改掉。

不久就是过年,我们在南京相聚。父亲又一次表露出想住住别墅种菜养鸡,过上田园隐居生活的念头,其实这个想法他以前都会偶尔提过,也只是说说而已,但是这次我认真了。过完年我回到广州就立刻开始看房,最后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在距离市区一小时车程的地方买了一套花园大小足够种菜养鸡的小别墅。为什么买在广州而不是南京或者上海?因为我觉得,是时候了,我们一家人不可以再长期分离了,分头打拼这么多年,不就是为的可以更好的团聚么;辛苦挣钱的最终目的,不就是为了一家人更幸福的生活么。

其实这时候,我已经不知不觉的成熟,向着一个真正的男人转变。

但是真正催化我一瞬间成熟,成为整个家庭的顶梁柱的,是一个意外的电话。一天晚上,母亲突然打电话给我,哭诉她和我父亲辛辛苦苦积攒的钱都被骗光了,悲痛欲绝,天塌下来的感觉。其实他们一直把所以积蓄放在地下钱庄做投资的事情我也知道,也苦口婆心经常劝阻说他们这个不靠谱,不可以把全部身家赌在上面的,但是老人尤其是自己有成功生意经历的老人是听不进任何年轻人意见的,所以这一天终于到来,他们这么些年挣来的血汗钱近四百万元瞬间打了水漂,除了两套南京老房产,他们一点钱都没能保留下来。经过这件事情,他们立刻被打回原形,从意气风发的生意场伉俪,变成为了老迈无助,只能依靠儿子的两个普通老人。我也一瞬间成为了家庭的顶梁柱,本来一直还觉得父母是有积蓄可以做我坚强后盾的,却一下子逆转成为我必须扶养和照顾他们了,不论是心理上还是经济上。虽然我多少也有心理准备,但这一天的到来还是觉得非常突然。

再突然也要面对,也要接受。有些事情不是你无法接受就不会发生的。

我尽力安抚了父母,帮助他们结束掉上海的公司,退掉写字楼,三文不值两文的处理掉全部资产,带着他们来到了广州郊区的小别墅。他们其实早就知道我买了这栋房子,但不是很喜欢这里,而是老想着落叶归根,在南京买一套别墅住,所以一直没有过来入住。但是随着这次财产的被骗,谁都没有能力来完成他们这个愿望了。父母也只能面对现实,不是非常情愿的离开了他们创业的上海,和他们的故乡南京,来到了广州,儿子的身边。怀着对未知环境的恐惧感,对不同语系的担忧感,对无一个亲友的孤独感,住进了这个好歹可以种菜养鸡的小别墅。然后我每个周末都会驾车一小时回来看望他们,一起度过周末,共享天伦之乐。

一晃两年过去了,让我们看看现在的情况如何。

这是别墅的外观,双拼,经济适用型,请忽略掉老人的那些杂物吧。

三楼露台喝茶时看到的景观。

父亲如愿以偿建设的菜园一角,收成不错。

父亲如愿以偿养的鸡和收获的鸡蛋,每天都有几个鸡蛋,我们很久没有买过鸡蛋了。

自家种的木瓜树和长出的木瓜,多到根本吃不掉,分给周围邻居大家一起来帮忙消灭。

父亲自己发面做的馒头,绝对是这里的一绝,香、甜、软、弹,每周我回来的时候,他就会做上一百个,除了我以外所有邻居也都能吃上几个,妈妈会骑车挨家挨户去送,所以邻居们一般周末都不烧饭了。

这是帮我养的几只乌龟,都有名字的:“三叔”、“阿扁”、“驼背”和“小不点”。

这是主动跟着爸爸跑到我家的小鸭子,萌死了,来了就不肯走,也是缘分,就养起来了。

新来的家庭成员“阿布”,收养的一条五岁拉布拉多,因为乖巧听话已经迅速成为社区明星,现在我们家已经被所有邻居亲切的称为“阿布家”,父母每天带它出去散步数次,山边水旁都有他们的身影,运动范围大幅增加。

总之,现在用“乐不思蜀”四个字完全无力形容出父母的感受,他们甚至常常感叹幸亏当初被骗,才机缘巧合没有在南京定居而是来到千里之外投奔儿子,因为现在的生活简直爽翻了!这里是一副男耕女织,夜不闭户的世外桃源景象:平时住在这里的,都以和父母年龄相仿的老年人居多,大多来自五湖四海,说普通话,所以语言根本不是问题。这里居住的老人心态平和,乐于交友互助,毫无功利之心,每个新住进来的邻居都会很快被大家认识并接纳。现在父母从来不用买菜,因为自己种了十几个品种的蔬菜,还可以和邻居换着吃,只有米面和猪肉牛肉需要购买,而且购买不是到菜场,不是到超市,而是去赶集!几个老人相约起个大早去几公里外赶集,去买农民手上最新鲜的粮食和肉类,神清气爽,幸福感爆表。

经历了从孩子到男人,从父母羽翼庇护下到成为家庭的顶梁柱,在看到父母如此开心的生活着,感觉自己的所有努力和辛苦打拼都是非常值得的。前不久我的舅舅突然心脏骤停去世,生离死别,亲人断肠。悲痛之余也引起了我父母对死亡的思考,父亲认真的对我说“人难免一死,我也会有这一天,但不觉得可怕,反而我感到非常幸运,因为我老了可以住在自己儿子身边,又过上了最向往的田园生活,所有愿望都得以实现,真是一点遗憾都没有了”,听罢我不禁动容,现在想想又觉得欣慰。

“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可能是人世间最悲哀的一件事了,那种无力感、无法逆转的痛苦感,我经历过几次,深感其苦。我想尽我所能,不给父母和自己留下遗憾,每一天都好好的,开开心心的度过。

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在一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