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是最大的性器官


赵思家,UCL神经医学本科、计算机硕士、博士在读

“大脑是最大的性器官。”(……我居然真的把这句话打出来了……我真的做到了)这句话听起来非常搞笑,但仔细想想,真的不能再正确了。从头到尾,不管是两个人,还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不管是做了还是没做。从头到尾,最大的 boss 一直都是大脑!

最简性的科学史

对性的科学研究,估计很早就有人秘密地开始研究了,但真正受到正视和推动,应该是从弗洛伊德开始的。通过精神分析学来通过一些性行为 / 心理,希望能够将一切心理问题都与性挂上联系,(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恋母情结”),并希望能将这个理念放在四海皆准,所以到处找各种神话和民间奇谈来做比较素材,在性心理研究上他的代表作为 1905 年的《性学三论》。虽然弗洛伊德非常希望能够发现性在大脑中实际的、量化的来源(实际上这是神经科学的范畴),但神经分析学这个方法的发明让他一辈子都专注在心理、或说精神上的研究了。

同一时期,中国少有人知的另一位著名英国女性学者,叫 Marie Stopes,是靠给已婚夫妇提供 直观的 practical 建议,并著有第一本科学的性爱手册 Married Love (是不是该翻译为,婚后的爱?),而她最有名的一点就是,她是第一个提出科学避孕的人。话说她是我校友来着和我一样从本科到博士都是在 UCL 读的……

对性的生理学研究,估计看过美剧《性爱大师》(我还没来及看过)就会知道,这方面的先驱是 Williman Masters 和其研究助理 Virginia Johnson,从 1957 年开始在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开始秘密地开始通过观察和科学测量来研究人类的性行为。实际上,在他们两人之前,真正的性生理学家是 Alfred Kinsey,他在 1947 年就在印第安纳大学建立了实际上第一个性的生物学研究所,并做了最庞大、最有野心的关于性的大众调查,在 1956 年他去世之前,他与他的下属,一共面谈并研究了 1 万 8 千名来自美国各地的人。到今天,他留下的记录和笔记都还在被大量科学家分析。

为什么性的神经科学这么难呢?

人类的性行为,在科学方面,已经经过了为了解决婚姻问题而存在的资讯室,到精神分析和心理学,到更严谨、复杂的生理学;也就是说,单单从咨询室到实验室,就花了半个世纪。

那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真的理解性的神经科学呢?不是神经科学家没钱或脸皮不够厚,完全是因为技术问题!和心理学不同,神经科学不可能通过简单主观的对话来研究,“我们必须‘打开’大脑来看看”。所以,从一百年前,对任何认知功能的研究,都经历了 研究大脑有损伤而导致有相关功能损伤的人类病例研究,到开颅测量一些神经细胞数据的动物研究,到最近 30 年,有了脑成像技术,终于可以开始做酷炫的人类无损伤的实验,甚至还可以在人的大脑正在工作时,我们也能通过脑电图(EEG)、脑磁图(MEG)、正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扫描(PET)和功能性核磁共振(fMRI)来实时监测大脑的情况。而性,这种极其情绪化的行为和过程,首先病例研究并没有带来太多研究信息,其次动物实验也无法真正地帮助我们理解性这个极其情绪化,对于人类极特别的行为。

而最主要的整个性爱过程,极其主观,感官信息非常”不正常“,可以说很多大脑功能在性爱过程中都像是没有正常运作似的,譬如说,平时我们常常炫耀的,理性思考。在那一时刻,你感觉好像大脑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理性,是什么?我只看到了性感的 TA!“与此同时,某些感官,有变得极为夸张、敏感。

问题还没完呢,性行为光是从时间轴上就可以分很多个阶段,其中最受到注意的是性欲和性高潮。性欲,是一种行为冲动,而性高潮是自主神经系统下的生理现象。换句话说,前者是由意志支配的,而后者是不受意志支配的。这个区别非常重要,因为两者之间过程的转变就是神经科学最感兴趣且最为复杂的。

而且最要命的是,男的和女的不一样!

最近10年的神经科学发现

这里列一系列“信息量比较大”的关于性的神经科学发现。

研究人员(Tiihonen 2011)发现,男性高潮时,右半脑的前额叶皮质(就是脑门儿那儿)最为活跃,随后又发现了因为大脑损伤而患有性欲亢进(Hypersexuality,是一种强迫症,原因不明,主要症状就是需要靠满足性欲来减缓心理压力)的患者的右半脑明显更为活跃,并发现,很有趣的不对称性:左半脑似乎和性欲更相关,而右半脑则是性高潮 (Suffren et al 2001)。

性欲是由荷尔蒙分泌而产生的,男性是睾丸素(testosterone),女性是雌激素(oestrogen,这里没有拼错,estrogen 是美式英语)。2011 年研究(van der Meij, 2011) 发现当男性产生性欲时,其血液中的睾丸素含量增加了大概 7.8%(即使可能从喜好来讲,并不是喜欢的类型)。

而性欲的实际产生,发生在杏仁核,也就是情绪系统中的一个很重要的区域,直接刺激这个区域会引起勃起、射精(Georgiadis and Holstege 2005),极度的愉悦感(Olds and Milner 1954)等。而且这个大脑区域还男女有别,这个大脑区域中专门负责吸取荷尔蒙的部分,其所占比例在男性的大脑中比女性大 16% (Rhawn 2004), 而脑成像显示当看到性感的视觉信号时,男性的杏仁核的活动明显比女性的强烈。

与杏仁核相连的腹侧纹状体(ventral striatum)相连,和在一起负责产生愉悦感。2003 年 Holstege 用 PET 发现,男性射精时的这个区域的活动情况,与吸食海洛因后狂喜的情况极为相似。

而在奖励机制中起着重要作用的 眼窝前额皮质(位于脑前方,沿着眼窝的区域),在性欲方面,它被认为在配偶选择上起着很大的作用 (O’Doherty et al. 2003, Spinella 2007)。而当这个区域有了损伤时,会导致无法控制性欲,甚至性欲亢进、滥用毒品、沉迷赌博等情况。

针对于女性,通过脊椎损伤的女性病例发现,传递高潮信号的神经并没有像是我们以为的那样按常规经过脊椎,而是通过迷走神经(Vagus nerve,第十对脑神经)传递的 (Whipple, 2008)。

人类对性,这个从始至终与繁荣兴盛的行为,了解实在太少了。与大多数人类认知功能和行为活动相比,神经科学家对性的研究和了解已经少到了令人尴尬的情况。实际上对性的研究非常非常重要,对很多社会疑问都能够得到一些解答,譬如说同性恋和异性恋,再譬如说年前国内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的配偶是 transgender 的新闻(李的原文是 transsexual,但个人认为应该是指 transgender)。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或是哪个层面来讲,我们人类真的对性别、爱情,对性本身都太不了解了。

妈,看完了还准备飞过来么?如果您执意如此……我也不勉强了,顺便带块腊肉来一起过春节,好馋……

References

Fiske, B., 2004. The sexual brain. Nat Neurosci 7, 1029–1029. doi:10.1038/nn1004-1029

markturrell, n.d. Sex and the Brain: How Neuroscience May Soon Change All Our Relationships. Mark Turrell – Changing the World…

McCarthy, M.M., Arnold, A.P., Ball, G.F., Blaustein, J.D., Vries, G.J.D., 2012. Sex Differences in the Brain: The Not So Inconvenient Truth. J. Neurosci. 32, 2241–2247. doi:10.1523/JNEUROSCI.5372-11.2012

Miller, M., n.d. Braingasm: Sex and Your Synapses [WWW Document]. Big Think. URL Braingasm: Sex and Your Synapses (accessed 1.27.15).

Neuroscience Fundamentals – Sex and the Brain. What parts are involved? [WWW Document], n.d. URL Neuroscience Fundamentals(accessed 1.27.15).

Neuroscience of sex differences, 2015.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Sexual desire, not hypersexuality, is related to neurophysiological responses elicited by sexual images | Steele | Socioaffective Neuroscience & Psychology [WWW Document], n.d. URL socioaffectiveneuroscipsychol.net(accessed 1.27.15).

Suffren, S., Braun, C.M.J., Guimond, A., Devinsky, O., 2011. Opposed hemispheric specializations for human hypersexuality and orgasm? Epilepsy & Behavior 21, 12–19. doi:10.1016/j.yebeh.2011.01.023

Tiihonen, J., Kuikka, J., Kupila, J., Partanen, K., Vainio, P., Airaksinen, J., Eronen, M., Hallikainen, T., Paanila, J., Kinnunen, I., Huttunen, J., 1994. Increase in cerebral blood flow of right prefrontal cortex in man during orgasm. Neuroscience Letters 170, 241–243. doi:10.1016/0304-3940(94)90328-X

谢谢阅读。超级欢迎读者分享~

若是商业用途转载(如微信公众号、网站、杂志等),请私信 赵思家

下笔之后,突然想到,就算看了,看完多半不好意思不会分享……好沮丧。啧啧,我的小算盘又打空了。额,第一篇写性的文章,估计也是最后一篇了……

———————————————

发自知乎专栏「神经科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